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7, 2015

从前的广东民谣

小时候学会了好些源自广东的民间歌谣,晚上睡前跟着祖母哼着哼着,不知不觉地进入梦乡。白天一群小朋友凑在一起,大家排排坐唱歌谣,玩游戏时顺口溜,快乐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随着三十余年前政府精心策划一场轰轰烈烈的讲华语运动,紧接着严禁大众传媒播送方言节目,这些传统歌谣在多重打击下几乎销声匿迹。

孩子小时候,曾经教他们“月光光”,没一会儿他们就学会了。后来上学校后,方言敌不过正规教育,一轮明月照沟渠,脑海里的“月光光”荡然无存了。

最近筹办“这里是新加坡”活动,刻意安排了方言节目,让大家尽兴。艺联剧团演唱了多首传统广东歌谣,保留一份美好的回忆。

(艺联剧团的广东歌谣表演。摄影:卓裕章)

早年的广东歌谣除了在岭南与香港流传外,也随着先民漂洋过海来到新加坡。故乡在千里之外,流传到本地的家乡文化可以慰藉思乡之情。

这些民间歌谣各有千秋,有些头两句使用不相干的引子来押韵,有些直接切入正题,环环相扣下,将民俗语言发挥得淋漓尽致。

有人称民间歌谣为“庶民文化”,也有人称之为“历史民俗的活化石”,通过口授的形式传播开来,不知不觉的成为学前教育的好工具。

虽然童谣、儿歌与民谣存在着本质的分野,但它们都多少反映了当时的风俗与民生,甚至在欢笑声中,对未来充满期待。不过,口头传授的过程中,不免因为记忆或者民间创意,多少增添润饰一番,因此流传的版本大同中存在着小异。

本地没什么原创的广东歌谣,倒是香港的音乐人根据原来的口述素材改编,甚至填上新词,谱上曲调,灌录卡带,为传统歌谣赋予生命力。

月光光


《月光光》是流传至今最家喻户晓,最多人传颂的歌谣,对口式的歌词相当逗趣,虽然长了些,但容易记。绕了一大圈无非是希望侵占中国的“番鬼”早点死,所以结尾时,“沉死佐两只番鬼仔,一只浮头,一只沉底。”
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摘槟榔。槟榔香,摘子姜。子姜辣,买蒲突。蒲突苦,买猪肚。猪肚肥,买牛皮。牛皮韧,买张刀。刀背薄,买菱角。菱角尖,买马鞭。马鞭长,买只羊。羊沉底,沉死佐两只番鬼仔,一只浮头,一只沉底。

落大雨,肥佬肥腾腾


《落大雨》和《肥佬肥腾腾》都以明喻诙谐的方式反映了家乡所面对的天灾人祸。岭南地区曾经是个典型的水乡,端午节前后都有水满之患。有时候碰上连绵多日的滂沱大雨,淹水的情况特别严重,只好苦中作乐。世道欠佳的时候,“肥佬”连回家大便都会碰上敌人,真是霉运十足。


《落大雨》
落大雨,水浸街,阿妈担柴上街卖,阿妹落地着花鞋。花鞋花袜花腰带,珍珠蝴蝶两边排。

《肥佬肥腾腾》
肥佬肥腾腾,买旧猪肉去拜神。行到半路屎弗痕,返到屋企没晒人。打开个痰盥有敌人,肥佬只好做难民!


鸡公仔,自梳歌


《鸡公仔》与《梳头歌》都是跟自梳女相关的歌谣。自梳女又称妈姐,来自顺德与周边乡镇。19世纪中至20世纪初,广东缫丝业蓬勃发展,催生了古越的习俗,妇女有自立的经济能力,选择摆脱传统婚姻的枷锁,梳起不嫁。《鸡公仔》反映了嫁人后的惨状,《自梳歌》则是在观音面前梳起时,老妈姐对自梳女的祝福。梳起的习俗从珠三角传到新加坡,我年少的时候还在本地见过梳起和开开心心摆没有新郎官的“喜宴”的仪式。


《鸡公仔》
鸡公仔,尾弯弯,做人新抱甚艰难: 早早起身都话晏,眼泪唔干入下间。 下间有个冬瓜仔,问过老爷煮定蒸? 老爷话煮,安人话蒸。 蒸蒸煮煮都唔中意,拍起台头闹一番。 三朝打烂三条夹木棍,四朝跪烂九条裙! 讲卑爹妈唔信我,解开裙带血淋淋!

《自梳歌》
一梳福,二梳寿,三梳静心,四梳平安,五梳自在,六梳金兰姐妹相爱,七梳大吉大利,八梳无难无灾。


凼凼转,点虫虫,路好行,卖懒,拍大骳


为了鼓励农家孩子快高长大,好好做人,日后成家立业,民间流传了好笑好玩的歌谣。炒米饼、糯米团、龙船荔枝基等岭南地区的特色,都收录到歌谣中。


《凼凼转》    
凼凼转,菊花圆,炒米饼,糯米团,阿妈叫我睇龙船,我吾睇,睇鸡仔,鸡仔大,摞去卖,卖得几多钱?卖得三百六十钱。

《点虫虫》
点虫虫,虫虫飞,飞到荔枝基。荔枝生,仔仔未识行,荔枝熟,仔仔走去摘满屋。

《路好行》   
行,行,行,行到街边拾个橙。橙好食,路好行。

《卖懒》
卖懒,卖懒,卖到年卅晚,人懒我唔懒。

《拍大骳》
拍大骳,唱山歌,人人话我无老婆,嘀起心肝娶返个。有钱娶个娇娇女,无钱娶个豆皮婆。豆皮婆,食饭食得多,屙屎屙两箩,屙尿冲大海,屙屁打铜锣。

 

又喊又笑,排排坐,捉贼 ,麻雀担竹枝


小朋友在一起戏耍,也有属于他们的民间歌谣,比如玩兵捉贼的游戏,必须分组,就有了“点兵兵,点贼贼”。那个小朋友玩输哭了,大家就会安慰他,使他破涕为笑,然后又再捉弄他,取笑他“又喊又笑,乌蝇打醮,蟾蜍攋尿,老鼠过桥”,搞不好又要嚎啕大哭一场了。


《又喊又笑》
又喊又笑,乌蝇打醮,蟾蜍攋尿,老鼠过桥。

《排排坐》
排排坐,食粉果,猪拉柴,狗烧火,猫儿担凳姑婆坐,坐烂个屎窟唔好赖我,赖翻隔篱个二叔婆。


《捉贼》
点兵兵,点贼贼;点着边个去做兵,点着边个去做贼。

麻雀担竹枝
麻雀仔,担竹枝,担上街头望阿姨,阿姨梳只玲珑髻,插朵红花伴髻围。袢带又长脚又细,咁好花鞋踩落泥, 咁好白饭喂只猫猫仔, 咁好姑娘嫁个烂赌仔。

相关链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