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8, 2020

新冠肺炎(Covid-19):让我们认识自己

源自武汉的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引起恐惧和焦虑,大大影响正常作业,譬如中国武汉农历新年前“封城”,各地小区实施出入限制,春节后回到北京的人士必须隔离两个星期,各大城市正在面对复工复产复市的困境等。

新加坡是个开放式社会,2019年的中国客为320万人次,约占总游客量的五分之一;樟宜机场每80秒就有一架飞机起降,风口浪尖上,自然容易受到疫情的冲击。今年出席新春团拜时,身体健康,出入平安的贺语已经取代过去的恭喜发财,财源广进。

最新的新冠病毒研究提出蝙蝠中的菊头蝠最有可能是源头。由于武汉疫情暴发时值冬季,菊头蝠正在冬眠,蝙蝠直接感染人的可能性不高,穿山甲可能是传播路径的中间宿主。虽然病毒的传播链依然处于推测阶段,野生动物身上带着多种病菌,它们可以百毒不侵但人类不行,因此禁止野生动物交易与禁食野味是合理的结论。


民间面对疫情的反应


危机爆发初期,人们面对无知数,反应过敏是常态。经历过二战或上世纪60年代中叶和70年代初缺米困境的老人家,有些依然刻骨铭心,在家里存放应急的米粮

许多现代的本地家庭三餐都在外头解决,2020年2月7日看到橙色警戒,不清楚什么回事,于是以讹传讹,掀起星期五元宵节前夕至星期天连续三天抢购食物与日用品的局面,商家来不及上架,形成貌似全国缺乏物资的假象。经过一个周末,民间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当然也可能是该买的都已经买够了,不需要在短时间内补货。如果几天时间就将情绪稳定下来,我觉得对广大民众而言,这个心理调整期是挺快速合理的。

话说回来,那个周末我自己老神在在,以为一生经历过多场硬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见多了,决定以不变应万变,谁知道米缸快见底的时候竟然买不到米,还好有米粉取代。


(2020年2月9日星期天晚上某超市,空架子来不及补货。)

2月9日星期天早晨八点,因新山的文物馆项目而去了对岸一趟。开车越过长堤,两地关卡特别顺畅,平时这个时段拥堵两个小时的常景消失了。

绕到Jalan Sutera 3 的陈记(手工)西刀鱼丸,“包下”空荡荡的全厅,老板陈先生用心地做好清甜的西刀鱼酿豆腐,再三嘱咐我要趁热吃,40年的功力可不是混出来的。言谈间了解到一贯的新加坡客和当地的老饕都闹失踪了,他在新加坡打工的女儿周末回到新山,宁愿关在家里吃快熟面,怕在外头感染病毒。


(新山的陈记(手工)西刀鱼丸:往日的老饕都因疫情而暂时失踪了。)

享用美味的早餐后前往Mid Valley Mega Mall,在二楼的咖啡馆进行四人会议,三名当地人都戴上手术口罩。我打趣道,既然他们都戴上口罩,避免将病毒传染给我,我感到很安全,所以无需多此一举。

会议过后在这家霸级购物商场换个地方独自用餐,顺便观察一下稀疏的人群,发现有约一半人戴着口罩,原因是新山已经有两起确诊病例,源头跟在新加坡君悦酒店(Hyatt Hotel)进行的国际会议有关。商场内的商家都挂上“Masks sold out”的牌子,跟新加坡的情形一样,口罩都被抢光了。至于底层的超市Village Grocer,架子的货物充足,并没有出现民众抢米囤粮的情况。

接下来几天,搭乘地铁去了两趟牛车水,非繁忙时间牛车水地铁站与周边常见的老人家聚会都不见踪影了。

2月15日星期六晚上到星耀樟宜(Jewel Changi) 走走,在那儿走动或进餐的人士不多,门前冷落车马稀,城市生活难得有这样的个人空间,但也凸显商家生意量不足的困境。星耀樟宜给予业者一半的租金回扣,为期三个月,那是人性化的做法。


(星耀樟宜:疫情冲击下人群稀稀落落,人面不知何处去。)


