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07, 2018

人才, 庸才, 自我肯定的价值

David Robson的“心理思维”


9月6日受强震波及的北海道位于日本列岛最北端,跟本州相隔54公里的海域。这片属于北太平洋的海面波澜频繁,时有鲸鱼戏水。即使见不到鲸鱼,辽阔的海洋亦可改变人的心情,足以提供不同的视野,重新审核人生的价值。


(面对着北太平洋的北海道地球岬)

BBC 英伦网有一篇翻译自大卫·罗伯森(David Robson)的文章 “东西方心理思维之大不同”, (2017年 2月 9日)。它以日本为个案,谈到北海道人的自我、自豪与自我肯定的精神面貌。

文中指出,胆敢从日本本州跨越这片海北行的人,就必须经受那里严酷的寒冬、崎岖的火山地貌,以及凶猛的野生生物。因此,一路来日本政府不碰北海道,将它保留给依靠渔猎生活的原住民阿伊努人。19世纪中叶,因为担心沙俄入侵,日本政府才雇用了从前的武士开拓北海道,农田、港口、道路、铁路逐渐遍布8万多平方公里的岛屿。


(北海道的火山地貌)

日本人聘请美国人卡普隆(Horace Capron)、克拉(William Clark)及其他农学家,指导拓荒者以现代化的方式开垦农田。70年内,北海道的人口从几千人发展至超过200万人。到了21世纪,人口增至600万人。

1871年,卡普隆首次穿越北海道,在几乎鸟不生蛋的地方寻找人类生活的痕迹。卡普隆写道:“死亡的寂静支配着这片令人惊叹的景色。” “没有一片树叶被惊扰,没有一声鸟儿的啼鸣,也没有任何其他生物的气息。”他以为这里是一片保存着史前风貌的永恒之境。


(北海道小樽运河: 拓荒者为了解决粮食、蔬菜、衣物等必需品的运输问题,设计并开凿了这条河渠)

心理学有一套“自发开拓理论”(voluntary settlement theory)。心理学家发现,今天生活在北海道的居民,已不再需要征服蛮荒环境了。不过,比起在本州生活的日本人,昔日开拓者的心态似乎仍然出现在北海道人的精神面貌中。他们跟“自发开拓理论”下的美洲地区的拓荒者相似:更自我,更自豪,更自信,倾向于赋予个人自由与成就更高的价值,更少在乎其他人的意见。

北海道的故事只是探索社会环境如何塑造思维的研究案例之一,不过有一件事变得越来越清晰:历史、地理和文化能够以非常微妙却令人惊讶的方式来改变人类的思维。


思维模式的认知与“X才”论


“自发开拓理论”的研究,除了为我们进一步开启了对人类思维的认知。亦提供了另一个角度来探索又热门起来的“人才庸才”。

2018年8月9日的《联合早报》报道了荣誉国务资政(前总理)吴作栋在跟东南区居民的一场对话会上,回应民众建议时表示:“现在我们连一份得当的薪金也不敢支付给部长们…那部长要从哪里来?从一年只有能力赚取50万元的人当中挑选吗?要求50万元以上的就不录取?那你最终只会吸引到资质平平、在外头连100万都赚不到的人当部长。试想,到头来这对你有益,还是对我们来说更糟糕?”

当时,吴作栋以48岁的唐振辉(Edwin Tong)为例,这名前Allen and Gledhill律师馆的执业律师于7月1日出任政务部长,年薪约50万元,跟他当律师的年薪相比,削减了75%。

这场于8月2日在NTUC Centre进行的对话会上,来自布莱德岭的70岁居民Abdul Aziz询问,是否可以削减百万部长的薪金或国防开支,让老人家领取一些退休金养老。

吴作栋大可直截了当地回答老居民的疑问,不过他却选择进一步将年薪50万元以下的受薪人士归纳为平庸(mediocre),年收入100万元的称为人才,引起各社群莫大的回响。

我们身为平庸的局外人,无从了解前总理的思维。唯一可见的是全部党议员都噤若寒蝉,因为不论支持或反对,都必须付出莫大的政治代价。

新加坡的部长薪金全世界第一,那是两位前总理李光耀与吴作栋联手打造的。1994年的薪金架构将部长的薪金跟全国薪水最高的四个行业的专业人士挂钩,但不需要背负问责的风险。现总理李显龙只是执行20多年前已经存在的制度。

