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30, 2015

乌鸦有反哺吗?

公平不公平?


从张耀田的博文“为什么要讲这样的话”(2015127日)看到下列这段文字时,不免眼突突:

“今天在联合早报上看标题“张志贤:要求年轻人为年长者医保买单不公平”的新闻报导。”

上早报网浏览,确定消息来源自《联合早报》20150127日,林子恒报道。

张志贤:要求年轻人为年长者医保买单不公平

新加坡的终身健保计划让国人为自己未来的医药开支预先支付保费,这与许多国家要求年轻人为现有年长者的医疗保费买单的做法相比,更为公平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昨天在“2015年新加坡透视论坛”部长对话会上说,许多国家向年轻一代征税来支付上一代人的医药开支,纳税人与接受医药福利的人可能没有任何关系。他认为这是个“不负责任”的做法。

相对而言,在我国终身健保的改良预付保费支付模式下,国人可在年轻有工作时,多付些保费来预付未来的保费,这使保费的增长幅度相对放缓,进而减轻他们在退休后的保费负担。

张志贤说:“终身健保的好处就是,你其实是为自己进行代际转移,趁年轻为未来的自己预先支付多一些保费。我认为,这是个公平的做法。”

读了这段文字,再跟标题印证一下,觉得可以从正方反方的立场来玩玩。假设政府(与张志贤)为正方,不同意政府的见解的为反方。

正方的立场


正方认为我们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负责,尤其是昂贵的医药费,最好是未雨绸缪,年轻的时候为老年作准备,采取购买保险的模式,为自己的将来埋单。如果将这笔费用转嫁给下一代,到时的纳税人跟阁下可能什么关系都没有,对到时的纳税人是不公平的。

单从功利的角度来衡量,正方的立场是无瑕可击的。自己顾自己是商业社会里被公认为天经地义的模式,不要增加下一代的金钱负担也是一些现代家长的想法。需知金钱并非万能,没钱则万万不能,在本地人口老化,同时面对全球竞争的大环境下,如何吸引新移民来降低老人的比例,确保经济持续增长并非易事。2030的人口大计是过去经济模式的延伸,确保国库有钱,可以养活国人,尤其是没有经济效益的退休人士。

至于将来入赘新加坡的下一代,不知他们来自何方,相信他们的想法也较“务实”,为什么要移民到新加坡,供养一群正在吃老本,又没有地缘血缘关系的上一代?

在权衡得失下,新加坡这个小国必须提供比他人更优异的条件,吸引没有什么关系的未来人来打造未来。否则2015庆祝SG50之后,不可能期盼50年后的另一个SG50

还有一点正方要求澄清的,是早报误解了正方的意思。正方说的是在取舍之间,那一个保健模式“较公平”,并没说“要求年轻人为年长者医保买单不公平”。

反方的立场


轮到反方发言了。“较公平”与“不公平”只是一场文字游戏,年轻的时候为自己的晚年作准备是无可厚非的,如果可能的话,甚至不妨留些遗产给后代过好日子。但是这并不等于我们认同正方的出发点,尤其是完全忽略了一套存在多年的社会价值观。

新加坡一路来就是个移民社会,19世纪开始,大量华人因清朝腐败而逼不得已下南洋找出路,人在江湖,互相接济已经成为一方社会文化。经过多年的努力,儒家伦理在民间早已流行。

跳到1980年代,新加坡跟香港、台湾、韩国并驾齐驱,号称亚洲四小龙。时任总理李光耀意气风发,认为新加坡已经进步到一个成熟、生机勃勃、秉持正确社会价值观治国的地方,于是着力争取让新加坡成为“亚洲价值观”的领导。当时年轻气盛的台湾学者龙应台出面回应,质问新加坡不中不西,又没有浓厚的文化根底,凭什么代表亚洲?亚洲价值观之争后来不了了之。到了1990年代,新加坡打造一套“儒家治国”的公共政策,为日后多年来中国官员前来考察学习之路铺下契机。

儒家的核心思想为“仁”,仁者爱人,老有所依,少有所靠,天经地义。孟子将“仁”的思想推展为“仁政”。他认为社会动荡的根源是诸侯的功利心太强,于是提出欲强国,必行王道,行王道,必重民生的说法。

简而言之,这套文化价值观就是后人熟悉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再白话一点,就是花非花在《新国志》所提的:“人和树木一样,都要有根有本”,飞天客所说的:“有哪个民族的长辈伤风感冒的医药费是他的子孙不愿意付的!是美国人呢?还是英国人?还是德国人?”

