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1, 2017

教我如何不想它

2017年度华语运动开锣,活动宣导的大标语“听说读写”的读,竟然变成为亵渎的“渎”,活动主宾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被安排站在“渎”后,非常戏剧化。


(读是个常用字,渎则是个贬义字。图片来源:互联网)

“读”是个简单的中文字,可是精英们竟然无法分辨“读”与“渎”,除了凸显中文程度惨不忍睹,审查机制严重疏漏外,社群网络纷纷热议,认为这项失误等于是在亵渎华人文化。这类一年一度的中文活动形式远远大于内容,更何况用错了这么普通的文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

眼尖的网民传阅了另一则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访问选区的告示,蓝彬明的身份为国会“仪”员,有人讽刺国会需要殡仪员,将中文送入火化场;有人认为新加坡已经失去对中文的尊重,需要一名“礼仪员”来指导等。


(国会“仪”员的笑话。图片来源:互联网)

这些事件使我想起2013年9月所发表过的心声,对本地使用中文的人士不受尊重,表达了个人看法。当时本地中文媒体都跟进了,多个国际平台亦转载了相关讯息。政府当然必须摆出架势,多名部长出面,说要提高中文与翻译水平等,轰轰烈烈地推出一系列宏观的“补救措施”。舆论压力过去后,一切都恢复“正常”。这是过去数十年来新加坡的政治生态。


南大初建时


爱过才知情重,这种情意结不是“精英”所能理解的。

我在个人收藏中找到了一张颇具时代意义的旧照,照片中的印刷工友来自水仙门禧街(Hill Street)的德盛印刷所,以及中华总商会对面禧街与陆佑街(Loke Yew Street)交界的中南印务所。背景为南大文学院。


(一群印刷工友到兴建中的南洋大学参观,背景为文学院。1955)

其中一位尚健在的老人家说,工友们对使用中文的东南亚第一所中文大学充满期待。民间创建的南大的泥潭多过建筑物的时候,已经兴致勃勃地前往参观,并为贡献了自己微薄的薪水而深感自豪。

如今,照片中多人已不在人间,如果知道当下的南大食阁与超市禁用中文,不准播放贺年歌曲,是否会从某处跳出来?

联合晚报(2017年6月21日)率先报道了前中文大学的所在地禁用中文的消息后,当局数次修改声明,一会儿说英文乃行政语言;一会儿更正说没讲过不能使用中文;一会儿表示沟通上出现问题,只是一场误会;一会儿表示摊贩可以加上中文字,更换招牌的费用由南大负责;一会儿自圆其说南大是一所双语学府,不可能不允许使用中文;最后的声明表示将花上个来两个月的时间来调查。简单地说,就是找个职员来吃死猫。

本来SELECT GROUP(胜乐集团,食阁的经营者)和PRIME(百美超市)四面受敌,如果两家业者闭嘴,可能南大中文风波就可不了了之。偏偏两者都不愿充当时代的罪人,开口为自己辩护,真理才浮出水面。


很多人会喜欢他?


关于政府一意孤行,让中文凋谢的论点,网友继续挖出更多旧闻。譬如《联合早报》1984年11月14日的报道:
(李光耀)总理说,华人会讲华语和看懂华文,是精神上的重要鼓励,使人有信心,并觉得自豪。
但是,他说,我们不需要懂得三、四千个中文字,不需会背四书五经,只要会讲华语,了解自己的背景,就是最起码的基础。
他说,目前双语政策的最重要目的,是不放弃华语,使华语保留下去,但是水准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大家常用,会讲、听、看、读;至于写,只要懂得写法就够了。
总理认为,很少学生毕业后,需要写华文字,除非是在华文报当记者。
经过整合的《联合早报》尝试寻找一条中文的活路,2014年7月7日的《提高华语文的社会地位》的社论文章踩着地雷,先由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新闻秘书张俪霖出面反驳,再由李显龙进一步阐明立场:“把现在的社会和语言环境跟50年代的环境相比,是不恰当的。在一个以英语作为工作语言的环境里,能把国人的华语文水平维持在今天的程度,已经不容易了”(联合早报,2014年7月11日),这番话为新加坡中文的茫茫前路划下了句点。

上世纪50年代是什么景观呢?1950年,新加坡的华校都是民间创办的,共349所,华校生67856人,占了58%。四种语文源流平等对待的“共同权力”,到了1965年8月9日当新加坡被迫独立时,发生了“巨变”。1959年华校生只占全国新生人数45.9%,已经不过半;1978年只有11.2%。

1979年的《吴庆瑞报告书》决定了今后新加坡的学校走向英文第一语文、华文第二语文的统一源流。1987年,最后一批华校生中学毕业,末代华校寿终正寝。

《消失的华校展》(2014年)引述前总理李光耀的另一番话:
当时反对以英语作为全民共同语言的声浪,是持久不息的。许多讲华语或方言的家长对自己的语言和文化有浓得化不开的情意结。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英国人统治时期,他们的子女能从小学到大学,完全接受华文教育,而在自己的民选政府管理下,子女却必须学习英文?他们不明白在新加坡这个多元种族多元语言的社会里,没有办法不承认英语是唯一能让大家接受的中立语,并能让新加坡立足于国际社会的语言。
其实人们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要打压英文以外的其他语言。

英文是世界语言,是我们掌握科技、沟通各种族的桥梁,这是事实;至于过度强调英文的经济价值,我们不妨放眼亚洲,日本、韩国、台湾、香港、泰国都不是高度使用英文的国家,但经济发展非常蓬勃;菲律宾以英语取代他加禄语(Tagalog),印度长久以来是英国殖民地,他们的达官贵族都没有英文的难题,但这两个国家并没有跻身亚洲四小龙行列,或者以国家的版图与资源而崛起成为经济强国。

为国家吸引外资,带动经济发展的要素是政治稳定、宗教与种族和谐、公正廉明的政府及刻苦耐劳、跟统治者互相信任的人民。印度的宗教冲突、菲律宾的共产党、回教徒与政府军的纠纷及统治者的贪污、争权夺利,才造成他们今日裹足不前。因此,英文是重要的生存工具,但不是国家成长的主要因素。

历史没有如果,我们没办法证明如果当年英文教育政策不成功,新加坡会不会像今天这样。但世界上其他成功的非英语为主的城市如东京,首尔,香港,台北和近年来的上海、北京,有因非英语为主而和世界的进步脱节了吗?


麦考利主义?


网民针对我的一些相关文章提出反馈,这里是其中两则:
语文是统治的工具,这里头除了实用主义考量,恐怕也有统治角度的考量。大清以异族入关统治汉人,他们哪个皇帝不懂汉文化?康熙雍正乾隆不都是棒棒哒?他们能任由你们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用他不懂的语言说事?
听过Macaulayism(麦考利主义)吗?了解麦考利主义,就能够明白十九世纪初英国人怎样用英文文化来统治印度。多年以后,麦考利主义显然被巧妙地运用,在本地发酵了。
何谓“麦考利主义”?麦考利(Thomas Babington Macaulay)外派到印度,担任孟买公共教育委员会主任(1834-1838)。他在备忘录中说:“现在我们必须尽力促成一个印度阶层的形成:一个可以充当我们和我们统治下百万印度人之间沟通者的阶层,一个血统和肤色上的印度人,而品味、观点、伦理道德、智力上是英国人的阶层……”也就是通过英文教育,培养出一个崇尚英国文化的印度统治阶层,也有学者把它称作“语言精英主义”策略。

麦考利主义是否早已渗透本地高层呢?


莫愁前路无知己?


中文被边缘化是本地大环境的格局,使用中文的人士普遍认为本地中文顶多只剩黄金十年,当最后一群能够自信地驾驭中文的华校生老了,没有太多精力了,就到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时刻。

结局是否如此,十年后我们若能相逢,再把酒追探昔日事。
民间流传着这么一段可能是自创的三国野史:
在一次宴会上,周瑜对诸葛亮说:孔明先生,我吟首诗你来对,对出来有赏,对不出杀头问罪如何?诸葛亮从容笑道:军中无戏言,请都督说。
周瑜大喜,开口便道:“有水便是溪,无水也是奚。去掉溪边水,加鸟便是鷄。得志猫儿胜过虎,落魄凤凰不如鷄。”
诸葛亮听罢,心中暗想,自己身为蜀国军师,今日落入周瑜之手,岂是落魄凤凰吗?便立即吟诗以对:“有木便是棋,无木也是其。去掉棋边木,加欠便是欺。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鲁肃早已留意这场龙虎斗,见周都督意欲爆发,急忙劝解道:“有水也是湘,无水也是相。去掉湘边水,加雨便是霜。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周瑜怒气未消,他更换内容,又吟诗:“有手便是扭,无手便是丑。去掉扭边手,加女便是妞。隆中有女长得丑,江南没有更丑妞。”
诸葛亮听了知道这话是在嘲笑自己的夫人黄阿丑长得丑,便立即应道:“有木便是桥,无木也是乔。去掉桥边木,加女便是娇。江东美女大小乔,铜雀奸雄锁二娇。”
剑拔弩张之时,鲁肃在一边和了句:“有木便是槽,无木也是曹。去掉槽边木,加米便是糟。当今之计在破曹,龙虎相斗岂不糟。”
周瑜见鲁肃调解,无奈收场。
借古喻今,倒想凑上一脚:

有金便是银,无金便是艮。去掉银边金,加木便是根。仪员亵渎文化根,牙龈齿断更维艰。

相关链接

84 comments:

赣钦仔 said...