根据人力局的网站资料,2017年新加坡人的薪金中位数为每月$4,232,也就是年薪约$50,000(包括雇主公积金与第13个月花红)。中位数跟“人才”相比,差距为20倍以上。我无法确定这个比例是否合理,但无风不起浪,对一般受薪人士而言,这是个金钱挂帅的机制,什么为民服务的从政价值观即使说得再堂皇再诚恳,都很难说服民心。简单地说,政治家(还是政客?)跟民间的关系已经从过去的“甘榜情”转型为金钱关系。

我的家门永远打开,议员出巡时一行人都不会被拒于门外,大家坐下来谈谈时局民生,存异求同下各取一杯羹。在这个社区居住了20余年,会面交谈的次数不算少。或许是我小心眼,感觉上大伙就是为了保饭碗而意思意思一下。

吴作栋的X才论传播开来后,正好碰上区议员造访。我刻意三番四次提起X才的含义,议员都完全避开不提。我的原意并非为难议员,只是想提醒百万元的人才,你的头发需要理发师,入院治癌需要护士,电梯汽车巴士地铁维保需要技师,新闻见报需要编辑、记者、印刷员工,家人不做的家务事需要帮佣。我相信他们当中许多人都赚不到50万。他们应该归纳为各领域的人才,还是普天下之庸才呢?

北海道的故事套到赤道上的小岛国,就像一面反射镜。我们对吴作栋的言论反应那么激烈,是因为我们除了不苟同政府的一些做法外,心灵亦颇脆弱,容易受伤。身处一个从不间断的移民社会,我们的共同历史、地理认知和文化根基都非常短浅,缺少“新加坡民族”的底蕴。因此,我们才会缺乏了自信,无法肯定自己的价值,轻易地受到别人三言两语的影响,陷入了这四分之一个世纪来政府所灌输的金钱观里。换言之,如果我们有自信,能够肯定自己的价值,X才论或许根本就不值得一顾。

3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将年薪五十万元以下的受薪人士归纳为 ‘平庸’,年收入百万以上的方配称 ‘人才’
简而言之,几乎全世界各国的领导人都是 ‘菜包’,他们无不感到 ‘自卑’ 与 ‘羡慕’,
‘望财莫及’ 之余,面对新加坡的领导时肯定抬不起头来,因为只有新加坡的部长
们 ‘意气风发’ ‘鸡立龟群’ ‘遥遥领先’ ‘财大气粗’ ...........

Anonymous said...

今天在这里的 《在水一方》看到了:
世人莫怨容易老 青山亦有白头时。
也许:
凡夫暂且不逢时 无赖终临汉皇朝。

Anonymous said...

根据 美国财经网站 “24/7 Wall St” 2019/4/16 日列出了全球首20位年薪最高的领导人,
当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以年薪 US$1,610,000 高居榜首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 US$ 568,400 居次位
瑞士联邦主席Ueli Maurer US$ 482,958 排名第三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US$ 400,000 排名第四
澳洲总理莫里深Morrison US$ 378,415 排名第五
德国总理墨克尔Merkel US$ 369,727 排名第六
纽西兰总理尔登Ardern US$ 339,862 排名第七
.............
令新加坡人觉得无比骄傲的是新加坡总理的年薪超过世界一号强国的总统4倍以上。
与有荣焉!

Anonymous said...

一个以 ‘清廉’ 自居的领导 却支领着天文数字的奉禄!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 ‘小’ 红点 却目空一切自以为大!
早已 ‘鱼烂土崩’ 却坚持老朽治国 换汤不换药 死气沉沉!
一个早已被世人唾弃的 ‘陈腔滥调’,惹来众怒,‘猪八戒照镜子’ !
‘成功’ 的教育 ‘改革’,到头来得了 英文烂中文更烂 的 ‘赞美’ !
‘选贤任能’ ?上梁不正下梁歪,到头来,不过是 墨守成规 指鹿为马 的 Yes-Men!
‘官’ 字两个口,当然是 ‘真’!‘民’ 字一个口,当然是 ‘假’!真真假假,球员兼裁判!

Anonymous said...

