Tuesday, September 08, 2015

再爱一次 ,for my beloved country

44个月前


201155,我跟着三万群众挤爆整个实龙岗体育场。

有选情才有激情。体育场内拥挤的空气中有过多的二氧化碳与汗水味,挤在人群中一起呼吸,他们在期待什么?我在期待什么?

无论您是不是反对党的支持者,都会被现场的气氛感染。为什么在此时此刻,我们可以不分种族、言语、宗教,那么团结自豪地念新加坡信约,为了建设一个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为了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为什么它比许多政府精心经营的活动更自发自动,更加激情?

为什么激情出现在 一个反对党的集会,而不是执政党的群众集会?

问了在场的人,他们都异口同声:为了民生、民主与未来。For my beloved country

新加坡有穷人吗?


2015年全国大选提前多个月开打,通过SG50的系列庆祝活动与李光耀先生往生的光环来造势。如果执政党不运用此良机,那就未免过于正人君子。但是,有人以此独立50年后的GDP来说新加坡没有穷人,老人家在食阁收碗碟、在街头收纸箱出卖劳力等只是为了活动筋骨等,那就不免过度造势,歪曲事实。


(大坡大马路与海山街交界处:老人家并非在做运动。图片来源:李嘉媛)

上个星期六中午,沿着大坡大马路(South Bridge Road)走到万拿街(Banda Street)大牌五号,参与独身老人家的庆中元活动。农历七月还没过完,大马路已经张灯结彩,准备下一个中秋佳节。大街上,又遇到踩着三轮车收纸箱的镜头,它已经成为这个地区司空见惯的风景线。妇女的背影跟一列列的灯笼与灯柱上的竞选海报非但不调和,还带着讽刺的意味。

(大坡大马路:纸箱下的生活)


万拿街大牌五号是1980年代建成的一房式租赁组屋,除了住着许多贫穷的老人外,还有一些带着小孩的家庭。

在那儿服务的义工有两组,一组称为“万拿三”,另一组“万拿六”,都属于民间自发自动的组织。为了鼓励老人家走出房门,义工组织了每个星期的例常活动,让老人家聚在一起,将信封上的邮票剪下来,由义工拿去变卖,存到的钱用来资助各项活动。

义工通过跟各商号的联系,将信封保留下来,让老人家有个寄托。至于剪下来的邮票,由某个商号收买,以公斤计算。这些邮票并非特别的收藏版,没有转售的价值。商家买进后,只是放在架子的一角。可见民间有一条义工自己组织起来的价值链。


(万拿街大牌五号:华衣背后有蓝色的忧郁)

(对贫困老人而言,这些杂物都可以卖钱。有些商家好心肠,买下一些物品,资助老人家过生活。)

老人家每出席一次活动就得到一些分数,他们靠这些积分在中元会上竞标,人人有份,度过温馨的下午。竞标的福物都是商家与个人报效的。义工与商家的出发点都很单纯,不为名不为利,只为走入好些以为新加坡没有穷人的执政党支持者所遗忘的角落,将爱传播人间。

(民间义工自发自动所组织的老人家中元会活动)

万拿街大牌五号只是一个城市的缩影。由于义工必须跟孤独老人建立起人际关系,花费的精力与时间不少,所能接触的实在不多。这些都是迷恋GDP的人士所难以体会的。

(来新加坡旅游的台湾友人无意间拍摄到的天桥下老汉的“家”。图片来源:邱·玛丽)

民权掌握在谁手中?


不期然想起改变中国现代史的孙中山。孙中山的革命派跟康有为的保皇派都是同样爱国,一心改变中国的命运,只是理念不同,做法不一样。结果爱国的孙中山和康有为都被慈禧太后追杀。

现在我们的民主政治有了进步,有了抒发己见的空间。遵守自由的界限(OB marker),不凭空造谣,不诽谤他人是游戏的潜规则。既然我们以第一世界经济体自居,以世界最富裕、最亮眼的GDP而沾沾自喜,那我们是不是更应该向其他第一世界经济体看齐,好好认识一下什么才是民主社会?