“菲律宾以英语取代僧伽罗语。。。"

应该是他加禄语吧?僧伽罗语好像是斯里兰卡僧伽罗人的语言。

华语在新加坡只剩黄金十年?我们这些老华校怎么办?

有时我会有点怪那批死心塌地支持屁党的老华校生。华文在新国沦落至此地步,他们要付一点不过问,误信假双语政策,放任恶法的责任。

换个政府做做看会不会好一点?

....... said...

三十年前,菲律宾人的语言叫泰伽罗语。

现在译为他加禄语,可见我必须快马加鞭跟上去了。

谢谢 赣钦仔指正。

Anonymous said...

楼上两位,
40年前我曾在菲律宾住过一个时期,一般的菲律宾人通用他们自己的'他加禄'语,
只有极少数智识份子和旅游从业人员以美式英语沟通,我看不出这种局面在可预见
的将来会有多大的变化,因为他们生活得有民族尊严!
可是,自行动党扏政以来,华文地位在新加坡'江河日下'是有目共睹的'成就',你甚至
向'支持'屁党'的老“华校生”提出抗议,其实古今中外,'汉奸'无所不在,再说'重金之下
必有败类',你们又何必介怀!
至于十年之后,其实一个小红点对中华文化的迫害只不过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世界
大潮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看看今天新加坡面临'四面楚歌'的窘态,新加坡
的语文政策以后真能'处变不惊'?等着瞧!
我25年前离开新加坡移民到西方国家,从前这里的一部份学生选修日文或拉丁文为第二
语文,近年来,这里的学生纷纷改修中文,一些中学甚至规定中文为非中国出生的学生
的必修课,每年表现优异的洋小子都被送到中国浸濡实习。
由于中国旅游与商贸活动的迅速增加,这里的双语导游和专业服务人员都严重缺乏,通
晓中英且本地毕业的年轻才俊都不愁失业。
你说一'粒'小红点果能逆势而行?只怕'孤家寡人'最后沦于'万劫不复'之地!

赣钦仔 said...

星国政府几十年来打压中文的政策,最主要的目的,是替只会讲英语的政治精英剔除潜在的反对派支持者。

他们大致上成功了。现在无论是大选群众大会或芳林抗议集会,主要语言都是英语。

连刘程强在国会辩论,有时还得被逼用自己并非最熟络的英语。

现在中国经济实力崛起了,东西方各国为了生意鼓励学中文,是很自然的。他们学得理直气壮,没有心理负担。就好像八十年代日本经济势力强大星国鼓励学日文一样。那时学日文有经济实用价值,而且有点“酷。”

华人居多的星国,虽然明白中国崛起后中文的好处,社会上却提不起劲推动中文的提升。一方面,政府继续其英文至上的国策。一方面,政府机构也不断用他们的低级错误来证实他们对华文的亵渎和鄙视。学生和家长看在眼里,都知道英文在此才是“皇道”。华文的学习是为了应对小学离校考试。因此我们大部分“双语人才”的中文其实只比小学好一点吧!

中文较好的学生,例如进入特选中学,高中语特的“双语精英”,大学毕业后未必选择跟中文有关的工作。有些甚至刻意隐瞒自己的中文实力,因为有些掌权者认为,中文太好,英文一定比不上中文烂,英文好的传统英校!

这种病态的社会现象,这种星国特有的自我否定的深层心理,要如何更正呢?难道我们还要等多五十年吗?

Anonymous said...

赣钦仔兄
你说的没错,新加坡式的'选贤任能'带来了一种'只有英文才能培养出精英'的假像,数十年后你我都看到
英文培养出来的都是些'不学无术'的'草包',都是只会领高薪的唯唯诺诺的'奴才',他们善于'混水摸鱼'和'看
风转舵'。显然的他们今天凌可拉整个新加坡培葬也不甘愿放弃既得的小集团利益。'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从头再来,知易行难!的确,我也看不出有什么捷径可以挽救新加坡,因为新加坡人本身多年来'胆小怕事'
不分是非黑白,昨天的孽造成了今天的恶果。
你还想引颈长盼,等待改变?这和'与虎谋皮'一样的天真。试问人生有多少个十年?敢问你的儿孙又能等多少
个十年?这也是为甚么有那麽多有识之士为了下一代的未来抄捷径,纷纷用脚投票(移民)的原因呀!
中华文化本就教导'父母在不远行',华人传统不到不得已绝不'离乡背井',但对于精通中英双语的贱民来说,
正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感恩于西方国家给予我和我的家人的机会,福利照顾与新生。

Anonymous said...

刚从BBC新闻网获悉,美国特离谱总统即将委任前任驻中国大使洪博培为新任驻俄罗斯大使。
洪博培是精通中国文化的中国通。
也许在新加坡'人'眼中,懂中文的都不如'渎'英文的,不是吗?

赣钦仔 said...

匿名兄

我向来佩服用脚投票表达对屁党不满的同胞的能力与勇气。不过这样不是正中屁党的下怀吗?那些想走,却因各种不同原因走不了的国人怎么办?

对我而言,新加坡是我长大的故乡,我有权利要求在一个比较自在的环境终老,然后尽一己之力去争取,失败也无悔,这样的愿望,是否太过分?

历史上的独裁者,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不是外压,也有内因。您看国内最近的政治发展,无不标志着极权者都不会有好下场!接下来应该只有更好,没有更坏!

Anonymous said...

赣钦仔兄
独裁者'应该'没有好下场,可是中国的'皇权天授'愚民政策也传承了数千年,甚至到了今日,
“为人民服务”是不是就不是独裁?你说呢?你真的要等待一个'高薪养奴'的世袭政权'痛改前
非',这无异于'与虎谋皮'。耐心地,痴痴地等直到'海枯石烂'?
你真的认为'接下来只有更好,没有更坏',我只能对你的'想像力'表示钦佩,因为我从来不认
为像北朝鲜这样的专制世袭政权会真正的觉悟而'为人民服务'。
在一个'朕即国家'的体系下,当然没有贪污可言,但这并不代表daylight robbery是合理的。
'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我不能忘记在新加坡的日子作为一个受华文教育的
“贱民”的不平与屈辱,但我的两个孩子在新的国家完成了大学荣誉学位和法律专业,'学以致用',
他们绝不会承认更不会怀念一个'见到他们就抓的地方为'故乡'。

Anonymous said...

赣钦仔兄
我必须再提醒阁下,历史上的独裁者的下场如始皇帝等还是成了
'天子',只是它的暴政被后人唾骂,遗臭万年。
反过来我当年亲眼目睹多少正义的君子,不畏高压强权,被无理
终生监禁,虐待,破产和各种迫害,他们的无了期毕其一生的
'等待'岂能不令人寒心?敢问一句'天理何在'?

cnting said...

請勿以一字之錯否定“2017年度华语运动”。
即使在華文的母國都有達官貴人鬧出“通商寬衣””鎮越鐵路”等烏龍笑話!

“英文是世界语言,是我们掌握科技、沟通各种族的桥梁,这是事实;” 新加坡以英語為官方第一語言,五十多年來已經取得驕人的成績,這應該也是事實吧。多元種族的國家以各族通用的英語作為主要語種是無可厚非的,但它也在推行母語教育啊,成效如何則取決於大環境,當華文等語種在世界經貿領域不可或缺時,自然會上升到相適應的水平。但就目前而言,英文仍然是世界最通行的語言!

赣钦仔 said...

匿名兄

您提到建国几十年来被奸人小人逼害,出卖的正义之士,我虽然和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不属于同一世代,但他们遭受到的不公不义,我是很清楚的。我几乎读遍近年出版的,有关他们的书籍。他们在新加坡政治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为我们扛十字架,我一想到这群真正的爱国分子的遭遇就痛心!

更令我痛心的是,大部分国人无视基本公义,一次又一次投票认可邪恶。当百分之七十的人,也许出于无知,也许出于自私而作出这样的选择,我们的社会铁定是一个没有彰显公义的社会。

而这,正是独裁政权所乐见的。

如果连剩下的百分之三十也逐渐选择离开,您说星国社会会沉沦到什么状况?现在掌权者已经可以对我们予取予求,什么都不必协商。要拆就拆,要你搬就搬,要挖就挖,要多少拿多少,要改任何条规就改,要增加多少人口就增加,要告谁就告谁,可以决定生死,可以任人唯亲,也可以六亲不认。

天空已经够黑了。每回投票时对极权说不的每一张票,也许只是一根小蜡烛,但也代表着黎明来临之前的希望。如果连剩下的一丁点烛光也逐一吹灭,我们不是要彻底绝望了吗?

Anonymous said...