刚看了 《岁月不居》的 “致好高骛远的人” 其中一段
‘大学毕业后,没有经验又不肯低就的你,.....
没钱了,毫不羞愧地伸手向父母要’
读完整篇文章无不充满了对孩子 ‘恨铁不成钢’,
‘ ..... 以致成为年老父母的心理负担,肩上的包袱’
的种种批判与怨恨。
但是,当 ‘理直气壮’ 地 ‘诅咒’ 啃老族的时候,作为
‘父母’,你们可曾 ‘自我捡讨’,你们可曾想过尘世间
离不了 ‘因果循环’,与 ‘种豆得豆 种瓜得瓜’ 的必然。
在被你形容为 ‘鸵鸟’ ‘蠶食鲸呑’ 天天痛 ‘啃’ 之余,你
们可自我反省,今天 ‘恶果’ 其来有自啊!
我完成学业之后也经历过失意,在国家领导一再否定
之后,华校生的能力被判了极刑,父母感到内疚,一
再向我 ‘忏悔’ 与 ‘道歉’,我 ‘嗤之以鼻’,我告诉他们
‘此处不留爷 自有留爷处’。我离开了父母,我在咬紧
牙关奋鬥20年后,与妻儿移居国外。父母弟妹对我
如浮云,尽在 ‘虚无缥缈’ 间。
我拒绝老婆大人让我的孩子入学名校的建议(我毕业
于某教会名校), 我的孩子出生于我在组屋居住的年代,
在他们童年时迁入诗人公寓,我要孩子向邻居索要看完
的报纸,卖了之后的所得就是零花钱,移居国外之后,
一到15岁的合法工作年龄,我要他们到 ‘快餐店’
Part-time工作以收入作为零用钱。这时他们埋怨我,甚
至老婆大人也觉得我 ‘太’ 过份!但我告诉她,犹太人之
所以成功,以色列之所以强大,绝非偶然!
到了孩子18岁,西方国家的惯例孩子必须离家独立,但
孩子对于极度 ‘冷酷’ 的父亲没有将他 ‘逐出家门’ 感到意外。
这裡的公民与合法永久居民接受大学教育是免费的,但
政府并不负责学生其他如衣吃住行等日常费用,大学生
可以申请无息贷款以完成学业。当孩子告诉我他计划先
工作几年赚取足够 ‘本钱’ 后才进大学,我给了他再一个
‘惊喜’,我答应他我会增予他一个 ‘奖学金’,足够让他到
领取学位的那一天 ‘无债一身轻’,条件是在每年的长假期
间必需尽可能找Part-time赚取零花钱。五年之后,孩子
完成法律与商业行政双学位毕业了,其中还得了当年
法学院第一名的 ‘Excellence Award’,如今他已是这裡著名
的 ‘大狀’(香港粤语)。
我的老婆大人和孩子最后才了解到我的一番苦心,我要他们了
解命运就掌握在自己的手裡,绝无 ‘理所当然’,船到桥头不
一定就直,我的孩子在大学毕业后的半年裡也失业了半年,
这期间他申领了这裡政府给予的 ‘待(失)业救济金’,我清楚的
告诉他,‘路就在脚下只有你才能走出你自己的路,没有人能
替你,因为这是你对自己的担当与责任’!
他的第一份工作似乎与他的专业无关,但 ‘机会总是留给有
准备的人’,不久后他便完成了有关专业的训练,也获得了
初级 ‘律师’ 的职位,直到今天。
我的孩子一再对我对他的 ‘锻炼’ 感恩再三,每年孩子与儿媳
跪着向我和老婆大人拜年的时候,钩起了我当年所处的不平
与不公的社会(制度)的回忆,我往往 ‘情不自禁’ 地流下眼泪
....



....... said...

用心良苦!

Anonymous said...

有志者 事竟成 ‘破釜沉舟’ 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 天不负 ‘卧薪尝胆’ 三千越甲可吞吴
作者-蒲松龄

记住,这个世界上,父母有 ‘重大’ 的责任栽培孩子成为一个 ‘顶天立地’ 的强人 !
但有朝一日,作为一个成年人,孩子别无选择,必须自立,对自我负责,
‘怨天尤人’ ?谁还欠你什么?再也没有任何人有养活你的责任!
只怕一切已成定局,后悔?这病可是无药可医的绝症啊!

Anonymous said...