危机暴露人性


危机下所展现的是人的心理素质,也是让我们认清自己的最好时刻。

2003年沙斯与2009年H1N1流感疫潮期间,我都在国防部工作。国防部是新加坡最主要的政府机关之一,除了全职的制服与非制服人员,还有数万名后备军与尚未成年的国民服役军人,不论是在军营或野外集训,或是同一条船上出海巡逻,同袍之间都无法避免长时间紧密接触,迅速建立起防疫机制成为当务之急。2003年还遇上海军的英勇号跟商船相撞事件,许多后续工作必须同时进行。在这种情形下,最主要的是对彼此的责任与互信。

想起2016年看过的韩国片《尸杀列车》(Train to Busan)。《尸》以活尸(zombie)为题材,刻画人为疏忽所导致的病毒,使遭感染的人变成活尸。被活尸咬到的人也变活尸,传播速度非常快。韩国陷入危机,只有釜山的情况受到控制。

金融证券经理人硕宇忙于工作导致离婚,也忽略了跟着他的女儿秀安。秀安思念母亲,说出最想要的生日礼物是去釜山找妈妈,硕宇不得已带着女儿乘搭前往釜山的死亡列车。这趟看似单纯的旅程,却成为逃离地狱的最后机会。

乘客在丧尸袭击中求生的故事固然是影片吸引人的环节,更叫人回味的是探讨人性的画面。在最危急的时候,个人的形象无法再包装,那是真正的人性流露的时刻。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新冠肺炎传播到世界各地,武汉民众是不知情下的受害者,却背上千夫所指的压力,说起来也真冤。还好,提供援助,说些鼓励的话,为民间送暖的好人还是大有人在的。

本地的朋友圈中,多数淡定从容如常过活,有些避免不必要的应酬,在家享受天伦。中国移民朋友中,有人理性有人焦虑,但负面情绪的传播速度广,将积极面对生活的正能量都踢翻了,整体的感觉是微博圈可能是最大的恐慌源。这组人以“祖国”为楷模,认定新加坡必须像中国那样全面封城,由此衍生出批判本地的防疫策略不足,揶揄新加坡有佛性、听天由命、变成第二个武汉等,甚至出现新加坡政府草菅人命、无能、无作为等冷嘲热讽,造谣生非的言语。

后来微信圈有篇文章比较中国与新加坡国情的异同,说出新加坡是个国际社会,封城等于封锁经济,而且疫情受到严密监控之类的公道话。上世纪90年代的技术移民李叶明于2月16日发表《来点实际的!我为什么对新加坡有信心》,分析自己从担忧到恢复信心的过程,因果关系浅白明了。虽说公道自在人心,微信群听不听得进去就不得而知了。


国家兴亡 匹夫有责


就全中国包括特区在内,香港的信息度最透明。新加坡跟香港同为国际都市,监控疫情的大方向大致相同。当中国还在支吾疫情的时候,新加坡已率先于2020年1月3日采取2003年沙斯时期的防范步骤,包括在樟宜机场设立体温检测站,对从武汉飞抵新加坡的乘客进行体温检查。

鉴于新冠肺炎在中国当地和境外的病例持续增加,加上根据过去十多年的经验,新春期间的人流量预料会激增,1月22日起所有从中国抵新的乘客在樟宜机场入境时接受体温检测,并分发给他们相关的健康告示传单。

1月28日起,不论任何国籍人士,在过去14天曾前往中国大陆的学生和学校职员、医护人员与乐龄护理人员,回返新加坡后必须强制申请14天缺席假。

1月29日起,禁止14天内曾前往湖北的旅客及持有中国湖北签发护照的旅客入境或转机。

2月1日晚上11时59分起,从中国大陆入境的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和长期准证持有者,仍能入境新加坡,但需要申请14天的“缺席假”。新加坡政府也暂停签发各种准证给中国的访客,之前签发的短期签证和多次入境签证也会被撤销。缺席假是没有法律约束力的。

2月18日晚上11时59分起,以具法律约束力的居家通告(Stay Home Notice)取代缺席假,过去14天到过湖北以外中国地区的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长期准证和工作证件持有者将接获14天的居家通告,隔离期间不得外出。官方的说法是基于预料将有更多人从中国回返新加坡,相信另一个没说出口的原因是有些人申请缺席假后,除了不上班外如常外出,制造社区感染的风险,因此必须加紧防范。

新加坡所采取的,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每个人都必须承担社会责任的应对做法。


春江水暖鸭先知


1月23日,也是武汉宣布封城的时候,新加坡出现第一起确诊病例,病患来自山西,与家人从广州来到本地度假。其他许多不知道自己带着病毒的武汉游客,已经如往常的春假般飞往世界各地了。各地井然有序地采取相应国际卫生标准来控制疫情在社区传播的风险,比较戏剧性的反而是自己人窝里反的情况。譬如:

