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07, 2013

中国籍巴士司机罢工个案--回顾1950年代的福利工潮 (2 of 2)

资方对“不听话”的工友的强硬方式一路存在,这是谁有钱谁说话的规律。1955年424日,福利巴士公司将250名巴联工友全体解雇,改由备用的临时工接替职务。开除行动使到公司和巴联之间的劳资矛盾进一步恶化(请注意,是法理情还是情理法?还是无情无理无法?)。

对于不合理的解雇,巴联号召工友立即采取工业行动,在亚历山大路的车厂门口设立封锁线,阻止临时工把巴士驾出车厂。

425日至27日三天的清晨,资方分别召来警察与镇暴警察强行驱散围堵的罢工工友,为出厂的巴士开路。

(清晨,警察与罢工工友在福利车厂外对峙。From SBC documentary)

巴士公司的蛮横与警方动用暴力对付罢工工友,引起社会公众的极度不满。刚于4月2日在林德宪法下所举行的立法院选举上台执政的首席部长马绍尔(David Marshall)认为政府有必要介入干预福利巴士工潮,于是组织了一个委员会调查有关事件,并尝试通过仲裁调解冲突。

51日劳动节大会上,马绍尔重申工人享有罢工权力,并呼吁工人有责任地运用宪法给于的罢工权力(请注意,首席部长不理会英国总督的绝对权力,声称工人有合法但必须有责任地运用的罢工权;31年后,王鼎昌也基于相同的信念,挺身支援 Hydril 的工人和平罢工)。

五一过后,马绍尔与李光耀、方水双、林清祥等人一起商讨和平解决福利巴士工潮的可行方案。


马绍尔在1988年回忆福利工潮,重申工人享有罢工权力。Source: SBC documentary

55日,调查委员会认为资方应该重新聘用解雇的员工,给于有关员工赔偿,并把巴士川行路线平等分配给巴联(方水双领导)和福利巴士职工会(资方承认)的雇员(请注意,“平等分配巴士路线”)。当时李光耀以辞去工会法律顾问为要胁,要罢工工人接受资方重新聘用的条件,立即结束工业行动,并让调查委员会解决劳资纠纷。请注意李光耀身为律师,在面对此工潮演变成国家大事上,他是以法为导向的。

56日,资方得到劳工部长林有福和警方的支持,在安排罢工司机复职时,资方要每一位重返岗位的工友填写一份工作聘用表格,将他们当成是新员工。工人对这别有用心的安排极为不满,巴联工友也认为公司把残旧的巴士分配给他们驾驶,是不公平的歧视。劳资对峙,第三轮罢工随即开始。

510日,警方在车厂四周布满便衣警探加强监视,流动镇暴警车改用强力水柱射击包括60名罢工工友的人群。冲突中19人受伤,8人受重伤。

511日,林清祥在奎因街(Queen Street)的工运总部和十七间工会开会,抗议警方以暴力对付合法工业行动,并给于资方最后通牒,在48小时期限合理解决工潮,否则,513日巴联与各业工厂商店工友联合会将进行两天大罢工。


(支援罢工工友的群众正在准备封锁线。NAS 1955)

这时跟五一三学生运动的一周年只间隔两天,为学运与工运提供再次接轨的时机。华校学生团体陆续前往福利巴士车厂声援罢工工友,工潮也吸引了许多反殖民地主义的广大群众,人群中有许多因长期失业而陷入经济困境的普通市民,把加入工运队伍看成是发泄情绪的渠道。一千名工友与学生群体,聚集到福利巴士车厂门口加入封锁线。


(罗厘车队载着一车车的工友与学生,聚集到福利巴士车厂门口。Source: SBC documentary)

512日上午,镇暴警察以冲锋阵势和强力水笔驱散罢工人群。水笔对人群造成的伤害引起社会公愤,当日下午行驶中的福利巴士全部停驶。下午4时,20辆载着中正与华中学生的罗厘相继抵达福利巴士车厂,响应13日的大罢工。

镇暴警察以强力水笔驱散罢工人群。照片来源:人民行动党1954-1979

警察以强力水笔驱散罢工人群。NAS 1955

警方在福利巴士车厂周围设立层层封锁线,包围近2500名学生与罢工工友的人群。晚上7时,警方增派60名职业辜加警察助阵,并以催泪弹与开枪射击来驱散人群,人群则以摧毁交通灯与焚烧汽车泄愤,警方立即宣布宵禁。蔓延全岛的暴动事件,一直持续到隔日清晨才逐渐平静下来。