闲来无事偶尔上网看到了这篇发生在神州大地上有关 ‘啃爹啃娘’ 的新闻:

https://sh.qq.com/a/20191217/012491.htm

最后父亲 ‘自杀’,母亲 ‘锒铛入狱’,孩子失踪在外不知所踪,.....
也许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日积月累’ 而成的悲剧,究竟是谁的错?
是谁的责任?

Anonymous said...

想起了在神州大地流行的 ‘顺口溜’

本科贱过狗
硕士满街走
博士在发抖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某一天我带我的两个 ‘小瓜’ 到旧南大参观,只见野草丛生,渺无人迹,
一片 ‘残砖败瓦’ 的凄凉景象,严格来说当时 ‘国大’ 是新加坡唯一的大学,敢问今天新加坡
有几间大学,.....
加上许多海外大学的毕业生,由于难以获得当地的居留权而不得不回归 ‘效忠’ 祖国,今天
新加坡的大学生已多如 ‘过江之鲫’ 自鸣清高,怎不令人寒心?
新加坡的大学生视一切为 ‘理所当然’,以为社会有责任 养活 他的 ‘大学文凭’,‘幼稚’ 到
令人发笑。经不起社会的严酷考验,回家 ‘啃’ 爹 ‘啃’ 娘,令人唏嘘。

最近看到了某西方发展国家的一位在野年轻政客忽然发出了 ‘社会不平论’,她认为各国的大部
份资源都已很 ‘不’ 公平地被绝少数的老一辈 ‘富豪’ 所占据,对年轻人不公,她认为有必要
‘公平’ 地重新分配,...
是不是所有的政要都应让贤予 ‘乳臭未干’ 的 ‘黄毛小子’?是不是今天的富豪都该如 ‘老子’
般被 ‘啃’,‘打回原形’?
我忽然想起了数十年前的一句豪言:‘打土豪 分土地’,也许今日 ‘啃’ 爹 ‘啃’ 娘,来日进一
步 ‘啃’ 富 ‘啃’ 国家,因为全世界都欠了他们,不是吗?


Anonymous said...

今天偶尔看到了这篇有趣的网站新闻,看完之后感到了无奈,在世界大多地方纷纷割减,甚至免除 '遗产税'
的当儿,是不是造成更不公平的社会现象,贫者更贫,富者永富?
https://www.swissinfo.ch/chi/系列-社会不公_社会不公-瑞士人的遗产达到百年来最高水平/45455636

Anonymous said...

真的这个世界因为绝大多数的动产与不动产已 ‘名花有主’ 而对年轻人不公平吗?
其实每一个人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谁不是 ‘赤手空拳 一无所有’ ?
‘人生百年常在醉 算来三万六千场’ 说穿了人生就是在 ‘半梦半醒’ 之间,凭
着智慧与努力去经历各种成败和喜怒哀乐创造财富与梦想的过程。
有人对孩子自小的縱容与溺爱造成日后对父母的依赖,只知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以至于成长后不思进取,成了 ’啃爹啃娘‘ 的废物,这不是 ‘自作孽’ 是什么 ?
我的孩子在完成大学学业时身无分文,还依赖这裡的政府所提供的 ‘待业救济金’,
今天30多岁他便拥有了数间位于高贵名校区的 ‘价值连城’ (无抵押) 独立别墅。
回想当年我 ‘大学’ 毕业后直到25岁还是 ‘一穷二白’,住在裕廊的JTC一房半厅组屋,
45岁获得了外国的居留权,在举家离开新加坡之前,我以高价卖掉了我的两间
房产和一定数量的OCBC(海外)与DBS(海外)股票。
我的儿媳都一再表明了对我目前拥有的市值8位数的资产 ‘不感興趣’,他们要求父母
绕地球几个圈看看世界,享享清福,看来真的有时想被 ‘啃’ 也是挺 ‘难’ 的阿!
当然了,很多国家都没有 ‘土地征用法令’,更不会有99归0的乱象,这裡的房地
产都是真正的FREEHOLD!通过遗嘱代代相传,通过市场规律,高价者得,
无所谓 ‘垄断’,更没有任何 ‘特权’,不合理吗?

Anonymous said...