- 1月24日浙江人与武汉人因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同机(酷航)而掀起骂战[1];

- 1月27日上海人拒绝与武汉人于日本名古屋同机(中国南方航空)返回大陆[2];

- 2月16日河南郑州的公寓小区让小区业主投票表决,多数人支持不让住在这儿的医务人员进入小区,有业主甚至写道:“在医院工作接触各类病人,我是邻居坚决不能让入住。”[3]

上述是同胞歧视同胞的几起案例,“歧视”是中国内地官员与媒体率先启用的字眼。或许这样的语气重了些,“防范”应为较中性的词汇。虽然这些个案跟中国内陆与世界各地对湖北武汉所发出的爱心与鼓励比起来微不足道,但凸显出对立的情绪比恐怖主义更可怕,人情冷暖在“zombie”那一刻显露无疑。

如果在疫情面前,自己同胞都无法容忍对方,其他地区包括新加坡的少数人士,对返新的中国移民或准证持有者感到不自在,只是人性的自然反应,实际上多数本地人是明白事理的。可惜的是,本地人的善良却被视为理所当然,在微信圈里几乎不值一提。


为何现代移民磨合其路漫漫?


本地的新冠肺炎事件进一步证明移民社会磨合的重要性。上世纪40年代,父亲从中国南方漂洋过海来到新加坡,那时候的移民很快就适应本地生活,没几年就由新客变“老客”,投入时代的洪炉了。为什么有些现代新移民已经在新加坡生活多年,堪称“老移民”了,但还是保持着大陆公民的心态,对内地的关注远超过新加坡,甚至于不看本地新闻,而是通过微信圈来获取经处理过的片面信息?

约半年前,我跟一块儿徒步的朱女士在国家美术馆听过讲座后,到一楼的咖啡馆聊天。朱女士从北京移民到本地20多年,心思细腻的她早已觉察到上述现象。朱女士认为新移民若想真正共拥一片蓝天,唯有像早年离乡背井到新加坡打拼的先民一样,调整大国崛起的心态,走进本地人的圈子,感受在地社会的脉搏,否则至多只是在一个宜居城市赚钱过日子的经济动物罢了。

朱女士不代表新移民老移民说话,但她温文中肯的谈吐充满睿智,发人深思。不幸输入本地的新冠肺炎唤起人间百态,不禁叫人千头万绪,我们离同甘苦共患难的日子到底有多远?

[1]: 杨丹旭,“恐鄂”情绪大发酵,《联合早报》2020年1月29日
[2]: 上海游客拒与武汉游客同机 名古屋机场起冲突,《联合早报》1月28日
[3]: 让不让医务员回来 小区投票表决挨轰,《联合晚报》2月16日

注[2020年2月19日]:早报数码
(文 / 刘智澎 剪辑 / 林伟健 摄像 / 邝启聪编导 / 刘智澎发布 / 2020年2月19日 7:58 PM)

根据早报数码,来自中国山西的王先生是新加坡第一起确诊病例,他与家人从广州来到新加坡度假,感觉可能患上新冠肺炎,决定负责任而不要将疫情传给新加坡,在中央医院住了一个月,终于在2月19日康复出院。他表示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在国外过年,大年初一住在医院里。治疗期间连续三天呈阴性反应后,第四天又回复阳性,如此反反复复,直到完全痊愈。治疗过程最主要是个人心态,从酒店到医院,大多数人都尽忠职守,让他倍感安心。他觉得因为来了新加坡,让他侥幸“躲过一劫”,因为国内病人太多,情况复杂。可能这就是上天的安排。

相关链接
1960年代的“面粉运动” (Eat More Wheat Campaign)

16 comments:

郭 said...

二十年前有一位来新的学者说,他以为新加坡的华人都说华语,来了之后才发觉华人中有说英语的,华语的,方言的。如今又加多一批讲普通话的中国新移民;二十年后,讲华语和方言的相继消失,剩下讲普通话和本土懂少许华语的华人。
这些新移民在他们的专业领域确实为本地做出贡献,但如不想溶入本地社会反而会对我国的社会凝聚力有害。他们为赚钱而来,有一天也会为赚钱而离开。想想,还是我们邻国的华人最亲切,可靠。

Anonymous said...

