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1, 2018

中秋节 Mid-Autumn Festival

中秋月饼


那些年,中秋节是 “大日子”。冬至除夕农历新年元宵节之外,就排到中秋节了。这些节日,都跟团圆、月圆有关。一家人趁着节庆开开心心地团聚,品尝平时难吃到的美味佳肴。尤其是月饼,一年就那么一回,叫人引颈期待,望穿秋水待明年。有期待,有满足,再期待中,我们已经走入不同的时代。

以前流行“挤文化”,仿佛不挤就抢不到先机,所以买月饼也不排队,大家亲密地“勾肩搭背”,挤得臭汗淋漓,无非是为了买几盒月饼回家。

(大中国饼家:传统老字号月饼)

大坡的大同、大中国、大东和南唐月饼都很受欢迎,其中大东和南唐茶楼干脆在中秋节前一个月停止三盅两件喝早茶和午市生意。每当经过小坡,总不会错过皇后酒楼那灯光耀眼的“皇后月饼之皇后”。皇后酒楼是中央图书馆大厦的现址。

(皇后月饼之皇后。图片来源:互联网)

大东茶楼的东主梁少逵曾经告诉我,表面上月饼生意十分疯狂,实际上利润不多,因为必须牺牲平日的茶楼生意,多付头手一笔薪水。此外,整个厨房都起早摸黑,实行轮班制,还特别从上海采购好的莲子回来自己做莲蓉,这些都是外人看不见的成本。

那时候的月饼馅料主要是莲蓉和咸蛋黄,也有豆沙和五仁月饼。五仁指的是杏仁、核桃、花生、芝麻和瓜子。二三十年前,新加坡经济欣欣向荣,大酒楼还推出深受欢迎的“七星伴月”呢!

现在月饼的品牌多了起来,为了争取顾客,纷纷费尽心思,出奇制胜,月饼多样化了。各式各样的冰皮月饼不在话下,此外有红枣月饼、芋头月饼、绿豆蓉月饼、黑芝麻月饼等,有些月饼里还放干贝、金华火腿和肉干。

不过,我们吃到的“手工月饼”越来越少,一些传统老字号还会坚持自家的品味。本地的大酒店要聘请手艺了得的传统手工师傅来制作月饼不容易,导致月饼也走上生产线,再根据商家的需要打模。新传媒报道位于阿裕尼4道的月饼生产商“老字号”在近几年来,每年生产超过65万个月饼 [1]。新加坡的市场有限,可能我们所吃的,多数来自同一个中央厨房。月饼品质是统一了,但失去的是各家展现特长,为客人做好独家美食的家传秘方。

(现在市面上的月饼多样化,但可能多数来自同一条生产线)

庆中秋


那些年的农历八月十五晚,华人家庭准备了丰盛的礼品来拜“月光”,有好吃的总忘不了拜祖先,获得祖先的祝福。桌上有酒有茶,还有月饼、芋头、菱角和柚子等。最开心的一刻,就是仪式结束时拿起刀子切月饼。

(菱角、芋头)

中秋节少不了一年一次提灯笼。当年没有电子灯笼,小朋友提的除了现在还看得到的传统纸灯笼外,还有以竹枝、铁线制作骨架,贴上七彩透明玻璃纸的红灯笼。这些早年流行的手工灯笼靠的是设计的巧思和手艺。小朋友组成大队,提着灯笼穿街走巷,为长大后的自己制造童年的回忆。若是乡间,走在没有路灯的黄泥路上,烛光一晃一晃的,照亮了夜空也照亮了笑脸。

月光下大家都不免感性一些,边走边唱歌,打造融洽温馨的中秋氛围。 有时候灯笼着火了,小朋友就会嚎啕大哭,伙伴们必须千方百计,让他破涕为笑。年少时不明就里,长大才明白,这就是人情味。

中秋佳节,相信大家都喜欢吃应节的柚子,本地最流行的是香甜多汁的怡保柚子。剥开完整的柚子皮,用小刀在柚子皮上划出几个通风口,把一支小蜡烛放在里面,用绳子把柚子穿起来,自制灯笼做成了!