如此说来一切都是偶然,新加坡(当然也只有新加坡)的华文教育就这样'偶然'的消亡。
美国将新加坡的李显龙视为印尼总统和将台湾总统的光环增与习大大,新加坡的某选区'仪员'渎'华语都是那麽的“偶然”。
“新加坡以英语为官方第一语言,五十年多年来已经取得骄人的成积”,这不止应该,也当然成为事实,试问在本地区,
甚至全世界还有那一个国家蓄意的压制自己的民族语言而将外语无限量的发扬光大?马来西亚和印尼有限制过马来语文
的使用吗?菲律宾有限制过'他卡洛'语的使用吗?新加坡是如此的'唯一',唯我独尊',比甚麽比?就算如此,新加坡的英文
还不过是走出国门就无人问津的singlish吧了!
'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你所谓当华文成为不可或缺时,“自然”地华文水平就会“上升”,这句话真是挺'有趣'的确有'singapore
brand'的味道。讲这句话的人的确非常的'新加坡'!你信了吗?我肯定不信这种另类的又是“偶然”!
“英文仍然是世界上最通行的语言"?别再误导了,今天孩童都可以上网告诉你全世界使用中文的人口以超过15亿人口遥遥领先,
然后才是使用英(美)文的仅10亿。

Anonymous said...

贛钦仔兄
多年前,某世界级富豪到新加坡,记者们访问他,企图从他的口中套出三言两语的马屁话来立功交差,提到
'最高'领导对新国的'贡献'时,他是这样回答的:“没有他可能你们就没有今天”,记者追问时,他拒绝进一步阐术。
事实上,60多年来,没有这样的新加坡人民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政府,也就没有今天和谐得令人'歌颂'的领导。
我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是这些年新加坡接纳了许多移民,他们是不怕虎的'初生之犢',恐怕到了今天,国会还是
'丛白之中最多一点红'吧了。
新加坡的'成功'在于它的'民主'制度,在这个制度下,你和其他群众是'民',只有一小撮家族是'主'。
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率土之滨莫非皇臣”。
既然一切都属于他,你的就是他的。那看开点又何需耿耿于怀,能跑就跑,跑不了认命吧!

cnting said...

“英文仍然是世界上最通行的语言" 指的是當今世界的通行度和通行範圍,並不單純以使用人口為依據。任何語言在世界上是以其市場地位決定通行與否,當中文在世界各國通行無阻時就可以稱為最通行的語言了。
華文在新加坡的地位也取決於其經濟價值,由市場經濟所決定,市場需求強勁時自然有人去迎合,水平就隨之上升。信或不信乃各人的選擇,多元社會和文化,求同存異,不可強求。

cnting said...

“新加坡的华文教育就这样'偶然'的消亡” 的說法值得商榷。
'渎'华语,“通商寬衣”和”鎮越鐵路”不都是'偶然'嗎?據此就可以說華(中)文已經淪落到消亡的地步了嗎?
"新加坡的英文还不过是走出国门就无人问津的singlish吧了!" 至少通行無阻吧!地方口音無阻交流溝通,美英澳等國也都有各自的不同口音和使用習慣。

cnting said...

樓上的匿名貼文說到用腳投票。
既然新加坡政壇都是受英文教育不学无术'的'草包'高官正在迫害中華文化,往外跑的那些“華文精英”為什麼又偏偏喜歡投身英美澳的懷抱,而不投向華文的母國呢?

Anonymous said...

再问cnting君
看了很多美国片,其中令人最反感的就是美国人通常自己委任自己为全世界的代表,
在国际政治上,以国际警察自居,美国往往将它的烂制度强加于世界各国以'救世主'自居。
算了吧!你以为没有新加坡东南亚就会沉沦?你以为没有了英文世界还会停留在'石器时代?
醒醒吧!世界均势正重新洗牌,西方支配世界的格局已一去不返。
不论以人口,语言的普及程度,富豪的财富,土地面积,....西方國家都慢慢的失去优势,
不得不靠边站。
至于新加坡,后知后觉,与当年清皇朝的慈禧太后一样,为了皇朝而不惜牺牲国家利益。
东盟九国行政首脑都被邀出席'一带一路'峰会,这已是重重的一个巴掌,痛阿!

Anonymous said...

cnting兄,
与其他'新加坡人'不一样的是我从来就没有否定中国是我的祖国,我多次问我的父亲母亲为什么我们不回去,
后来我才了解在1954年万隆亚非拉不结盟会议上,周恩来总理宣布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不是我们不回去,
是祖国抛弃了我们,使多少海外华人一夜之间成了弃婴。
多年以来,中国以'安全稳定'为考量,基本上没有接受移民。除了'新加坡人'以外,多少海外华人天天都要求
中国接受他们'回归',也天天的被拒绝。是中国抛弃了我们,不是我们不回她的怀抱。
再以我为例,我的长儿媳妇来自中国广东省深圳市,我为我的长子有幸成为半个中国人而骄傲,我的孙儿目前
持与他父亲相同的护照,我们会允许那个小不点兼持与他母亲相同的护照条件是中国也赐予我儿子一本中国护照。

cnting said...

回复匿名君:
美國制度與共產制度孰優孰劣乃見人見智,立國僅僅兩百多年,美國已經取得驕人的成就,足見其制度具一定的優越性。你可以不承認也可以有反感的自由,若你在“強國”境內你就未必有對共產制度不承認和反感的自由,劉曉波就是鮮明的例子。
“没有新加坡东南亚就会沉沦”是閣下自己的觀點!你過分抬舉新加坡了。新加坡人從來沒有這麼自大過,靠近赤道的一個小紅點,哪來若大的能量?
“你以为没有了英文世界还会停留在'石器时代?” 還是閣下自己的觀點!喜歡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他人身上,可笑!
“西方國家都慢慢的失去优势”? 且讓事實來做判斷吧。如今多少達官貴人還前仆後繼的把家人送去“腐朽沒落”的西方國家,也許他們瞎了眼!
“至于新加坡,后知后觉” 都是閣下自己的判斷,外人的議論我們不在意,未被邀請出席'一带一路'峰会,無所謂“巴掌”,何痛有之?天上不會掉下餡餅!新加坡人靠自己的努力與世界各國貿易協作,生活得很幸福,足矣。
奉勸閣下不要以美國片的的觀點為依據,拍電影出於商業利益的考量,與現實有差距!

Anonymous said...

提起了刘晓波,使我想到了谢太宝,林清祥,方水双,.....等在新加坡被关了一个輩子的政治犯,
我同样的为他们一輩子的青春而哭泣,你是50步笑100步吧!
美帝战后在韩战,越战,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中东地区,国共内战,.......
处处插上手,处处失败,看不出甚麽优越性?
国内恐布袭击,草木皆兵,人人拥枪自重,生命朝不保夕,这是美国成功之处?
新加坡不是一直推行'小国大外交'吗,我怎敢居功?更不敢抢功阿!
公道自在人心,正如你所说的,由'时间与事实'证明一切。

cnting said...

奉勸匿名君眼界放寬一些,不要只着眼於打打殺殺的事務,世界上美好的東西多的是。
立國僅僅兩百餘年美國在經貿科技領域的成就客觀存在,有人視而不見要學鴕鳥把頭埋入沙堆是他的自由。任何國家或個人如果好戰,必然會嚐到苦果。
谢太宝,林清祥,方水双等異議人士是政治角力的犧牲品,若身處“強國”,早就去見閻王了!
'小国大外交'不等於“没有新加坡东南亚就会沉沦” !
世界多姿多彩,放寬心胸,到處走走,就可知道當今世界究竟英文或中文更加通行。
附拙文“萍踪浪影” http://tingchunnam.blogspot.sg/2016/09/blog-post.html
請君隨足下四處看看,行萬哩路勝讀萬卷書,謝謝。

Anonymous said...

刚拜读了今天早报上,曾渊昌教授的又一篇以'双语'为题的评论。其中最后的一段如下:
“中国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崛起,我估计20年内中国的GDP会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如果新加坡的下一代的华人无法掌握华文华语,会很吃亏的,到时候,强大的中国人会
看不起不懂华文的新加坡人。”
愿短视与自以为是的少数'新加坡人'好自为之。
(由于身在海外,引用有关文章前无法徵得曾教授同意,尚祈见谅。)

Anonymous said...

Dear cnting: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0240570
which started with
"......一个新的国际秩序正在成型,领衔者肯定不讲英语……"
may be more interesting for your information.
Sorry, I don't think I have time to read your BLOG.

cnting said...

匿名君
網絡評論形形式式,各取所需,只供參考而已,最終有待事實證明。
等你到世界各國旅行時不講英語能用中文溝通時再說吧!

cnting said...

回复匿名君:
很贊賞閣下的家國情懷,問題在於閣下深愛祖國,祖國是否關愛閣下?
想當年多少南洋學子,滿懷激情回到祖國追求“革命”理想。但是經歷了文化革命,很多人慘遭清算,家破人亡,不少人再回南洋投親靠友。如此歷史畫面歷歷在目,匿名君也定有所聞吧。
被“祖国抛弃”,至今懇求祖國“賜”予一本護照而尚不可得,可見“愛”還是單方面的。

cnting said...