今早拜读了 “否极泰来” 的一篇 ‘冠病袭击 无计可施 跪求老爸 快来救命’ 的奇文,
在这个崇尚 “儒家思想” 与 “亚洲价值观” 的小红点上,爹娘活着的时候人人大事
啃爹啃娘不说,如果死后还不放过,还在打爹娘的主意,怎不令人 ‘耳目一新’,
‘叹为观止’,为 ‘儒家思想’ 与 ‘亚洲价值观’ 而欢呼雀跃!
我忽然想起,如果当年的 ‘末代皇帝’ 溥仪如果能及时想起 ‘慈禧太后’ 这个
‘德高望重’ 与 ‘权倾朝野’ 的大救星,向她索取 ‘解困’ 良方,当不至于在日后沦为
‘傀儡皇帝’ 与 ‘战俘’,不但 ‘得救’,且当在日后 ‘飞黄腾达’,‘万人之上’ 不是吗?

Anonymous said...

忽然想起了当年的华文老师的一节课,他说:
‘此地无银三百两 对面李四不曾偷’ !
‘指鹿为马’ !
‘一人得道 鸡犬升天’ !
他最后的一问:
究境投 ‘我’ 一票,解决 ‘那一家’ 的 ‘衣食住行’ ?
不知是无人能答 或 是无人敢答,顿时 ‘鸦雀无声’ !

Anonymous said...

刚读了 “否极泰来” 的一篇
‘Strong Institution,wrong PAP policy options for Covid-19. All Singaporeans have to face the music’
我只能说 有这样的人民才有这样的政府。表面上看,错误的民选政府执行错误的政策,后果由全民承担
并没有错。但承担责任的最具体表现就是有关官员必须 ‘引咎辞职’,领导的薪金也必须反映他的颟顸无能。
一个真正的民选政府背后必须有强大的反对力量履行 ‘监督’ 政府,甚至必要时 ‘弹劾’ 政府的责任。
一言堂,做到了吗?

Anonymous said...

高薪养廉?出轨的 ‘高薪’ 就是变相的 ‘公开贪污’,与 ‘养廉’ 扯不上任何关系。
选贤任能?‘三个臭皮匠 胜过诸葛亮’,No one is indispensable, 地球不会因
缺了任何人而停止转动。
今年Covid-19瘟疫防范来看,与台湾,新西兰等国家相比,一颗 ‘小红点’ 的
表现 ‘差强人意’,其领导却支取冠于全球的数以百万(美元)计的年薪而不脸
红,果真 ‘高薪养廉’ ?‘选贤任能’ ?你说呢?

Anonymous said...

天下熙熙 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 皆为利往
.......司马迁

‘名利’ 不可怕,可怕的是对 ‘名利’ 无穷的贪念 !
真正摧毁一个人的不是 ‘名利’ 而是随 ‘名利’
而来的无尽的 ‘虚荣’ 和 无限的 ‘欲望’ !

Anonymous said...

刚拜读了 ‘新国志‘ 的 “新加坡与中国交换生命碎片” 一文,其中一段:
‘..... 新加坡的拓荒先锋都是十九世纪闽粤两地的低层农民,目不识丁,
为生活窘迫,千里下南洋,而留守中原的则是社会精英,一时俊彦都
比较聪明,新加坡可以成功,因而中国将来肯定会发展得更好。.....’
根据历史,从1718到1769的50年间,超过2/3的英国罪犯被放逐到美洲。
(注意:在17至18世纪早期英国只拥有美国那块的殖民地,加拿大那块
地方当时还是法国人的)
1783年英国人被 ‘自己’ 人武力驱离,‘美国’ 宣佈独立建国。
从1787年起英国将罪犯及其家人放逐到澳洲直至1820年,英国政府才
改变过去以流放罪犯为主开发 澳大利亚 的政策。
虽然美国与澳洲在数百年前是 英国 流放罪犯的地方,何曾看当今的
美国与澳洲领袖 ’妄自菲薄‘ 以 罪犯 的后代自居?
相反的,大家 ’心照不宣‘ 的是 ‘大英帝国’ 今天就是 ‘美利坚合众国’ 的 ‘跟班’!
大家看到的是大批的英国人为了更好的生活与前途 而申请移居澳洲!
罪犯 或 农民 的后代 ?怎麽了,只要我没有忘本,只要我奋发图强,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N年之后,一个成了世界超强最大经济体,
一个成了全球最宜居的国家,吐气扬眉!
回看 新加坡 与 中国,你说呢 ?