(香甜多汁的怡保柚子)

传统灯笼费时费劲,可能连手工钱都赚不回来,这门传统手艺成为消失中的行业。

这些年的中秋月依旧一样圆,不过斗转星移,已经从过去民间自发的中秋情怀变成组织性的活动。譬如今年政府就在滨海花园摆放花灯,一些传统会馆社团发起中秋庆祝会,晚晴园举办“ 知己比邻庆中秋”、牛车水中秋亮灯等来维系传统。


(传统与现代的中秋节灯笼)

中秋节的典故 嫦娥奔月


中秋节和其它传统节日一样,都是经过多年的发展逐渐成形的。追溯起来,《周礼》已记载了“中秋”这个词汇,原来古代帝王有春天祭日,秋天祭月的礼制。到了唐朝,《唐书·太宗记》记载了“八月十五中秋节”,繁华盛世推广了民间祭月的风俗。

中秋节的传说是非常丰富的,嫦娥奔月、吴刚伐桂、玉兔捣药之类的神话故事流传甚广。中秋传说中,最浪漫的莫过于嫦娥奔月。唐朝李商隐的《嫦娥》名句“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显然那个时候的传说是嫦娥犯了错。

相传远古时候天上有十个太阳,晒得庄稼枯死,民不聊生。后羿登上昆仑山顶,一口气射下九个太阳,并严令最后一个太阳按时起落,为民造福,后羿因此受到百姓的尊敬和爱戴。

接着下来的奔月情节有多个版本,譬如嫦娥成仙心切,偷吃后羿的不死药,身子竟然轻飘飘地升天;后羿的门徒蓬蒙心术不正,想偷食灵药,嫦娥无奈将灵药自吞。流传最广的是后羿越来越暴虐,盗取了王母娘娘的不死药,他的妻子嫦娥怕他长生不老,老百姓受苦,于是偷吃了仙药,孤独地飞上月宫。百姓知道嫦娥奔月的消息后,纷纷在月下摆设香案,祈求吉祥平安。从此,中秋节拜月的风俗便在民间传开了。

中秋节的典故 吴刚折桂


关于中秋节的另一个传说:相传汉朝的吴刚跟随仙人修道,在天界犯了错误,被贬谪到月宫砍树。月亮的广寒宫前的桂树有五百多丈高,枝叶繁茂,吴刚一个人拿着斧头砍伐它。但是每次砍下去之后,树干又立即合拢了。几千年来,这棵桂树就这样随砍随合,吴刚天天都做着徒劳无功的苦差使。

中秋节的典故 - 朱元璋与月饼起义


人逢喜事精神爽,月到中秋分外明。月饼是中秋节的传统食品,圆形的月饼象征团圆,反映了人们对家人团聚的美好愿望。

中秋节吃月饼的起源众说纷纭,有一种说法是源自唐朝。八月十五当日,唐高祖李渊举起圆饼邀月,以后就有了中秋节吃圆饼的习俗。到了唐玄宗的年代,唐玄宗和杨贵妃吃饼赏月,杨贵妃举头望明月,随口吐出“月饼”二字,以后“月饼”开始在民间流传。

元朝末年,人民不堪元朝的劳役负担,纷纷起义。朱元璋的队伍相约在八月十五举行起义。为了避免走漏风声,军事刘伯温令属下将起义的纸条藏在月饼里面,再派人传送到各地的起义军中。到了八月十五,起义军势如破竹,大获全胜,最终推翻了元朝。为了纪念起义胜利,人们在中秋节当天都吃月饼,形成民俗。

中秋节的内涵


半世纪前太空人已经登陆月球,在月球上迈开的一小步,是人类探索宇宙的一大步。古人有关月亮的想象,同样蕴藏了探索太空的精神意义。月球上没有嫦娥和吴刚,可能他们移民到更远的地方了。

至于月饼的近代史,还包含了不畏强权,争取正义的内涵。

新传媒的嘉仪跟我分享了她的看法:“我觉得年轻人会逐渐忘了这个传统背后的意义和文化。我身边朋友的家庭以及自己的家庭不注重这个节日。小时候还会提灯笼,长大后就没了。家里人也不会特地说要吃饭或吃月饼赏月的。很多年轻人都忙于工作等等一些有的没的的事情,不会特地抽空庆祝吧。除非家里人规定一定要回来吃饭,那没办法。不过说真的,我自己都不是很了解这个节日的典故。”

(叶耀宗的壁画:从前的中秋节是民间自发的节日,蕴含着团圆珍惜的内涵)


我觉得找回节日的内涵很有意思,但现在的“节日”比以前多了,譬如情人节、圣诞节、母亲节、父亲节等。这些商家炒起来的节日取代了传统节庆。孝敬父母不应该是一年一天,对情人好一些,每天都是情人节。我更希望商家将那许多“一年一次的活动”保留给传统节日,传播文化传承的意义,而不是停留在月饼促销,将中秋节变成 Moon Cake Festival(月饼节)。

(广惠肇留医院的义工为病人制作的灯笼,点亮一盏灯,温暖一颗心。图片来源:刘木财)

注[1]:8频道:本地月饼从何而来?“老字号”月饼供应商公开生产过程。2016915

相关链接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记得长輩当年教我的一首童谣,在她离世之前,她也教会了我的孩子:

八月十五是中秋,有人快活有人愁,
劏鸡刹鸭炆莲藕,有钱人家吃月饼,
无銭人家吃芋头,幾家夫妻同聚首,
幾家飄零在外头,幾家欢笑幾家愁?