郭君所言够起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新加坡时的少许回忆!
当时我有太多的机会接触来自香港与台湾的新移民,言谈之间他们也表
达了对新加坡华人之间的沟通用语表达了 ‘莫明’ !
他们直觉地以为年年推行的 ‘讲华语运动’ 说明了新加坡华人对普通话
的 ‘推崇’ 与 ‘认可’,但这完全与事实不符。
我向他们指出,通俗地引用香港的 ‘口头禅’,‘讲华语运动’ 的核心字:‘讲’,
就是得个 ‘讲’ 字(粤语),文雅一点去引经据典:正是 ‘此地无银三百两’!
大家终于 ‘明白’ 了,大家都发出了 ‘会心一笑’!
我这裡国内到今天没有任何确诊的病例,因此我不了解 'Covid-19' 是什么,
看到有人将这 ‘第一世界’ 形容为 ‘武汉第二’ 的 ‘假新闻’,也在网上看到了商店
内空无一物的货架,这‘人人自危’ ‘草木皆兵’ 的 ‘恐怖气氛’ 令人 ‘震惊’ 不已!



Anonymous said...

根据 Bloomberg.com 于 2020/11/24 报导
“The Covid Resillience Ranking
The Best and Worst Places to be in the Cororavirus Era”
其中列出了世界各国与地区的公共卫生系统在处理新冠疫
情各方面的控制与表现的排名:
1 新西兰
2 日本
3 台湾
4 南韩
5 芬兰
6 挪威
7 澳洲
8 中国
9 丹麦
10 越南
11 新加坡
12 香港
13 加拿大
14 德国
15 泰国
............




Anonymous said...

2021/4/27 《联合早报》的报导标题称 ‘新加坡超越新西兰登上彭博社全球抗疫排行榜第一’ !
2021/5/3 《联合早报》的报导标题是 ‘我国新增10起冠病社区病例,陈笃生医院成感染群扩大至35人’
一周之内竟有如此巨大的落差,天渊之别。
更令人不解的是根据当地最新的报导,新西兰近日已陆续开通了澳洲与邻近岛国的互相免隔离旅游活动,
航班与机场大部份恢复了往日繁忙的气象,长时期没有冠病社区病例的出现,日常生活已回复正常,就
算医院带mask的人也已凤毛麟角般稀少了。
究竟谁是真正的第一,我也懵了!你说呢

Anonymous said...

近日西方各国议会纷纷通过了谴责中国在新疆实行
‘种族灭绝’ 的行为,我感到奇怪的是这些支持动议
的 ‘国会议员’ 究竟有几位曾经亲身到过当地目睹种
种杀戮的行为?又或者带着 ‘有色眼镜 道听途说 人
云亦云‘?又或者手头上握有真凭实据?人证?物证
我甚至怀疑这些不分 ‘青红皂白’ 的 ‘权贵’ 是否能够
点出中国新疆究竟在世界地图的位置!?
‘指鹿为马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本就是西方无耻政客
的强项,君不见当年手握重权者年年到北京朝贡的
同时却指控国内从未到过中国的异议份子为 ‘共产
党’ 引用内安法无限期扣留。‘莫须有’ 堂而皇之!
令我不解的是据报印度的冠状病毒疫情再度恶化,
目前每天死亡人数达4千人,每天确诊人数高达
41.2万的记录,总冠病死亡人数超过23万,敢问这
种政府的不作为造成大量平民丧命算不算 ‘种族灭绝’,
西方国家为何 ‘视若无睹’ ?何曾听见一声的 ‘谴责’?
‘顾左右而言他 避重就轻’ 令人 ‘啼笑皆非’ !



Anonymous said...

问得好!“为什么有些现代新移民已经在新加坡生活多年堪称老移民了但还是保持着大陆公民的心态,
对内地的关注远超过新加坡,甚至于不看本地新闻而是通过微信圈来获取经过处理过的片面信息?”
我笑了,说穿了,这不就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吗?‘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怕不识货 就怕货比货’,
‘两害相权取其轻’,本地媒介的新闻与微信相比,谁比谁更假,谁比谁更片面,‘此地无银三百两’!
再退一步说,21世纪20年代已经跨步进入 ‘人工智能(AI)’ 的时代,要愚弄人民,要替人民洗脑,几
乎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mission impossible),打开天窗说亮话,谈何 ‘归属感’,公道自在人心!
画公仔画出肠(粤语),免了吧!