如果正方的心态真的就如早报的标题所说的那样,年轻人照顾年长者是不公平的做法,此信息的后果十分严重,足以摧毁过去多年来建立起来的社会机制,到头来呈现在自家及外人面前的那套儒学风范,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现在累了,可以谢幕了。

这里也不排除大选的脚步声已经逼近,正方不惜以不道德规范来左右年轻人与新移民的选票。


金钱·幸福


既然我们以金钱,而不是以价值观治国,那么反哺之心可以毁,国民服役当然可以毁,对人民行动党的忠诚度一样可以毁。

过去念书的时候,在老师口中学到了千万不要“各家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等等为社会注入一些温情的做法,老师对不起,您的教诲都可以毁。

正方可以取笑我们不务实,太过理想主义。正方可别忘了,从政本来就是要有一点点理想,通过人民所赋予的权力来为普罗众生谋求快乐,为一个美好的社会铺路。

新加坡的信约说:“...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走到现在这一步,或许全民对话更应该“谈心”,找出何谓“国家之幸福”的共识,过后才来肯定金钱的价值是否就是幸福的指标。

曾经听博物馆导览员美丽说过,我们这一代最不幸福,被三番四次的教育改革搞到不着岸,最后因为GP改成英文而无法继续深造。出来做工后,必须照顾老的又要照顾小的,身处夹心层,左支右拙。如果跟美丽交谈,相信她会说现在好了,小辈照顾长辈不公平,自己的老年怎么过啊?为什么一辈子都在政策改革中吃了大亏啊?

这样的新加坡,的确是家政联公司,美其名Singapore Inc.,以公司之名可能可以支撑百年,反正员工来自五湖四海,各赚所需,赚够了拍拍屁股就走,公司有钱赚就行了。若以国家之名,这个大环境没有什么人文,再华丽的风景线也是给旅客观赏的,一路走下去似乎没有什么值得留恋。


(乌鸦反哺拳拳意,羊羔跪乳意长长。我今敬老本当敬,也为后人做榜样。
图片来源:我的网上乐园

当年小二的课文


走笔至此,想起小学二年级,曾经在华文书读过“乌鸦反哺”的课文。上网搜寻了一下,课文大致是这样的:

一只老乌鸦把两只小乌鸦带大,自己费尽了体力,老了,再也飞不动了。两只小乌鸦也长大了,但是小乌鸦没有忘记养育之恩。小乌鸦见到妈妈飞不动了,无法捉虫吃,小乌鸦就捉来虫子喂母亲。

这则故事来自《本草纲目·禽部》:“慈乌:此鸟初生,母哺六十日,长则反哺六十日。”

乌鸦反哺经过一代代的口传心授,已经成为维系社会及家庭走向和谐、感恩的精神力量。

不过,有读者回应,自然界并没有乌鸦反哺这回事,敬老、养老无疑是一种美德,但以美德绑架孩子,这样的美德将成为恶行。吊诡的是,没有读者反驳这番说法,是否等于默认?

所以明白了,“不公平”是天生自然的,“公平”反而不自然。

相关链接
从Ah Boy to Man谈起
SG50:建国50周年?独立50周年?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幼有所养,少有所学,壮有所用,病有所医,老有所终
本就是一个以民为本的负责任政府的治国目标。
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西方先进国家无不以更好的实现对人民的照顾为努力的方向。
难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眼看老人在马车路上劳死的才是'好'政府吗?

Anonymous said...

'乌鸦有反哺吗'?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重要吗?,关健在于如果乌鸦的生存条件优越,又何须下一代反哺?
反过来如果生存的条件恶劣,下一代已自顾不暇,要反哺,也有心无力呀!
如果一个社会没有老人生存的空间,这与忘恩负义,过桥抽板有何区别?能不令人寒心吗?

Anonymous said...

《燕诗》又名《燕诗示刘叟》,是唐代诗人白居易创作的一首五言律诗。

梁上有双燕,翩翩雄与雌。
衔泥两椽间,一巢生四儿。
四儿日夜长,索食声孜孜。
青虫不易捕,黄口无饱期。
觜爪虽欲敝,心力不知疲。
须臾十来往,犹恐巢中饥。
辛勤三十日,母瘦雏渐肥。
喃喃教言语,一一刷毛衣。
一旦羽翼成,引上庭树枝。
举翅不回顾,随风四散飞。
雌雄空中鸣,声尽呼不归。
却入空巢里,啁啾终夜悲。
燕燕尔勿悲,尔当返自思。
思尔为雏日,高飞背母时。
当时父母念,今日尔应知。

讀后令人多少感慨,因果偱环,報应不爽 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