今天这裡,我无法把这首歌往下传承,因为客观条件完全不同,更
重要的是孩子们无法理解当年父輩生活的社会是如何的不公平,如
何的不合理。
数十年前,轻狂无知的我曾经应允老婆大人以后每年中秋节一块出
外赏月,果然我一直履行我的承诺。移民之后我们完全做不到了,
因为在这个时节,这裡夜间的室外气温不到10摄氏度,........
这边的华人他们在这个时段所真正筹划庆祝的都以 “拾壹” 国庆为主,
中秋节为副,各大城市的盛大庆典上都看到这裡的总理,部长,
市长与中国大使或领事亲临出席,发表讲话。
本世纪初的某一年老婆出国旅游,我陪邻居出席庆祝会,那一天吃了
‘无数’ 的莲蓉蛋黄月饼,是我生平第一次以 ‘月饼’ 轉餐,值了!饱到
我无法忘怀,真正发挥了 ‘怕输’ 精神,不是吗?

....... said...

我记得在伦敦度过数个中秋节,虽然秋高气爽,但整体气氛还是较淡。
“八月十五是中秋”的童谣很有意思,谢谢分享。

Anonymous said...

中秋节在伦敦该是秋高气爽的时节,然而自小在长年皆夏的新加坡长大,
我当年真不知 “秋” 是什么。
直到我移居到这里我才对 “中秋” 有不同的 “认知”,在新加坡生活的年代,
除非下雨,我每年中秋夜都与老婆大人到植物园 “赏月”,但这裡却是
Mission Impossible,因为晚上室外气温不到10摄氏度,今年中秋节的白天,
这里还下起雪来,窗外紫桃白李在雪中争春盛开,人间仙境,难得一见。
中国CCTV今年在中国尼山,马来西亚吉隆坡 与 澳洲雪梨 三地主办的
“秋晚” 在这裡LIVE现场直播,还是挺令人感动的。
这裡看不到菱角,看不到芋头,看不到柚子,看不到猪笼饼,也看不到花灯,
我这裡看到得只是各种各样的月饼,有本地的,也有来自香港,澳门 或
马来西亚的,可是价钱绝不便宜。真不是普通收入家庭所能负担得起的。

Anonymous said...

看完了 《潘耀田博客》的 “旧时月色” 才意味到一年一度的 ‘中秋节’
已 ‘迫在眉睫’,看到了市场上充斥着来自香港,澳门,马来西亚 和
一些本地制作的月饼(唯独还看不到新加坡的品牌),才感受到
‘岁月催人老’,春风秋雨又一年!
记得去年农历八月十五当天下午,看着白皑皑的飘雪,加上屋外
院子百花盛开,尤其满树紫红的桃花 与 纯白的李花 满园 ‘春’ 色,
令人陶醉。
查了一下今年9月12日中秋当天的官方天气预测,又是一个雨雪天,
晚间气温8摄氏度左右,多期待一个 ‘花好月圆’ 的中秋夜,但在这裡
多年来却无法看到中秋的冷月,也许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天下本就无不散的宴席,人生本就充满了 ‘惊喜’,在这 ‘天涯海角’
我祝愿所有的 ‘有缘人’ 健康长寿。
眼看无限美丽的夕阳云彩,享受美好黄昏的愉悦,中秋快乐!

Anonymous said...

又是一年一度中秋佳节,今年的农历中秋与十一国庆喜相逢,照往年的 ‘惯例’理
应大事庆祝,但是世界各地依然笼罩在Covid-19的阴影之下,人与人之间不得不
保持 ‘距离’,‘手臂互碰’ 取代了握手与拥抱,人人蒙面而失去了 ‘庐山’ 真面目,
令人 ‘啼笑皆非’,往年的 ‘庆中秋 贺国庆’ 聚宴也似乎一切从简,甚至被遗忘了。
刚与老婆大人走到花园 ‘赏’ 了一轮清明寒月,万里无云,冬末春初,今晚的室外
温度僅7摄氏度。我们这里没有我童年时的走马花灯,没有菱角,没有芋头,
没有柚子,......
由于疫情的关系,今年来自香港与澳门的月饼也少了许多,我们吃了月饼,
回到屋内,聊着40多年前中秋节的往事与承诺,一切如幻却真,与往年一样,
我们等着今晚午夜过后(在 洛阳 主办)的 ‘央视秋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