Anonymous said...

彭博新闻社于2021/5/25发表最新全球防疫韧性排名:
1 你新西兰
2 新加坡
3 澳大利亚
4 以色列
5 南韩
6 芬兰
7 挪威
8 丹麦
9 中国大陆
10 香港
其中指出 新西兰上个月痛失蝉联了5个月的冠军宝座后,本月重返第一。
新西兰几乎已完全根除Covid-19,人民生活如疫情前一般自由,唯一例
外是出国旅游。
病毒衝破台湾和新加坡严格边境防线,两国恐陷入新一波封城,解封循环。


Anonymous said...

“经济学人” 公佈了 ‘2021全球最宜居城市排行榜’ :
1 奥克兰(新西兰)
2 大阪(日本)
3 阿德莱德(澳大利亚)
4 惠灵顿(新西兰)
5 东京(日本)
6 珀斯(澳大利亚)
7 苏黎世(瑞士)
8 日内瓦(瑞士)
9 墨尔本(澳大利亚)
10 布里斯班(澳大利亚)
.....
据悉排名与Covid-19疫情的成功控制密切相关,根据统计
澳大利亚染Covid-19死亡者不足1000人,新西兰僅26人
去年排名居首的维也纳(瑞士)跌出前10名。

Anonymous said...

新加坡排名在台北(33)之后,位列34,表现 ‘差强人意’ !

Anonymous said...

刚读完 《白马非马》的 “自作孽”,其最后的结尾使我陷入了沉思!
‘感叹啊!民主啊民主 - 当人人手上那自以为神圣的一票在投入 “票
箱” 之后:是造福?是造孽?他可能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
呵呵!绝对都会是 “现世报” !
是造福?是造孽?的确没有人会事先知道,但是我知道在真正实行
民主(是国以民为主的民主,不是你是民我是主的民主)的制度下,
投下我的一票意味着我履行了作为公民参予决定谁在未来数年领导
国家的权利,造福也好,造孽也罢,国家宪法赋予国民数年之后再
次选举以决定现任政府的去留,在野党随时负起监督执政党并做好
可能接任下一任政府的准备,执政党必须处处以国家与人民的福利
为依归,否则国民可以通过下一次选举另选贤能。是造福?是造孽,
数年之后自有分晓。敢问没有了公正的选举,人民被无止境的奴隶
永不超生,这不是孽难道是福?
以一个国家主权不足,政府施政受限的台湾来阐述 ‘民主’,证明
‘民主’ 的 ‘罪过’ 与 所造的 ‘孽‘ 完全不能成立,以偏概全。
注意到上面评论提到防疫最成功,7个月内6次名列第一的新西兰,
正是一个实行 ‘比例代表制’ 每3年一次全国大选的公认民主国家,
而新西兰的最大城市奥克兰则于本月中被推举为 ‘全球最宜居城市’,
众所周知,新西兰气候宜人,国民安居乐业,享有一流的免费专科
与医院服务,政府给予的各种如待业,残障,学生午餐,.... 等等惠
民的福利,不论你认为这一切:政府不遗余力地讨好国民,说白了
不正是为了争取你手上的选票吗?是造孽?是造福?你说呢?!

Anonymous said...

对了,还忘了提醒 《白马非马》君,人民不但可以依法通过 ’选票‘ 以
’少数服从多数‘ 的原则决定国家领导,在真正的民主国家如澳洲(有3大
城市被列入全球最宜居) 和 新西兰(有2大城市被列入全球最宜居) 和
瑞士(有2大城市被列入全球最宜居) 等,她们还在决定攸关每一位国民
的重大事件立法之前举行 ‘全民公投’(Referendum)来取得真实的民意:
如选举制度与方式的改变,效忠对象如国旗国歌元首的改变,同性婚
姻与领养子女,安乐死合法化,..... 等等。
国家的权力操之在民错了吗?不通过选票?难道 ‘君权神授’?难道
‘枪杆子里出政权’ 让不学无术侥幸混得天下者无所不用其极世世代代
永坐江山?



Anonymous said...

