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5, 2016

为何要有下流老人

作者:蔡美娥,新加坡国家博物馆中文义务导览员
原文刊登于《联合早报·交流站》,2016年10月17日

本月4日新传媒8频道播出的《狮城有约》之“十分访谈”中邀请了两位嘉宾谈本地“高龄化社会”与其逆转措施,制作组以“下流老人”为题来称呼低下贫困老人,引起坊间诸多不满。

“下流老人”这一新词是日本社会学者藤田孝典于其2015年著作《下流老人:一亿総老后崩坏の冲击》中所提出的。“下流老人”指的是“无法正常度日,被迫过贫困生活的高龄者”,其目的在于说明高龄者的贫困生活,以及其背后的潜在问题,并没有歧视高龄者,故而不带贬义。

然而,“下流”一词在中文确实是含有贬义色彩的。让我们来比较“下流”这一个词在中文与日文中的异同。

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的释义,“下流”一词解释如下:

1. 下游:长江~/黄河~。2. 旧时比喻卑下的地位。3. 卑鄙龌龊:~话/~无耻。

根据《新日汉辞典》的释义,“下流”一词在日文中的解释如下:

1. (河川的)下流。下游。2. (社会的)下层。

显而易见,“下流”在日文与中文相同之处是其第一个释义“下游”,而其第二个释义却是迥然不同的。日文“下流”一词译为中文就是“下层”,这也是我们之前广泛使用的规范词。既然如此,我们为何要亦步亦趋,盲目跟风呢?作为媒体,具有职责和义务去推广规范语文,而不是盲目顺应潮流,本末倒置。

再者,语言是约定俗成的东西。在今天这个大环境里,环球化、互联网等因素促使大量新兴词汇的涌入,但我们却不能照单全收。我们必须尊重环境习俗,作为媒体更应该具有过人之敏感度。“下流”一词在日文中(指的是社会的下层)固然不是贬义,但在我们的环境与习俗里却是个贬义词(见上),这是无可否认的,也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该盲目跟风,把原来采用的“下层”二字舍弃,以“下流”取而代之就显得更入流吗?非也。记得小时候,长辈们常常提醒我们在某一异族同胞前切莫以他们的语言说出“猪”这个字;还有,在山区地带也不能提到“虎”这一个字,得把它改称为“伯公坐骑”或“老阿伯”。这些都是使用语言时对该地区的民族或习俗的尊重。

今时今日,互联网上的新兴词汇层出不穷,我们必须懂得过滤,决不可照单全收,盲目跟从;择其善者而从之,方为上上之策。

附注:2016年10月21日,《联合早报·交流站》刊登了由新传媒品牌与通讯部主管尤文理所作出的回覆:

感谢观众蔡美娥女士本月17日于《联合早报·交流站》在《为何要有下流老人》中提出她的看法。

本月4日,新传媒在《狮城有约》这个节目中,提到日本人口老龄化的问题和当地知识界流行的一个名词“下流老人”。我们是在介绍日本的社会问题和用词,而无意“借用”或倡议这个词的使用。我们感谢蔡女士给予我们机会作出澄清。

相关链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