先说权威社会。网络上曾经盛传一名西方记者在朝鲜的经历,他的导游是位年轻的当地少女。导游表示外国的科技没什么了不起,因为朝鲜的太空人已经到过太阳了。

记者狐疑地问道:“您这么肯定?”

少女坚定地回答:“是的,我们伟大的领导说的,他说的话都是真实的。”

少女对领导是盲从的,根本没有质疑求证之心。这种心态在当地是很普遍的,谁敢说句反话,下场大家都知道。

在权威社会里,政治的核心是吏治,老百姓只是言出计从。新加坡不是朝鲜,但是唯唯诺诺,不思辩证的社会常态还是相当普遍,那是很叫人纳闷的民主社会。

四年前,大选投票日的清晨,我在公园做运动,一群年轻的异族男女正在凉亭里争论不休,甚至发生肢体冲突。我“好练”(假厉害)地走过去调解纠纷,才知道他们是朋友,为待会儿投票之事争得脸红耳赤。他们说选票上有号码,投票不是秘密,无论投给那位候选人,都会被秋后算账,因此苦恼不已。

我耐心地解释了整个投票与计票程序,他们才稍微心安。但临去投票站之前,还是不忘再三求证:Uncle, sure ah?(大叔,真的啊?)

现在2015年,同事Sally问我打算投谁一票。我表示投票是秘密的,我们应该尊重这点个人隐私。话题扯开来,Sally说她的儿子绝不会投反对票,理由是他在政联机构做事,怕上头查看选票,万一发现他投票给反对党就会被革职,正在申请的组屋也会泡汤。Sally告诉他的儿子,这是真有其事,不可闹着玩。为了那间屋子,无论如何都要投执政党一票。

我的小姨说,登记卡是有号码的,在投票站以登记卡交换的那张选票同样有列号,是可以被追查的。为了孩子的教育,不会被拒于学校门外,还是循规蹈矩的好。

我的天!今时今日竟然还有老中青生活在白色恐惧的氛围。新加坡不是朝鲜,但为什么人的心理就像朝鲜?新加坡自治56年,独立50年,在民政上,在民智上,我们成功了吗?

民主不是万能丹,但它让人民有得选择。民主政治的核心是民权,民权则是一个“平等”的概念。政府的执行权是人民赋予的,既没有高高在上的官僚,也没有卑微的小民。曾经主宰了新加坡命运140年的英国人与英国首相间的互动,是出于人与人之间的尊重,而不是地位的尊卑。德国、法国、挪威、瑞典、芬兰、丹麦如此,美国、加拿大、日本、荷兰、澳洲、纽西兰亦然。

青葱萝卜,各有所好,民主社会不会强人所难,更不会模糊民选政府与民主权利的意义。为了我们热爱的国家,请好好思考,投下这张选票。

相关链接

2 comments:

山羊鬍子 said...

感受歷史的當下更待何時/於是昨晚把握機會趕赴實龍崗體育館的現場/決然加入集會的群眾/被人潮堵在場外散置或站或坐安靜聆聽的/擠入密集悶熱人群之中搖旗吶喊的/一早入場佔好眺高位置望遠的看台/我陸續換了幾個不同位置/企圖感受到場支持者不同面向的真實情緒/亦激動亦冷靜/當群起默契十足高聲齊喊"Huat ah”的時候/大家熟悉親切的潮州鄉音聲聲入耳/既便我不完全聽明白方言/也被這股草根的生命力所感染/這是一個真實的歷史時刻/如此令人感動而美好/我相信/與會的群眾都是傾注滿滿的愛/選擇站在高牆的另一邊/追求真正的民主民權而共同努力的新一代/有幸和先生在同一場合見証當下/實在感恩吶...

TC

....... said...

激情过后,生活还是要继续。历史离不开人物与事件,人物与事件结合在一起则塑造未来。见证这一刻确实带来许多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