只有通过真正法治与公平的选举才能够达至社会正义,
由选票导至的政党轮替方能实践人人机会均等,重要
的是每一任新民选政府上台后不但会重新捡讨前任政
府政策的延续或重新修正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前任
政府的任何 ‘任人唯亲’,‘利益收受’ 等不轨将会陆续浮
出水面并得以适当处理。只有通过民主选举足以达至
真正的 ‘选贤任能’,使国家 繁荣进步 朝气蓬勃。
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
绝对的腐败!
也许这就是你所谓的 ‘现世报’ ?!

Anonymous said...

彭博新闻社昨日发表了最新的全球抗(新冠)疫表现排名
Covid Resilience Ranking:
1. 爱尔兰
2. 西班牙
3. 荷兰
4. 芬兰
5. 丹麦
6. 阿联酋
7. 法国
8. 瑞士
9. 加拿大
10.挪威
11.比利时
12.捷克
13.奥地利
14.土耳其
15.德国
16.英国
17.沙地阿拉伯
18.瑞典
19.新加坡
20香港
…..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排名榜首的
新西兰这次大幅度下滑至38
38.新西兰
…..
51.马来西亚

Anonymous said...

《白马非马》之 ’新加坡仍有6万人拒绝接种疫苗,比尔盖茨笑说:也许应该考虑鞭刑‘
的最后问得好: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如果八方都有难 ….. 谁来支援呢?…..
其实摆在眼前的这6万新加坡人以 ‘沉默’ 的方式履行 ‘选择拒种疫苗’ 的 ‘自由’ 权利
何足挂齿,每天看到西方国家(如美欧澳纽等地)四面八方因此而爆发的暴力示威与军
警冲突,导致重大的伤亡岂非更 ‘匪夷所思’ ?如果 比尔盖茨 衷心地以为应该以欧美
澳纽所不齿的 ’鞭刑‘ 来对付这一小撮新加坡人的话,那麽他也应该恶补一下当年 ‘天
朝上国’ 如何为了 ‘长治久安’ 施行 ‘凌迟’,‘五马分尸’ 等酷刑来 ‘维稳’ !
毫无疑问,我 ‘支持’ 在这些西方暴徒身上使用这些具高度阻赫作用的极刑就好像
比尔盖茨 支持 ‘鞭刑’ 一样,我们同样都是发自 ‘真心’ 的最 ‘诚挚’ 的 ‘肺腑之言’ !
我们都说了真话,至少有 ‘你’ 相信了我们 !Amen !

Anonymous said...

屁兒凯子 也许对当年新加坡拒绝美国总统的 ‘求情’: 美国籍 ‘涂鸦犯’
不得不在新加坡接受鞭刑, 却履行对英国政府的 ‘承诺’: 英国籍 ‘抢
劫匪’ 得以在新加坡 得到 ‘特赦’ 完全免受法庭判定的6下鞭刑而
‘耿耿于怀’,以至于 ‘笑’ 称应对数以万计拒打疫苗的新加坡人施以
‘鞭刑’ 这种 ‘下三烂’ 的 ‘精神胜利法’ 来自high !
也许他忘了作为世界首屈一指 ‘艳名远播‘ 的 ’fine country',除了
鞭刑我们也和他一样有着各种奇葩的致富方法,其中最 ‘直截了当
干净利落’ 的就是 ’Daylight Robbery’, 在必要时只要通过法律,
任何拒绝 ’疫苗‘ 者fine!妖言惑众‘ 散布 ’假‘ 新闻者fine!
各疫苗注射中心立刻大排长龙 不在话下,一个不小心导致 ’财源滚滚‘,
不发都难呀!Cheers!

Anonymous said...

刚刚在 法国中文新闻网(rfi.com) 一篇以
“高楼大厦垂直传播成疫情播毒新隐忧 至今现5五栋 ’毒廈‘ ”
为题的新闻,其中指出 ‘高楼大厦是寸金尺土的香港的标配,
但也成为第五波疫情的传播途径,香港25日新增的一名患者
怀疑是大廈的排污系统把低层同一方向住户的病毒带至天台
而染疫,成为这一波疫情开始以来第五栋怀疑出现垂直传播
的大廈,而曾出现垂直播毒的黄大仙区更出现社区传播链。
…..
详细读完整篇报导之后,我心有所思,我眼前出现了一颗比
‘东方之珠’ 更小,高楼大廈却可与之媲美的 ‘小红点’,尽是
’延绵不绝‘ 的一大片堪称 ’现代化‘ 无比壮观的 ’钢骨水泥森林‘
于我心有戚戚焉,我但愿这是一则 ‘假’ 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