贈匿名君: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清詩紀事》

Anonymous said...

cnting兄
感谢您的提醒,您所言的一切我不但非常清楚,而且很多是个人亲眼所见。
是的,不论中国或是新加坡对她的国民,尤其是某一部份的国民是那麽的不公平,我们为了自己,更为了下一代的前途,
移民他国何错之有?我的孩子在新加坡小学会考不及格,被分配到当时的VITB,25年前我全家移民到某西方国家,今天
我两个孩子都已大学专科毕业,一个任职于政府部门,另一个则是一位知名的上庭律师,而我两老夫妇每周则享受着政府给予
符合资格老人的'养老金',免费的一流专科,手术和住院服务,各种各样的补助和津贴。看看新加坡的老人,我痛心!
其实在很多大城市日常生活真的不一定须要英文,在澳州的雪梨,加拿大的温哥华,新西兰的奥克兰等等的最高尚的住
宅区一带,昂贵的校区豪宅住的都是华人,这一带的商店与商业活动也大多以普通话进行。
不论你喜欢或否,我不一定喜欢但我不得不接受中文和普通话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是无可限量的。
从历史来看,当年拉丁文,法文,德文甚至日文都曾经过她的黄金时代,中文吐气扬眉当为期不远矣!
新加坡的教育,语文,外交与国防等政策如果不适应环境,恐怕受罪的也是新加坡人民?大势所趨是不会随个人或皇朝
的意愿而改变的不是吗?
我已达古稀之年,到过太多的地方居住和旅游,见尽人间不平之事,受尽人情冷暖,我已十多年没有踏上新加坡的土地,
因为我的孩子是新加坡的'逃兵',他们不可能陪我我也就不去,天下之大没什么好遗憾的。
我时刻提醒我的孩子,你们都是中国和新加坡的弃婴,你们再不在可怜你们的土地上发奋图强,没有人,也没有国家能给
r你们一个叫作'家'的地了。

Anonymous said...

我时刻提醒我的孩子,你们都是中国和新加坡的弃婴,你们再不在可怜你们的土地上发奋图强,世界上再没有人,
也没有国家会再给我们全家一个可以建立一个叫作'家'的地方。
我的儿媳妇选择继续持有中国护照(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这是她的自由与人权,但我的孙子是不被允许在我的
儿子取得中国护照以前同时持有中国护照的。这是原则问题。

Anonymous said...

读完了'潘耀田博客七月二十五日从巴士事件谈起''之后
我总有一种感觉,就是多年来的'推广华语运动'一再提醒了华语在新加坡
从来就是多余且不受尊重的语言,正所谓'此地无银三百两'。
也许要'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除了在'食阁和小贩中心'禁用华文之外,
可以禁止在公共场所,包括地铁和巴士上,禁止使用中文,以免再发生'误
会',制造更多口操singlish的“贵族”,甚至考虑通过'立法',强制实行,违者
罚款,广开财源,一本万利,win win!
那麽,年年继续推广,华语何用?关起门来,家里可以用,厕所里念咒可以
用,与观音菩萨'沟通'时可以用,夜半无人私语时,当然可以用,.....😂

Anonymous said...

深受2017/7/27BBC网上的头条新闻所感动,标题是:“(英国)皇家海军新航母将到南海巡航向中国叫板”....
想像中,未来的中国南海会更热闹了,英,美,澳,日各国的战舰,加上新加坡的先进海上力量围着中国兜圈,
'转来转去',想必令中国'闻风丧胆',举手投降。
西方'列强'“收复”战后“放弃”的台湾与香港指日可待”矣!不是吗?

Anonymous said...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press-review-40739767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uk/2016/12/161204_johnson_speech
21世紀的八囯联军(美,大英帝囯,印度,大日本,澳州,。。。。等)的炮艦浩浩荡蘯
再度來到中囯領海“維护和平”,不知中囯吸収“教訓”,作好‘割地賠款’的預備了吗?

Anonymous said...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伟大的'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又针对美国试射导弹'成功'!
不明白的是,几乎全世界包括自封的世界警察,美国都对那麽一个丁点大的国家都束手无策的时候,
多国'联军'却纷纷到成千上万公里以外副源广大的中国南海维护'航行自由'?
百余年前入侵北京的'八国联军'何等相似。
当年日寇七七事变在中国领土上指责中国军队先开火'挑战'没甚麽两样!是那样的'理直气壮'!
当然了,昔日的'日不落皇国'又是何等风光,今日它的部长又何必'摇尾乞怜',到澳纽等前殖民地要求
重订FTA?英女皇既是澳纽之国家元首,不是'一声令下'即可解决的事吗?有胆离开殴盟,却没种面对现实。
这与新加坡'助紂為虐''黑白不分'一样可笑!

Anonymous said...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看到一群'狐假虎威'的丧家犬绕着一个北朝鲜团团转,
看到一群纸老虎在中国四周的水域'土崩瓦解',
有人还在大作多重岛链围堵封锁的黄粱美梦,淘醉在'唯我独尊'的假像中,
可怜,更可笑!

Anonymous said...

刚拜读了早报网上的一篇以“纽西兰选举之鑑”的社论。
其实比这次新西兰选举更'扑朔迷离'的是一天之后举行的德国大选,
下一届政府的组成更'耐人寻味'!
不过奇怪的是亚非拉各地的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却把这些政治'非常'
不稳定的美,加,澳,纽与欧盟作为'梦寐以求'的移民'胜地,
为甚么他们生在一党或一族永远执政的稳定制度下却人心思变呢?
也许真的'身在福中不知福'?!

Anonymous said...

说起纽西兰的选举,虽然已经过了十天,但明天由谁出任总理,下一届的政府由那一个政党'领导',
依然'扑朔迷离',毫无头绪。表面看政局何其'不稳',可是每天注意纽国主要报章却不见当地有任何
紧张或不安的情绪,人民'处之泰然',静观其变。
反观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不是'枪杆子里出政权'就是'父位子承',将'选举'玩弄于股掌之中,政权表面
上稳定多了,甚至十年后的国家领导也人人'心里有数',真不可'同日而语'!

Anonymous said...

接班,接班,再接班!
独裁,独裁,更独裁!
腐败,腐败,越腐败!

Anonymous said...

读完了gintai_昇泰的博文japan always number 1
我深感到它体现了西方的基本民主与民权的精神,它确保了每一个'人'的基本'人权',你看到一个西方国家的政府
不惜动用各种国家的资源与能力挽救助一个在国内外陷于困局的国民,因为它们相信没有'个人'就没有'家庭',更
谈不到'国家'。
倒过来,在一个极权独裁的政权之下,整个国家的资源都是统治家族的'传家之宝',一切其他的'蚁民'的生命都
是主子的'奴隶',他们的作用就是一只为'统治者'随时牺牲的'棋子',这就是所谓的'牺牲小我 完成大我',所谓'先
国 后家'。当然,作为'奴隶',本就不是一个'完人',对于主子的任何'怜闵'都必须'感谢皇恩浩荡'!
慨念的不同造成了 人民不同的命运,不同的待遇,不同的价值,不同的感受!
双方都是公开以'民主'自居'。
不同的是前者是以民为主,后者是'你是民 我是主'。

Anonymous said...

看完了 新加坡 文献馆 的一篇 “中国将赢得未来” 其中一句 '美国正进入一个“新世纪” - 19世纪'!
想当年,新加坡的'领导'告诉它的人民,只有通过英文才可以取得'先进的科技',方可走向“富强”?
看看今天唯英美'马首是瞻'的新加坡和印度,再看看今天以自身语文为主的中国,日本和北朝鲜,我笑了!
再读另一篇 新加坡文献馆中 “中文教育英美受富裕商界青睐”(12/10/2017)的文章,看看新加坡独立以来
对受华文教育者与中文的迫害,今天中文在新加坡无异于'毒蛇猛兽',人人'得而诛之',家家'避之则吉',
后知后觉,令人惋惜,啼笑皆非!

Anonymous said...

看了今天早报网上一条以 “西方政坛 年轻当道” 为题的新闻,注意到他(她)们都是通过
西方民主的选举程序被最后委以重任,他(她)们代表着民意和国家的创新与‘朝气蓬勃’。
反观世上还有少数世袭的皇朝,死气沉沉,’日落西山‘,统治者带病治国,“佔着毛坑不拉
屎”,一个‘老人院’决定了国家的命运,还‘厚颜无耻’地天天唱“接班人”的高调,令人‘喷饭’!

Anonymous said...

刚看完 新加坡文献馆 的 ‘又一个压制下一代沉默的手腕‘,
整篇文章所术对老一輩,尤其是受华文教育者来说不但身受其害,身历其境,是心中永远的痛!
可是最令人不齿的是西方大国的双重标准,’助纣为虐‘,欧美各国往往以人权为借口对中朝等国
‘说三道四’,施加压力,却对新加坡统治家族一代接一代对其人民的逼害不但‘视若无睹’,还精神
上,经济上予以支持,’邀‘独裁者到访,‘称兄道弟’,并售予各种压制人民的设备和驻军等等。
显然的,新加坡人民正是被欧美等’民主‘国家出卖了,使新加坡人民永不翻身!