Anonymous said...

电影 “狮子与我” 阐述了一头狮子作为宠物与曾经救它的主人互动的深情故事。
话说有个 ‘富二代’ 养了一条名种大洋狗,它体型庞大臃肿,每天 ‘富二代’ 遛狗
时 总是对大洋狗 ‘夸奖有加’,久而久之 ‘大洋狗’ 也 ‘骄横跋扈’ 目中无 ‘狗’。
一天,‘富二代’ 例常溜狗时看到了路边有一个老头,身边还趴着一隻大狗,但是
大狗虽然体型也大,但 目光呆滞,身上的毛发稀疏。
大洋狗看到了这隻貌似 ’落魄‘ 的大狗,显得异常冲动,得势不饶 ’狗‘ !
‘富二代’ 于是向老头提出挑战让他们手上的狗 ‘决斗’ 声明 ‘大洋狗输了给三千
大狗赢了给五千’ ! 只见老头 ‘不假思索’,当场接受 ‘挑战’。
令 ‘富二代’ 意外的是两隻狗狗一交锋,大洋狗不但迅速败下阵来,眼神中更充满
了恐惧,再也不敢 ‘趾高气昂’,更不敢嚎叫。
‘愿赌服输’,‘富二代’ 不得不当众拿出三千块钱给老头,在老头算着钱的时候,
‘富二代’ 郁闷之极 低声下气 地问道:‘大爷,敢问你养的是什么狗,我的狗怎么了.....’
老头笑着答道:决斗之前,它只不过是一隻正在打着瞌睡的 ‘睡狮’ !

Anonymous said...

刚拜读了 《否极泰来”》的一篇文章:“李显龙是李家的悲剧,更加是党国的悲剧”,其中一段
‘.....纽西兰总理阿德恩再度当选,人家有没有像我们这样的培养,制造机会给执政党,还是
依靠真本事打天下。恭贺之余有没有自觉惭愧,薪金最高,表现却大不如人 .....’
阿德恩是今年 ‘诺贝尔和平奖’ 的最终318名候选人与机构之一,李显龙与阿德恩在去年的薪金
差距可从上面1May2019的评论中得知。与 新加坡 最大的不同是 纽西兰 从来没有,也不需要
’资政‘,因为总理就必需要有 ’独当一面‘ 的能力!
另外一个最大的不同的是 纽西兰 实行 ’比例代表制MMP选举制度’,国会议席根据各政党在大
选中所获得的票数多寡按比例公平分配,与 新加坡 一面倒的所谓 ’集选区‘ 不可 ’同日而语‘ !
此外,新西兰 公民与永久居民 享有免费但一流的专科,手术与医院服务,给予待业与弱势者的
各项福利,所有合法居住10年以上的老人65岁起政府便给予优厚的 ’养老金‘,这都是 新加坡
所没有的。
新西兰与丹麦在2020年被选为全球最清廉的国家。
新西兰护照也在2020年刚被单独推举为全世界最强护照。
久居新加坡是无法想象纽西兰的怡人气候,‘桃李争春’, ‘秋枫冬雪’,
‘天蓝蓝 野茫茫 风吹草地见牛羊’ 的写意!

Anonymous said...

强中自有强中手
能人背后有能人

春风得意时的浪子回头金不换
穷途末路时的认错悔改最虚伪

Anonymous said...

今天读了《白马非马》的 “是鬥争?是恋栈?贾古玛嗆4G青黄不接的原因” 之后,
除了感动 还是感动,‘领导’ 为了 ’钱途‘ 与 ’国运‘,‘忧国忧民’,正是 ‘先天下之忧
而忧’,当然了 ‘领导’ 在问题重重的当儿却 心情忐忑’ 地领着全球最高的 ‘俸禄’,
充份发挥 ‘先天下之乐而乐’ 的 ’精神‘ 也不得不令我佩服得 ’五体投地‘ !
我忽然想起了中国清朝 赵翼 诗中的一句名言:“江山代有才人出 各领风骚数百年”。
也记得当代的一句名言 “长江后浪推前浪 一代后人胜旧人” !
看看澳洲,看看新西兰,看看加拿大,看看中国,......,甚至看看今天 ‘如火如荼’
正在进行中的美国大选,无不一夜 ’变天‘,’人算不如天算‘。
古往今来 ’有人辞官归故里 有人星夜趕科场‘
担心 ‘大统’ 凋零,忧虑 ‘领导’ 无人,‘杞人忧天’ ?‘吹皺一池春水‘ !