请注意,劳资纠纷演变成失去理智,真枪实弹的警民冲突与全国暴动。

(人群以地上的石子向警方反击。NAS 1955)

福利工潮造成4人死亡,31人受伤,其中8人受重伤。死者包括16岁的中学生张伦全(Chong Loon Chuan),他被子弹射穿肺部,并没有及时送往附近的亚历山大医院救治,而是被抬着游行来鼓起人们愤恨的情绪,结果失血过多而死亡。警员Yuen Yan Peng的警车被纵火,严重烧伤后不治。自愿警察Andrew Teoh Bok Lan在冲突中严重受伤,送往医院不久后死亡。美联社的记者Gene D. Symonds也在暴乱中头部严重受创而死亡。


(警方移开受伤的民众。照片来源:人民行动党1954-1979)

(警员Yuen Yan Peng的警车被纵火,严重烧伤,送往医院不久后死亡。NAS 1955)

在亚历山大医院领出16岁的中学生张伦全(Chong Loon Chuan)的遗体。Source: SBC documentary

513日,政府下令关闭中正总校、中正分校和华侨中学。同日,全市巴士工友罢工。

514日,马绍尔宣布福利巴士工潮已达成协议,资方的福利巴士职工会将解散,员工可自由加入本身选择的工会,所有被解雇的员工可以复职,其他的细节则由仲裁者从中协调。三天之后,新加坡的局势才恢复正常。

(社会蛇破坏工潮...不顾工人苦...荷包肿,老懵懂...不识工运在梦中....Source: SBC documentary)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回顾发生在五十多年前的福利巴士工潮,劳资政三方各捞资本,无法协调是导因,其中不排除反殖民地主义的政治党派在背后介入,使到较为单纯的工作待遇的纠纷,晋级为争取领导工人的政治权力之争,工潮的本质已经彻底改变。


(福利巴士工潮最后演变成全国性暴动。照片来源:人民行动党1954-1979)

人民行动党骑在1950年代风起云涌的职工运动的虎背上,通过工人的委托,大党崛起。李光耀身历其中,深深理解到老板掌钱提供就业机会,有钱好说话,如果政府无法控制工友的情绪,跟资方合作,到头来穷途末路,什么基业都是一场空。这是NTUC成立的背景,也是为何他坚持政府部长出面掌管NTUC,由政府管制工会,淡化工会抗争的色彩,以维持一个和谐的社会环境。

礼之用,和为贵,孔子早有明训。对于朔造一个和谐相容,安居乐业的法治社会,相信没多少人会有异议。在2013年5月1日的劳动节演说中,李显龙再度提到劳资政和谐的基柱:“The union movement has to be at the centre of all these changes that we're making. We can't have a strong economy without a strong labour movement. We need a pro-labour and pro-Singaporean Government to protect workers' interest, to foster growth, to make sure that everyone benefits from prosperity. That's what a tripartite partnership has always been about. We must strengthen the trust and understanding that underpin this relationship.” (The Straits Times, May 3, 2013)

刚去世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在1980年代上台成为英国第一位女总理后大刀阔斧,向传统的工会势力挑战,强调劳资共识,通过宪法约束工会的权利。她承认罢工是民主社会中工人合法的权利,但工会在组织罢工时必须承担社会责任,预先通知国人罢工的主题,罢工的时间,从何时开始,何时结束等,而不是打自由搏击,无视其他社会人士的日常作息。撒切尔夫人大胆的社会改革,其实是借鉴于战后的德国,自由民主与社会道德之间应该息息相关,环环相扣,这才是追求民主社会的根基。

当然在以和谐为前提的主导原则下,工会不能成为纸老虎,而是必须负起工会应有的使命,照顾工友的生计与利益,那才是王鼎昌精神的延伸,就如当年他支持Hydril 的工友罢工,反而在那个几乎不可能罢工的年代为政府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There was, until the Hydril episode, a gut feeling among employers that no union would be allowed to spoil Singapore’s strike-free record, especially during the recession…This perception of the union as a paper tiger apparently gained currency as a result of the prevailing industrial peace…If there is a lesson to be learned from the Hydril strike, it is that unions do have teeth. They can and are prepared to exercise their right to strike if the cause justifies it (The Straits Times, Feb 1, 1986, “Hydril episode shatters bosses’ misconception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