Anonymous said...

“如果我是新加坡人就会移居香港” 是今天 ‘新加坡文献馆’的一篇报导。
看完后不禁会问,如果我有这个机会,我为甚么要选择 香港?
欧美加澳纽等西方先进国家有那一点不如香港?

Anonymous said...

刚读完 新加坡文献馆的‘李孫子蔑视《法庭》拒绝返新受审’ 一文,
使我想起了中国古代秦国商殃与明朝许显纯之死,令人无限感慨。

Anonymous said...

https://toutiaosg.com/%E4%B8%96%E7%95%8C%E9%93%B6%E8%A1%8C%E6%95%B0%E6%8D%AE-%E4%B8%80%E5%8D%8A%E6%96%B0%E5%8A%A0%E5%9D%A1%E4%BA%BA%E6%83%B3%E7%A7%BB%E6%B0%91%E9%A9%AC%E6%9D%A5%E8%A5%BF%E4%BA%9A%EF%BC%81/

讀完了上面的 “世界银行数据 - 壹半新加坡人想移民!” 的報导,我感慨万分。

‘新加坡一直被评为全球最宜居城市之一,但新加坡一媒体研究机构却在一项调查中发现:56%的新加坡人有移民国外的想法。’

‘世界银行的数据:30万新加坡人在2016年移民国外。’





Anonymous said...

一个号称 “奉行” 亚洲价值观,一个以英语推行 “愚家思想” 的皇朝,
到头来 皇亲国戚 都不得不被逼 “逃亡” 海外。
当年初出茅芦,懵懵懂懂的曾在两个政府机关任职,后来从报章惊
悉这两个部门的 “最高” 领导退休后都前往外国定居,最后分别在
澳洲与加拿大去世。
与成千上万的国人一样被逼参加国民服役,多年以后获悉我当年
服役时的最高长官退休后移居澳洲,最后也在澳洲过世!
始皇帝储心积慮,无所不用其极地为子子孙孙建 “功” 立 “业”,到头
来 “作法自毙”,成了天下人的笑话!
可悲的是毕生为独裁者卖命,到头来竟未能在自己毕生努力奋斗的
地方终老,令人唏嘘!

Anonymous said...

读了今天 新国志 陈华彪的文章: “地地道道的新加坡人 请留意你与生俱来的权利”
多年以来,被褫夺 ‘新加坡公民权’ 的何止他一人,正如李绳武所慨叹的:
“很多人都回不了自己的祖国,这没甚麽大不了!”
公民权可以任意的被一笔勾消,在号称 ‘民主’的国家之中,新加坡也算得上是
“唯我独尊 捨我其谁!”
不过眼看当年意气风发的 ‘皇亲国戚’ ,今日也发出如此 ‘豪言壯语’,总觉得有一种
“作法自毙” 的感觉,当然在适当的时候玩 “大义灭亲” “杀鸡儆猴”,也是挺有趣的,
语云:“权力在手,过期不用,作废!” 不是吗?

Anonymous said...

刚读了 BBC 中文网上的头条新闻: “ 圣诞到来,中国小学生却在喊 ‘拒绝洋节’ ” !
这使我想起了50多年前大学时代,一位来自日本著名的 早稻田大学 的华籍 学者/教授 在
讲堂上讲的 刻骨铭心 的一番话,他告诉我们,在日本,活跃于各项反(越)战,反政府
示威/活动 的多是当时在籍大学生,可是学成毕业之后,这些 “ 热血 ” 青年很快地 “ 摇身
一变 ” 成了最 “亲美反共 ” 的急先锋,学生时代的理想,抱负 “ 灰飛煙滅 ” !当时我在想
也许这就是 “ 适者生存 ” “ 人不为己 天诛地灭 ” 的伟大现实吧!
日本人今天给人的 ‘ 彬彬有礼 温文尔雅 ‘ 的印象,你能够想象当年号称 “ 信佛 ” 的日本
“ 禽兽 ” 在神洲大地上的 “ 所作所为 ” 吗?
是的,今天中国的小学生的确是 ’ 爱国爱民 ‘ 的热血 “儿童 ”,我肯定他们长大成人之后,
也会向多少中国的名嘴,名球星,甚至领导....学习 “ 中国父母外国娃 ” 的伟大精神,因
为我儿不入 “ 地狱 ” 谁入 “地狱 ” ?接受西方 ’ 水深火热 ‘ 的 ’ 磨练 ’ 也许才是中国父母
对孩子最大的 “ 期望 ”,不是吗?

Anonymous said...

当伟大的新加坡领导沾沾自喜地庆幸多年来 ‘处心积虑’ 消灭中华文化大大的成功之际,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却在本地区的军事与外交各方面碰得满鼻子灰,中华文化的传
承在世界各地 ‘方兴未艾’,蓬勃发展,今天从 ‘新加坡文献馆’ 得悉中国厦门大学于两年
前于马来西亚 雪兰莪州 距离首都 吉隆坡 45公里设立了中国知名大学的首间海外分校,
计划最后规模可容纳一万学子,提供本科,硕士与博士三个教育层次。
目前该校有两千六百名来自十七个国家与地区的学生,其中60%为马来西亚本地学子。
讽刺的是想起1980年被新加坡政府关闭的南洋大学,是短视?是崇洋?总觉得新加坡
人民是被独裁者出卖了!

Anonymous said...

看了今天 《新加坡文献馆》 的 “李光耀处理中国银行历史记实” dd28/1/2018
也使我回忆起 《新加坡文献馆》的另一篇 “李光耀刁难新加坡中国银行历史” dd 27/1/2017
这两篇针对不同时期的类似事件的历史文献很好地反映了此人一路来处心积累地亲西方与
反华的心态,“夜郎自大”,“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对这两篇的深入理解,不难 “举一反三”
所谓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新加坡如今所面临的种种逆境与无法扭转的衰败,
不也是短视与自大所导致的吗?

Anonymous said...

看了今天早报的新闻,
“top up unavailable here” 翻译为 “在这里不可收拾”
“small change unavailable here” 翻译为 “小的更改无法在这里”
想起不久前,christmas celebration party 翻译为 “圣诞节庆祝党”
............
作为高级新加坡人,我当然 “不可以懂” 其中的“奥秘”,不过当来
自天朝的 “低等人” 捧腹大笑” 的时候,我也跟着一起笑,不过大家
都为了维持 “贵族” 的形象,大家都没有 “捅破” ,大家都歌颂与欣赏
如此高深水准的 “奇文”!共同赞叹大新加坡国果然 “人才辈出” 。

Anonymous said...

If you are going for best contents like I do, just pay a visit this website everyday
as it gives quality contents, thanks

Anonymous said...

拜读了今天 新加坡文献馆 的一篇 “新加坡人嗆不会英文滚回你的国家”,
不知道新加坡是否已经修正了法律对四种官方语言的 ‘承认’ ?
遥记当年天天在学校严肃举手背诵的信约,今天依然牢牢记住:

我们是新加坡公民
‘誓願’ 不分种族,语言,宗教
團结一致,
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
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 繁荣 与进步
共同努力

难道如粤语所说,誓愿如吃生菜,早已 ‘烟消云散’!
对于不懂英语的年长者,应该回到那里?







Anonymous said...

拜讀了今天〈新加坡文献馆〉中的一篇 “英语讲再好也是西方眼中的「香蕉人」” 深有感触。
正如文中所术,“我来到西方社会后,(25年來)说实话没有感受到来自白人的种族歧视,...."
這里的〈人权法〉保障了人民的平等与权利,类似的言語在‘囯外’足以構成刑事罪行而被控上法庭。

Anonymous said...

刚读了 “潘耀田博客” 的 ‘长歌不散?长歌当哭?’,感觸颇深。
也许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鸟之将死 其鸣也哀’
然而,我很怀疑一个早已丧尽天良的 ‘傀儡’ 还会有最后的 ‘善’ ?
我更不会相信 一只长期被困的笼中之 ‘鸟’ 还知道最后的 ‘哀’ ?
“公信力” ?正是 ‘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果真狂笑不止,何止四声
‘哈哈哈哈哈..........’

Anonymous said...

回看 《三国演义》中 “七步成诗” 一段,作为詩作者的曹植在 “跪拜” 他的兄長魏王曹丕之後,
为了保命,被逼吟出 ‘空前绝后’ 的佳作,其中有着无限的 ‘羞辱’ 与 ‘委屈’,荡然无存的 ‘尊严’,
命悬一線的 ‘危机’。
今天,新加坡的领导主动将這首詩引入到與邻国的紛爭,意义 ‘非凡’ 耐人寻味。将新加坡在
与邻国纷争加以 ‘定位’,也将新加坡在纷争之中的 ‘bargaining power’ “一锤定音”,作了预判。

Anonymous said...

