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02, 2011

潮州学堂 I attended Teo Chew School

2011年10月1日,一群校友与师长在前端蒙中学校舍纪念建校105年。

当年在义安公司旗下的端蒙中学与附小念书,每一年的小学周会上,杨伟群校长都会花上至少两个小时,细细解读校徽上八颗星星与灯塔、每一本簿子背后那一页校训“请慎诚正”的意义、校歌的含义以及对作词作曲人曾履川先生和李豪女士的感激,最终传达的信息是饮水思源与做人的原则,知道我从哪里来,才能够为自己定位,知道该往哪里去。

(校训)

(校歌-李豪作曲)

杨伟群校长写得一手好书法,每年的毕业特刊都会露一手。他有时也会代课,不教书却传授些课外人文知识。小六那年他代的一节课,粉笔在黑板上飞舞,悲愤豪迈之情像跳动的音符,收复八千里江河的壮志未酬,是岳飞的《满江红》。感情原来是可以通过粉笔来表达的,这就是书法的魅力。

杨伟群校长已作古人,但是因为有他,才懂得毛笔蘸墨后,原来可以静心怡情;因为有他,使我这个“外省人”对潮州先贤办校的精神了解多一些。

(杨伟群校长的书法,大师风范,自成一格。1976,1977)

在宏观的历史层面上,戊戌政变后,清朝政府鼓吹新学制,同时希望通过海外侨民来拯救一气尚存的满清命脉,康有为则逃亡到新加坡,孙中山也到新加坡宣传中国革命运动。他们都提倡设立学堂,以提高华人社会的教育水平。继19世纪的崇文阁和萃英书院后,20世纪的华人社会纷纷出资设立学校。广帮首先于1905年设立养正学校,客帮人士则在直落亚逸设立应新学校。接踵而来的有潮州人于1906年设立的端蒙学校,海南人于1910年设立的育英学校,1910年后,广东人设立的静芳女校,福建会馆的崇福女校等。

早在1910年,华人社会便注意到本地师资缺乏,小学毕业生人数日渐增多,需要有一所中学以便训练师资及提供学生深造机会。因此陈嘉庚、林义顺及黄仲涵等侨领打破地缘籍贯的障碍,发起设立华侨中学。1919年,华侨中学正式落成,开始授课。

(端蒙学堂第一届毕业生,清宣统二年,还穿着清朝服饰。1910)

1953年,福建会馆会长陈六使倡议由福建会馆捐献云南园五百亩地段创办华文大学,并展开大规模的筹款活动。1956年南洋大学落成,为华校生提供完整的小学、中学、大学的华文教育。

至于潮州人,移民海外的历史很早,这与潮州境内的樟林港和汕头港有密切的关系。樟林港大约形成于明末清初,是“红头船”时代粤东地区与东南亚联系的主要港口,1861 年汕头开港后逐渐取代樟林港而成为闽粤地区对外的著名海港,近代的潮州移民主要从汕头出发,移居东南亚。

1845年,以佘有进先生为首的一群来自潮州的首领为了照顾新加坡潮州移民的宗教与福利需求,包括他们的身后事,成立了义安公司。由于以前潮州的省府称为义安郡,因此公司以义安为名。

早在宋代,王安石就认为:“天下不可一日而无政教,故学不可一日而亡于天下”。正是通过绵延不断的教育,中华文化才得以生生息息。同样,在海外华人社会,华文教育是华人保持华人认同,坚守中华文化的重要堡垒。

随着潮州社群的扩大,1906年(清光绪三十二年),陈云秋、廖正兴、蔡子庸、杨缵文等20人发起捐资创办了“新加坡潮州公立端蒙学堂”,当时清廷两广总督刘士骥南来视学,商谈办学事宜。端蒙最初校舍是在禧街(Hill Street) 52号的一个店屋,后来搬到克拉码头一带,最后的校园是在福康宁山对面的登路(Tank Road)。1953年,义安公司接管了端蒙中学。
(早年的端蒙学校)

(义安公司接管后的端蒙中学,1994年结束使命。c1990)

1940 年李伟南、杨缵文、林锦成等潮领发起创办义安女校,是新加坡潮州人教育事业的里程碑。义安女校的创立显示了当时新加坡潮人已经超越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的重男轻女的观念,而展现了男女平等的思想来培育下一代。1978年,校董拨出一笔基金在马林百列建设新校舍。1980年,学校正式改名为义安小学。

1963年,义安公司设立义安学院,隔年学院提出了扩建计划,义安公司捐出36公顷的校地。为了支持这所工院的发展,义安公司每年把收入盈余的75% 拨给义安理工学院。义安理工学院在今天已经扩展成为新加坡一间规模盛大的理工学院。

校徽上的八颗星星代表潮州八个县(潮安、澄海、潮阳、揭阳、饶平、普宁、惠来、南澳),星上的光芒表示潮人办校的决心,像灯塔一样照亮着深蓝色的海面,为年轻一代导航。
(校徽:夜空中的明灯)

1994年,义安公司在淡滨尼设立义安中学,创校88年的端蒙(学堂、学校、中学)结束使命。

4 comments:

红姑 said...

义安中学,我曾去哪儿求经,他们分享办校理念,由于在修建中,没法参观校园。好像没嗅到华校的气味。

岁月留痕 said...

KL,
这段时间,有幸从你的博客史料记录里,重新认识自己的祖国新加坡,心中真的很感激。

在此祝愿你及家人:圣诞节快乐!

KL said...

红姑,我也相信义安公司放弃“旧”学校、“旧”老师,搬到“郊区”创办新学校,用意也在于放弃旧包袱,“与时并进”。

跟一些“旧”老师聊过当时的决策,原来他们是心口永远的痛。其中经历过的各样斗争,长命“古”,长命讲,以后当历史来谈。

心痛可以被冲喜,尤其是年底的假日,是不是教徒没关系,大家都可以放松脚步,为一年做个总结,2012又有新的梦想。

所以很感激素未蒙面的岁月留痕那早到的祝福,可以开心整个月。

KL said...

红姑,不好意思,龙牙门那块宝地其实是排在2012年4月20日,意外提早出现,被你逮个正着。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