Anonymous said...

“越南经济一家独赢 或跃升东盟第四大经济体” 是香港雅虎新闻网的头条新闻!
文中指出 ‘越南新冠感然病例累积僅约1300例,.... ,果断抗疫获得 IMF 赞扬’。
根据 IMF 预测,越南今年全年经济将录得1.6%的正增长,明年更会强力反弹,
增长达6.5%,而这些预测数据相对今年新加坡和马来西亚GDP或下滑6%,泰
国大跌7.1%等,可说已经是一家独赢,IMF更预计越南名义GDP或将超越新加
坡等国家,在东盟10国中排名第四,僅次排名第三的菲律宾,跃升东盟第四大
经济体。正如文中指出,今天的越南早已不是 ‘吴下阿蒙’。
我不禁好奇,敢问昔日之 ’小虎‘ 与 ’小龙‘ 今何在?
是 ‘十年河东 十年河西’ ?是 ‘时不我予’ ?究竟谁会笑到最后 ?
领高薪者果真是能 ’逆流而上 力挽狂澜‘ 创造有利时势的人才 ?
事实不是已经明明白白地摆在眼前了吗 !?

Anonymous said...

深受上文中的有关 吴作栋 的 ‘思维模式的认知与 X 才论’ 所感动,
中华5000年文化博大精深,就一个 ‘富’ 便包含了无限的哲理。
将 ‘富’ 字壹拆为三 :
盖头好像壹顶乌纱帽,下面壹块田,中间壹张口。
这就是说要致 ‘富’ 不离三条途径 :
或者为 ‘官’,或者买 ‘田’ (置业),或者作那吃人不吐骨头的 ‘口’。
古人云:‘为富不仁 为仁不富’,你说呢 !?

Anonymous said...

今早看完 《新国志》的 “风化腥味败坏校风 国大该为校誉加把劲”,我笑了,我苦笑!
很简单,‘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做不到 ‘修身 齐家‘,又如何有脸
’高高在上 占着茅坑不拉屎’,遑论 ’治国 平天下’!全国最高学府 ‘不过尔尔’ 乃意料中事。
我不知道 文中所谓 国大的名声 ‘好不容易’ 晋升到今天亚洲数一数二 有何依据,但也正
如文中指出 新加坡从未出过 诺贝尔得奖者,可是看看根据维基百科到2017年为止,
亚洲获诺贝尔得奖者:东帝汶2,以色列12,日本26,巴基斯坦2,印度10,缅甸1,
越南1,南韩1,中国(包括香港与台湾)8, .....,‘亚洲数一数二’ 直往自己脸上贴金还
轮不到新加坡吧?!
该文最后一问:凡我校友能不痛哉!? 凡我国民能不糗哉!?
我非毕业于 ‘新大’ 也从未在 ‘国大’ 就读,数拾年前渣打银行与星展银行却都赐予我
NUS毕业生才能持有的NUS金色信用卡。
我从来就没有答应,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身不由主地成了 ‘新加坡公民’。
对意料中事,我真的不 ‘痛’,我真的不 ‘糗’,因为我早已摆脱这一切,早已麻木,
甚至遗忘,冷眼看天下,除了有趣,还是有趣!

Anonymous said...

去年底新西兰大选之后的新内阁由毕业于新西兰怀卡多大学大众传媒学位的
Jacinda Ardern蝉联总理,持有奥克兰大学人类学与毛利事务发展硕士学位的
Nanaia Mahuta出任外交部长。
令我刮目相看的是一位自幼在新加坡生活与受教育的印裔,后来留学新西兰,
2006年毕业于新西兰梅茜大学,2011年考获威灵顿维多利亚大学
Development Sutdies硕士学位的Priyanca Radhakrishnan获委为就业,
社区发展与少数民族部长。
这3位伟大的女性都没有离开过新西兰深造,她们的学历也不是什么显赫的
‘专业’,她们领的薪水与新加坡的领导有着 ‘天渊之别’!
然而不论你从那一个角度来看,新西兰有那一方面不如新加坡?