《三国演义》 中的 ‘七步诗’ :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不知多少新加坡 ‘渎双语’ 的人才曾经听闻,
有趣的是,对号入座,知古鉴今,就是有趣 !

Anonymous said...

据最近新加坡报章的报导,国际著名美籍投资家 罗杰斯 给 新加坡 的 ‘双语教育’ 打分:
他认为 新加坡人英语烂,华语也烂!
站在纯 Queen English 的角度来看,美语与英语的发音与用字都有着 ‘天渊之别’ 但我从
未听闻他们以 “烂” 来互怂,也许是 ‘识英雄 重英雄’ ?不是吗?
印度,巴基斯坦,南非,澳洲 和 新西兰,..... 等前英国殖民地的英语一直受到当地土语
的影响,但也不曾听过有人以 ‘烂’ 来公开形容。
如今,知名的国际人物居然这样的向 Singlish 和 Shinese 提出挑战,甚至催促一位口操
Singlish 的女士早日回去她的好地方 - 老家。不知 ‘情何以堪’,.....
Once in a blue moon,在这里曾多次偶遇来自 新加坡 的 ‘贵客’,他们总以卖弄 Singlish
为荣,往往谈不到几句,我的两个 ‘小瓜’ 便 ‘捧腹大笑’,借故 ‘闪开’,他们都是自幼在这
里生活多年的专业人士,其中一个更是本国著名的上庭大律师,.....

Anonymous said...

至于新加坡的华语甚麽 “也很烂” ?
答案很简单,就是你的华语如果不 “烂” ?说明你 “好打有限”(粤语),说明了你在新加坡是 “人下人”,
说明了你在新加坡 “上不了大雅之堂”,说明你在新加坡 “前途无亮”,.....
总之一口流利的华语足以败坏家门有辱祖先,犹如进了18层地狱,永不超生。
更重要的是你的华语越 “烂”,越显示你 “高人一等”,鸡立龟群,“封官进爵” “指日可待” !
亲眼目睹新加坡的父母,为了孩子的 “前途”,不得不捨弃自己的母语而以不入流的 Singlish 与儿孙 “沟通”,
偶尔碰上来自新加坡的旧友,执着地坚持在这里以被严重污化的 Singlish 与我交谈,“自暴其丑”,
令人 “莫名其妙”,“啼笑皆非”,这种对自己祖宗语言的 “褻瀆“,令人厌恶,令人反感,“举世无双” !
最后不得不 “敬而远之”,“避之唯恐不及” !
“皮之不存 毛将焉附”,人人视中文为毒蛇猛兽,人人以学习中文为耻,为什么新加坡的华语 “也很烂” ?
“其来有自”,不是明摆着吗?
留为世人笑柄的 “讲华语运动” 生动地阐明了 “此地无银三百两 对门李四不曾偷” 的真义。除了 “烂”,还是 “烂” !

Anonymous said...

刚读了 《新国志》的 “新加坡人双语通烂”,其中最后的评论:‘罗杰斯的政治认识,也不
怎么样。十年之后,总算后知后觉,确实是太慢了’
太可笑,太幼稚了。
名不见经传的 ‘小人物’ 居然公开嘲笑一位 五岁开始贩售花生,先后毕业于 耶鲁大学 与
牛津大学,曾担任 哥伦比亚大学 商学研究院 的 客座财务教授 的 投资专家/亿万富豪
‘后知后觉’ 。
这位往自己脸上贴金的 ‘小人物’ 是酸葡萄?还是真的 ‘大智若愚’,‘装傻扮懵’ ?

Anonymous said...

还忘了请教 《新国志》的 “新加坡人双语通烂” 作者所提到的
‘精通三语’ 的 林清祥 与 谢太宝,他们所受的 殖民地时代 教育
究竟如何与现代新加坡特 ‘色’ 的 ‘愚家思想’ 下的 “ ‘精’ ‘英’ ” 主
义教育 和 “选 ‘贤’ 任 ‘能’ ” 体系挂钩或拉上关系?
在当今功利至上的 新加坡 人之中,将这两位 ‘异议份子’
‘引以为荣’ 的可能比 ‘凤毛麟角’ 更加稀罕,不是吗?
引用他们来佐证当今新加坡 “双语教育” 的成功,只怕
‘弄巧成拙’,令人发笑。

Anonymous said...

至于文中新加坡 英文 “教师” 受访时不但不自我捡讨,不但不承认失责与
‘误人子弟’ ,反而 ’强词夺理‘ 地硬指新加坡学生之语法和书写程度 ‘皆强’,
并 ‘厚颜无耻’ 地指出 新加坡式英语不等同于英语不佳,这不过是 “新加坡
文化” 也!
当然了,‘新加坡文化’ 没有教导甚么是 ‘似是而非’,也没有新加坡人知道
甚麽是 ‘指鹿为马’,不过 还是奉劝 罗杰斯 小心言行,以防万一踏及新加
坡的红线构成对 ‘新加坡文化‘ 的 ‘毁谤’,且必须 ‘赔偿’ 因此而造成在 海外
留学生减少和foreign talents ‘裹足不前’ ,.....等等的损失。
既然Singlish是那麽的 “理直气壮”,是那麽的值得 ‘保护’,将 “新加坡文化”
进一步 “发扬光大” 是 ‘大势所趋’,谁听不懂Singlish谁吃亏,不是吗?

Anonymous said...

今天在 BBC 看到了一则题为 《美国杜克大学 ‘不准说中文’ 教授涉歧视被解职》的新闻。
原来 ‘美国一名大学教授因为在学校电邮中呼吁学生勿在校园内说中文而引发争议,她被
徹去研究院总监一职。.....’
不知道这位教授是否去错了地方,假如 IF 她任教于一个年年推行 “讲华语运动” 但华语
‘超烂’的国度,她必定更能发挥她的 ‘优越’ 性,发挥她的 ‘所长’,更受到领导所 ‘垂青‘,
‘平步青云’ ‘升级加薪’ 指日可待!

Anonymous said...

看到今天 《新国志》的 “华文教师多讲华语是责无旁贷” 文中
指出却没有听过 “英文教师多讲英语是责无旁贷” 的呼吁。
其实新加坡能够以唯一的 ‘第一世界’ 自居正是因为新加坡对 ‘事’ 与 对 ‘人’
各方面与 ‘普世价值’ 迴然不同的逻辑性,就好像当 ‘华人讲华语’ 的口号
‘响彻云霄’ 的时候,‘广东人讲粤语’ 或 ‘福建人说福建话’ 却属‘大逆不道’ !
回忆当年新加坡政府 ‘积极’ 甚至强制地推行 ‘两个就好’ 的所谓 ‘家庭计划’,
将 ‘多生育’ 视为 ‘罪大恶极’ 的 ‘反社会’ 行为, 如今却 .......
如此的 ‘逻辑混乱’,如此的 ‘自打嘴巴’ 的案例,‘罄竹难书’,造成了新加坡
今天大大的 ‘独一无二’ 的 ‘成功’,‘举世无双’ !

Anonymous said...

刚读了 《新闻简辑》的两条头条新闻:
“亚历山大购物中心,重玻璃门砸中,主妇肝压裂” 和
“女病人提上诉,延误确诊患癌,医院被裁定 ‘疏忽’。
一个典型的 ‘豆腐渣工程’,一个 ‘草菅人命’ 的 ‘混帐’
医疗体系!
我哀叹在这麽 “唯我独尊” 的所谓 ‘第一世界’,竟有如
此犹如 ‘纸扎’ 的建筑,人命何价?
我也想起了我多少亲人(包括父母)在死前数月才惊
悉身患绝症,人为的 ‘延误’ 与 ‘误诊’,饮恨而终。
毫无疑问的,照例 ‘雷声大,雨声小’ 的 ‘调查流程’,
最后 ‘大事化小 小事化无’,社会还是那么的 ‘稳定’,
‘繁荣昌盛’,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帆过水无痕。

Anonymous said...

读了 《新加坡文献馆》的 “中国引领停飞 ‘737MAX’ 航界权威上升” 和
“中国带头 特朗普跟进 停飞 ‘737MAX8' 两则新闻。
其实,在中国率先停飞,多国随之对 ‘737MAX’ 关闭领空之后,美国
‘孤掌难鸣’,再也撑不下去了。更重要的是当人人闻 ‘737MAX ’而色变
的当儿,谁还会乘坐这款客机?回想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的 DC10客
机,多次失事之后,很快地也 ‘寿终正寝’,被淘汰了。
日后各国与各受害人的索赔官司,‘天文数字’的赔偿金额,一定非常有趣。

也读了 《新国志》的 “特选中学40周年 预防拐杖心理养成” 和几篇附带
文章,我仿佛看到了 ‘鳄鱼的眼泪’,脑海中浮现出一幅 ‘猫哭耗子’ 的画面。
未来的40年,也许是时间研究如何不再 ‘丢人现眼’,‘埋葬’ 这种在新加坡这个
‘唯我独尊’ 的 ‘第一世界’ 已成 ‘鸡肋’ 的语文的时候了,土葬?火葬?海葬?.....?

Anonymous said...

这些年来,目睹 诺基亚,三星,摩托罗拉,萍果,..... 等等 由盛而衰,
我曾多次乘坐DC10 与 MD11,如今 ‘道格拉斯机厂’ 已不复存在,
我坐过的 波音 707,737,727,747 等等也已先后退出市场,今天因
波音737MAX8 所传染的 鸡(机?)瘟,是否会导致今后美国的飞 ‘鸡’
制造业 ‘一蹶不振’ ?‘世事难料’ 阿!
我不希望下次我被逼乘坐 C919,C929 或 C939 旅游,我更不希望下次
换的手机是 5G 的 ‘华为’ 或 ‘中興’,但 林子祥 说得好:
‘有时选择真的只有一个’,奈何?
受新加坡长期的教导,始终认为 始终相信,‘华文不如英文’,‘东方不如
西方’,‘只有英文可以从事科技创新’,中国的月亮肯定不比美国圆?
不是吗?你不信?不要紧,反正我 ‘百分之百’ ‘毫无保留’ 地相信 ! 😇

Anonymous said...

波音公司 ‘CEO 于美国2019/3/18首次就 ‘埃航’ 空难发表了公开信,视频中11次提到了
SAFE 或 SAVELY,但对于外界所关心的 “道歉” 与 “赔偿” 却 ‘只字不提’!
我不得不佩服作为美国最重要龙头机构的 ‘领导’ 的 ‘死鸡撑饭盖’(粤语)道行之 ‘炉火纯青’ !
在全世界 ‘波音全球禁飞令’ 声中,在全世界人民谈 ‘波音’ 色变的当下,在 ‘波音’ 股价如吃了
泻药般插水的时候,他不引咎辞职反而往自己 ‘脸上贴金’,‘睁着眼睛说瞎话’。
也许他今后甚至可以模仿某些地区,凡事都加上 ‘免责’ 条款,比如 在以后的 ‘波音’ 机票上印:
‘乘坐波音飞行器乃咎由自取,同意不会向任何方面寻求赔偿任何因此而导致的任何损失’
此例一开,则 ‘一劳永逸’,今后再也不必 ‘道歉’,更不须 ‘赔偿’。(当然美国法院必须 ‘合作’)
奸商,奸商,自古无商不奸,‘官商勾结’ 更把 ‘厚黑’ 之道发挥得淋漓尽致,不是正在上演着吗?
甚麽 ‘安全’,‘人权’,‘公平’ ..... 的 ‘口号’ 早已显得苍白。
把最后一块 ‘遮羞布’ 拉掉,承认事实,以真面目见人,‘与虎谋皮’ ?难 !

Anonymous said...

偶尔看到了网上的一篇 商丘羊 所写,题为 《满招损 谦受益 新加坡缺少什么》的文章,其中
..... “新加坡声称自己已是 ‘第一世界国家’,而且 ‘洋洋自得’,还记得当年外交部长黄根成自
我宣布新加坡为 ‘发达国家’ 之后,联合国立刻要收取相称巨额会员费,第二个星期新加坡马
上宣布自己不是 ‘发达国家’,而是属于 ‘第三世界’ !? .....”
同时也读到了今天 《新加坡文献馆》的 “李光耀如何控制新加坡华文媒体” 一文,其中提到
..... ‘今天新加坡自称进入了第一世界行列,人均收入五万美元。可是大家还没忘记,黄根成
当外交部长时曾经夸口说新加坡已经进入第一世界,而当联合国要它按第一世界会员缴交会
员费时,两个星期后又发表声明自己属于第三世界’ .....
我笑了,究竟新加坡是 ‘第一世界’ 还是 ‘第三世界’ ?谁在散佈 ‘假新闻’,我也给弄 ‘糊涂’ 了。
同一篇 “李光耀如何控制新加坡华文媒体” 的文章,其中一段 ..... “李光耀是要借此来发泄他对
中国和共产党人的不满,尤其是对中国的崛起,他是恨之而死不冥目,因为那个他认为只会制
造锄头和脚车的落后国家,没有通用英文,怎会突然崛起呢?” .....
事实上,英文是否万能?我不知道,但当今世界敢 捋 ‘山姆大叔’ 虎鬚 的 中国,北朝鲜,
伊朗,俄罗斯,古巴 ..... 没有一个是唯 英文 ‘马首是瞻’ 的,她们同样地在科技与国防方面进步
发展,令帝国主义者 ‘寝食难安’ !
看看奉 ‘英文’ 为 ‘救世主’ 的 加拿‘大’,‘大’英帝国,澳‘大’利亚,..... 等等,不过是 ‘白头海雕’的
‘跟班‘,更像 ‘狐假虎威’ 中狡诈的狐狸 !

Anonymous said...

刚读了 ‘潘耀田博客’ 的 ‘英汉袖珍字典’,其中提到上世纪五十至七十
年代的华校生,纷纷出国留学,他们经历了语言方面艰难艰苦的挑战。
这使我回想起多少前尘往事,不堪回首话当年。
我还记得在五十年代念小学的时候我在尼路与恭锡街交界处的
‘商务印书馆’ 以$4买了我的第一本 ‘商务英汉双解大字典’,这本 ‘初级’
字典陪伴了我五十年,由于太破旧 ‘自动支解’ 的情况下我才买了一本
新的 ‘牛津英汉双解大字典’ 取而代之。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普及,
我更常借用 ‘Google Search’,已经很久没翻书架上的 ‘字典’ 了 !
我也有不少家境富裕的同学在父母的支助下到西方国家留学,他们
大多 ‘落地生根’ 完成专业学习之后并没有回到一直 ‘歧视’ 华校生的
‘祖国’ !至于我,我没有机会到国外留学,不过为了下一代,我也在
上世纪九十年代全家 ‘逃亡’ 海外,‘一去不返’ !.....


Anonymous said...

不久之前,德国自由民主党 主席 林德纳 在党代会上,以他不甚流畅的中文开场,发表演讲,
他说 ‘社会与经济在下断变化,我们要与时并进。‘按照目前形势,我们的孩子除了要学英文,还必须要学中文’
孔子学院的官网资料显示,目前欧洲共有孔院184间,美洲为150间!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站曾发表文章称,学习中文已被 ‘高智商商界人士’ 视为一项不错的投资。
英国已将汉语纳入国民教育体系,是欧洲建立 ‘孔子学院’ 和 ‘孔子课堂’ 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
英国政府提出2020年,汉语学习人数要达到四十万。越来越多的英国人认识到:
学习中文,不再仅仅是兴趣,而是增加一项重要技能,乃至提升自身的竞争力。
在中国,每天有四亿人在学习英文,占全国总人口的 1/3 左右。改革开放 以来,无数的中国 知识分子 走向了世界。
‘30年河东 30年河西’,‘知己知彼 百战不殆’,与其 ‘担惊受怕’ 恐惧中国学生 ‘偷走’ 了 西方的科技,
何不举国学好中文,重新认识一下自己的 ‘对手’ !
为什么越来越多人开始学习中文?而且学生年龄日趨低龄化?
很小就懂得如何与多元文化的环境互动,就不会带着偏见来看一种不同的文化,他们会认识到这只是一种不同,
没有优劣之分,知道相互理解与包容,相互尊重!
看看2019/1/3 ‘早报网’ 的报导,国际著名投资家罗杰斯对新加坡 ‘双语’ 评价:‘英语烂,华语也烂’ 的报导,
我笑了,这难道不是意料中事,这难道不是一路来对华文的偏见与迫害,一切英文至上,却只 ‘得过讲字’(粤语),
在功利摆中间,一切以消灭方言文化和华文(只讲华语)为纲的政策 所造成的必然报应。

Anonymous said...

看到了今天 ‘早报’ 网的一则有关具有66年历史的 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 近年招收新生
‘难’ 的新闻,据说主修人数 ‘门可罗雀’,小猫数只,.......
回忆当年不是正以招生人数下降,学生成积低落为由将南大 ‘盖棺定论’ 永不超生 的吗?
同样的逻辑,看来国大中文系在不久的将来也会 ‘寿终正寝’,不再 ’丢人现眼‘!
为了新加坡的钱途,尊重 ’新加坡人‘ 的意愿,必须的!

Anonymous said...

繼今年3月16&19日的留言之后,今天又看到了一篇报导:
美国波音公司本月24日公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该季度
净亏损29.42美元,创下了波音史上最大季度亏损纪录。
波音公司财报数字显示第二季度营业收入为157.51亿美元,
远低于市场预期,与去年同期营收同比下滑35%
另据路透社报道 随着737MAX在全球范围内遭遇禁飞,整个
航空业已经受到冲击,各大航空公司不得不取消数以千计架次
航班,使用备用飞机替代部分737MAX的原来航线以彌補损失。
这一切也许早在意料之中,不是吗?

Anonymous said...

上文第三行 “净亏损29.42美元”
应修正为 “净亏损29.42亿美元” !
致歉!

Anonymous said...