Anonymous said...

话口未完(粤语),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刚刚宣布 2020
年度 全球清廉指数(CPI):新西兰与丹麦 并列 2020年度全世
界180个国家与地区之中,“最廉洁的两个国家”。
在过去的9年,新西兰的排名与丹麦和芬兰始终傲视全球。

就在同一天 2020/1/28 澳洲智库Lowy Institute公佈 了针对全
球98个国家与地区的 ‘应对新冠疫情表现指数
(Covid Performance Index),新西兰 被评为 ‘全世界抗疫最富
成效的国家与地区 !



Anonymous said...

还忘了在 2020/12/18 美国Cato Institute 和 加拿大Fraser Institute 共同发布的
‘人类自由指数(Human Freedom Index)新西兰 被指为全球162个国家与地区
之中人民享有最高自由度的国家,没有之一。

Anonymous said...

多年生活在 ‘异常不稳定’ 的西方国家,今年不知明年事,国家领导如
‘走马灯’ 似的在每一次大选之后 ‘有人辞官归故里 有人漏夜趕上朝‘。
遥望故国历代领导虽然 ‘再三真诚‘ 地表达 ‘选贤任能’,‘力竭声嘶’ 地
天天忙着 ‘栽培新秀‘ 努力 ’提拔’ 新人,然而 人民的眼睛是 ‘雪亮’ 的,
群众 ’坚信‘ ‘稳定’ 压倒一切,人民高喊 ’万岁 万岁 万万岁‘ 的呼声 ’响
彻云霄‘,顺民意,应天命,不正是 ‘民意所归’ 吗?阿门!

Anonymous said...

“薪金架构将部长的薪金与全国最高薪水的四个行业的专业人士挂钩”
庆幸的这裡是那麽一个世界地图上也找不到的小红点,如果是美国
‘有样学样’,美国总统与部长想不成为世界首富,难!
事实真相是,没有人担心找不到人出任部长,‘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不知多少人打破头争着提名竞选总统。然而,要成为世界首富,则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
却一不可!比成为总统更难,难若登天,因为全世界的部长与领导
数也数不清。
水至清则无鱼 人至察则无徒。

Anonymous said...

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是美国(应该说是全世界)知名的成功企业家,高中时就在电脑程式语言方面展现了天赋,
申请大学时同时向三间大学提出申请:去耶鲁从事政治研究,去普林斯顿为了当电脑工程师,去哈佛钻研数学。
结果他被这三间长春大学同时录取。在哈佛他发展出自我的学习模式,只上自己没有修过的课程,只听自己兴
趣的课。1975年春天完成大二时便离开哈佛,1976年春天又回哈佛多念两个学期,但始终因学分不足而未能从
哈佛正式毕业获取学位。也因此比尔盖茨曾被 ‘拒绝’ 出席参加哈佛大学毕业同学会的活动。2007年中比尔盖茨
受邀回哈佛接受特别颁予他的 ‘荣誉学位’。在颁授 ‘荣誉学位演讲时他对着听众席上的父亲说:“今天这一刻我
等了30年,爸爸,我曾对你承诺过,我总有一天会拿回我曾失去的哈佛学位”!
成功绝非偶然,如果当年 比尔盖茨 当个 ‘乖孩子’ 遵父命 照传统 地念完 哈佛,失去了 ‘千载难逢 稍纵即逝’ 的
创业契机,他会以后从1995至2007连续13年成为 ‘福布斯’ 全球首富(没有之一)吗?还会有今天的傲视全球精英
的 ‘微软’ 吗?只有大学毕业才真的是 ‘人才’ ?别忘了 比尔盖茨 奋斗成功时并不持有大学学位,大学学位对他
只不过是 ‘锦上添花’,不至于使他的父亲 ‘遗憾终生’ 的点缀吧了!
是的,作为一个曾经历社会(对华校生)不公,万众唾弃的次等公民,我深深了解 比尔盖茨 作为父亲的无奈!
我不会忘记我那在这里作为 ‘大状’ 的儿子某天邀请我和老婆大人到法院旁听他的一宗官司,眼看他在法庭
上 ’引经据典 字字珠玑‘ 的雄辩,我想起了当年 ’郁郁不得志‘ 的我,我的眼框充满了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