刚读完了《白马非马》的一篇 “李嘉诚的护照” 一文,使我感到迷惑与不解 !
首先当年 ‘革命先驱’ 孙中山先生的一句名言: “海外华侨是辛亥革命之母” 在我心中
飘过,不知这些 ‘抛头颅 洒热血’ 的海外华人是不是干涉了当时清皇朝的内政?
(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n-yKYuSXr4 )
别忘了,周恩来,朱德,邓小平, ..... 等许多 '人民政权' 的革命家都曾居住或
留学欧日俄等国。
不禁也想起了秦代名相 李斯 著名的 <谏客书》中的名句:
‘ 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
最近看了CCTV4的 “国家记忆” 系列历史记录片,新中国建国以来以致于改革开放之后,
多少爱国国外科学家和人才,如钱学森等,纷纷回流,中国的国防与建设方得以 '日行千里',
奠定了今日 ‘傲视东方’ 乃至 ‘世界侧目’ 的地位。
总之,千兵易得 一将难求,看看全世界最高薪的领导也不过尔尔,凭自身的力量要实践打入
足球世界杯与获得诺贝尔奖的宏愿,等久才有!
多少个护照重要吗?不知它代表了财富,地位,学问?告诉我古今中外的 ‘汉奸’ 不出卖自己
的国家难道它还有能耐出卖 ‘外’ 国?

Anonymous said...

人性本善
人的眼睛是黑的心是红的。
羡慕妒忌恨
人一旦眼睛变红心也就黑了。

Anonymous said...

读了 《白马非马》的另一篇文章 “李嘉诚的国籍”,它的确点出了中国法律对国民同时持有多国护照的
‘模棱两可’ 与 暧昧 的态度。在这裡,大家都知道多少 ‘桥领’ 身藏多本护照却唱着 ‘爱国’ 的高调。
他们通常选择在中国护照即将到期之际返回中国国内申请更换新的 ‘中国护照’,他们通常都能
‘如愿以偿’,因为 “NO QUESTION ASKED” !
如果他们选择在居住地的大使或领事办事处提出更换新 ‘中国护照’ 的申请,他们必须同时取得居住国的
内政部 所签发的 ‘无入籍证明’,这对已经持有居住国国籍的 ‘中国人’ 可是 Mission Impossible 啊!
中国当局真的不知其中 ‘猫腻’ 与 ‘漏洞’ ?我看未必,你说呢 !

Anonymous said...

刚读了 《新国志》的 “一位新加坡人深深的委屈:医生竟然跟他讲华语”,
我感动了,我顿悟了,我对新加坡这个方圆不过700平方公里的小红点不
得不更加的 ‘肃然起敬’,我 ‘服’ 了。
首先,‘名不正则言不顺 言不正则事不成’,说白了还有必要再 ‘装’ 吗?顺
应 ‘官意’ 坦白地修法将Singlish尊为 ‘国语’ 与唯一的 ‘官方与行政语文’。
作为全世界唯一的 ‘第一世界’ 应该作为全球‘典范’,不再 ‘混淆不清’,‘快
刀斩乱麻’ 不再 ‘遮遮掩掩’,岂不快哉!
当然在肯定中国能够以Singlish与新加坡联系之前我们大可以拒绝登上 ‘一
带一路’ 的 ‘顺风车’。
一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fine country,严厉执法,学习和使用华文华语者
违法,罚款,重重的!
立竿见影,Singlish处处,孤芳自赏,’爽‘ !

Anonymous said...

看了今天 《否极泰来》:“Chinese’s a languag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nd surprisingly capitalism too”
和 www.soho.com/a/376216524_120370841 dated 2020/2/27 题为 “笑话!新加坡行动党和总理曾建议中国放
弃汉语,选择英文,如今实力打脸” 这两篇文章 ‘不约而同’ 地指出 ‘李光耀建议中国学习他们国家那套方法来帮
助和促进中国的经济发展’。以下引术 soho网 的只言片语 ‘奇文共赏’:
‘幸亏啊!中国人民没有采纳新加坡总理的建议,中国做了个十分明智的选择,继续保留使用汉语,将汉语作为
中国的母语,不能用英文来取代中文’。
‘中国经过一代代人不懈努力,拼博向上,如今很多方面远远超越许多欧洲国家,已经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国家,与以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足够证明当时中国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新加坡总理这个十分不恰当的建议,不僅没让我们放弃汉语,还激发了我们对汉语的热爱,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
的肯定和保护,英语只能其他用途,但是绝不是用来取代汉语的,中国人民真是好样的,幸亏没听他的。
世界人民都在看好中国,学习中国的语言 — 汉语’。
‘对于新加坡总理您提出的建议,中国才不采纳呢!毕竟我们有骄傲的资本,您没有啊!’
读完之后,感触良深!

Anonymous said...

根据 路透社 2020/12/26 的报导,标题是 “中国2028年将超越美国成全球最大经济体
较之前预测早五年 — 英国智库经济和商业研究中心(CEBR)指出”
使用新加坡人所 ‘鄙视’ 的 中文 的中国不论经济科技文化等各方面发展,进步神速,
欣欣向荣,早已出类拔萃 跻身强国。中文更成了国际外交的zui重要用语之一。
反观Singlish大行其道备受推崇的以 ‘第一世界’ 自居的新加坡,曾经的小 ‘龙’,曾经
的 世界第一大港‘,曾经的 ‘市长班’,..... 一落千丈,都已成了 ‘明日黄花’,往事不
堪回首!

Anonymous said...

画虎不成反类犬
刻鹄不成尚类鹜
‘英格利兮’ ?‘新格利兮’ ?
‘魂牵梦绕’ 乎?悲壮!
叫我如何不想它?

Anonymous said...

上世纪60/70经济腾飞的年代,当时 ‘亚洲四小龙’ 的GDP年经济增长率曾
个别以10%以上 ‘傲视全球’。然而,‘十年河东 十年河西’,根据最新的报
导,2020年昔日 ‘亚洲四小龙’ 除了台湾的2.98%之外,其余都以衰退
收场:南韩 -1%,新加坡 -5.8% 与 香港 -6.1%
此外,2020年 中国 与 越南 的GDP年增长率分别为 2.3% 和 2.9%

Anonymous said...

美国新政府上台不觉一个月过去了,这期间美国先后参与了数次重要的多边
国际会议,包括 7大工业国集团(G7)会议,慕尼黑安全会议,美澳日印在线
首脑会议等等,总体来说各说各话,美国企图挽回过去领导西方的美梦似乎
已越走越远,‘一去不返’!
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已取代美国成为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
继 波音737MAX 接连出事导致全球停飞之后,近日装备普惠PW4000发动机
的波音777 客机也因飞行途中(右)发动机起火零件掉落, ‘险象环生’而被停飞。
’波音‘ 飞机频频出事,如今人人无不谈 ‘波音’ 而色变!
曾经一度 ‘趾高气扬 骄横跋扈’ 的所谓 ‘超强’,原来也不过尔尔,‘银样蜡枪头’,
‘纸老虎’ 一只罢了!
英(美)文无所不能 ?中(华)文 ‘一无是处’ ?真的!?

Anonymous said...

拜登总统就任两个月中美在日前举行了2+2高层会唔,会上中国政治局杨洁篪以中国普通话发言时说(Quote):
‘..... 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向中国谈话,20年前, 30年前, 你们就没有地位讲这
个话,因为中国人是不吃这一套的。..... 难道我们吃洋人的苦头还少吗?难道我们被外国围堵的时间还短吗?’
我注意到中方即时口头将 ‘洋人’ 翻译成 ‘.....from foreign countries .....’, 似乎把 ‘洋人’ 范围进一步扩大,除了
巡航南海的 ‘8国联军’,也把 日本 和 新加坡 等 国也一把抓进去,与有荣焉,感触良深!不是吗?
(看 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6454880 )

Anonymous said...

网上看到了1901年满清朝廷与11国外交代表被逼签订中国近代史上
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 辛丑条约,割地赔款!
2021年,中国代表告诉以西方之 ‘首’ 自居的美国:你们没有资格在
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向中国谈话,....... 因为中国人
不吃这一套!
两个甲子,120年河东 120河西,何等的落差,霸气!

Anonymous said...

日前 Kantars Brandz is公佈了 ‘2021全球品牌价值排行榜‘
1 亚马逊 市值 6838.52亿美元
2 苹果 市值 6119.97亿美元
3 谷歌 市值 4579.98亿美元
4 微软 市值 4102.71亿美元
5 腾讯 市值 2409.31亿美元
6 面书 市值 2267.44亿美元
7 阿里巴巴集团 市值 1969.12亿美元
8 威世 市值 1912.85亿美元
9 麦当劳 市值 1549.21亿美元
10万事达卡 市值 1128.76亿美元
对比欧洲顶级品牌,中国顶级品牌优势明显,在前100名中
中国占了14%,比10年前增加11%。欧洲品牌僅占8%,而10
年前的占比为20%。
欧洲第一品牌是著名法国奢侈品牌 路易威登,全球排名21。
唯一上榜的英国品牌是全球名列 60 的 沃达丰。
全球首100顶级名牌中,美国继续保持主导地位以74%遥遥领先。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