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01, 2011

金鱼缸外的世界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们习惯在某一个圈子里过活,很多时候已经忘记了小圈子外还有个大圈子,大圈子外还有个更大的圈子。

金鱼缸内看外头的世界,因为通过厚玻璃与弧度,一切都变了形,可是我们总以为所看到的是真实的。当我们踏出圈子,看见另一个蓝天的时候,或许只是进入更大的金鱼缸,蓝天白云其实并不是我们所看到的蓝天白云。

偷得浮生半日闲,一窥金鱼缸外无垠的星空,苍茫大地,谁主浮沉?星空下有什么解不开、放不下的人事情仇?

(2010中秋夜,仰望夜空)

烟宵微月澹长空,银汉秋期万古同。
几许欢情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
                                                       --白居易《七夕》

蓝蓝的天空银河里,有只小白船。….
度过那道银河水,来到云彩国。
走过那道银河水,该向那儿去?
                                                       --儿歌《小白船》

星空中气势磅薄的银河叫人神往。银河是天上的河流,小白船越过银河,飘向西方;牛郎织女鹊桥相会,鹊桥就铺设在天河之上。夜空中的牛郎星是天鹰座中最明亮的星星,在银河的东岸;织女星是天琴座中最明亮的星星,在银河的西岸。由于这两颗恒星清晰可见,容易辨别,所以郑和下西洋时,就曾以织女星作为航海的导航标志之一。古希腊人认为银河是天上的神哺育婴儿时流淌出来的乳汁,称它为牛奶道(Milky Way)。

(银河,德萨斯州,Texas)

牛郎星距离地球16光年(1光年约为 10万亿公里),织女星距离地球26光年,牛郎织女相距16光年,如果牛郎给织女拨电话,织女得等到16年后才能听到牛郎的声音。"七七相会"那道桥,肯定比光还要快上16光年。

(牛郎织女如何喜相逢?)

地球是太阳系里八个行星之一,冥王星(Pluto)质量小,被重新定义为矮行星,从九大行星中除名。地球上山河壮伟,海洋辽阔;一旦天云变色,地震海啸,火山台风,破坏力无穷。为地球带来光和热的太阳的体积比地球大一百万倍,质量是地球的三十万倍。地球在太阳的表面,只是一颗小黑点,还比不上太阳上的黑子(sunspot),地球与太阳相比,微不足道。

太阳也不过是银河系里一颗普通的恒星,银河系里有二十亿个与太阳类似的星球;至于比太阳质量大几十倍,光度比太阳强一百万倍的星星比比皆是。银河之广不可思议,我们用光的速度来旅行,飞到银河系的中心得花上三万多年(三万光年),抵达目的地,有缘一见银河真面目的不是我们,而是我们的千代子孙。

(朝阳是否天天升起?还是正处于宜居期?摄于我家附近)

月亮绕地球转动,地球及其他行星绕太阳运转,太阳和其他银河系的星球也是一样的绕银河系的中心运转。地球自转需时一日,月亮绕地球一周需时一月,地球绕太阳一周需时一年,太阳绕银河系中心一周需时一星系年(galactic year),一个星系年等于二亿五千万年。将天文数字推算一下,天上仅一秒,人间已八年!

银河系在整个宇宙里,其实只不过是一粒小沙石,类似银河的星系有三十亿,这个空间的直线距离有十亿光年,宇宙大不可测,遥不可及。

地球绕太阳一周,过程中缔造了春夏秋冬。春天万物复苏,植物种子发芽生长,由一粒种子延长出根茎叶花,由花结出果实,果实成熟时,植物进入秋收冬亡,一个生命期结束。春夏秋冬引发生老病死的循环,主要因素是温度的变化,温度适中是生存的条件。

银河系绕着更大星系运转一周的过程,也一样会产生类似地球绕太阳一周那样的生与死的过程。因此,地球生命的存在,只不过是在极热与极冷之间的合成品,就像植物一样,在宜居的环境中由一颗种子萌芽,开枝散叶,花粉传播生命,生生不息。外在环境不再宜居时,枝叶凋零,等待下一个气温怡人的春天,生命重新开始。以星系年来演算,下一个春天或许在二亿余年之后?

(当生命进入残冬.....)

当然这只不过是尝试解答“我从哪里来,该往哪里去”的许多探讨生命起源的模式中的一个,把我带入这另一类思维领域的是Stephen Hawking(1942-),近期出版的“ The Grand Design” 深入浅出,不妨一读。

Hawking has said; “One can't prove that God doesn't exist, but science makes God unnecessary.”

7 comments:

芬芳家园 said...

井底下的青蛙只会看着井上的天,就以为天就那么大,可是天外有天,悦悦欲试的一只青蛙却被其他同伴拉下水。难道如某官的理论,慢慢的加热,锅里的青蛙不会觉得它们身处的环境已经水深火热?

芬芳家园 said...

想起张雨生的一首歌“一天到晚游泳的鱼儿还在游。。。。。。”

....... said...

看看天外天,人生沧海一粟,太阳依旧从东方升起,有什么值得耿耿于怀的?

KL

Anonymous said...

‘金鱼缸’ ?看到这三个字我笑了,我感触万千!
记得40多年前受 ‘邀’ 到过位于新加坡合洛路上的某一间
大酒店的顶层的 ‘夜总会’ 也被俗称 ‘金鱼缸’,看到每晚
深夜多少 ‘火山孝子’(港式粤语) 沉迷于 ‘钓鱼’,乐而忘
返,在 ‘风花雪月 纸醉金迷’ 中堕落,夜夜高唱 “天生我
‘柴’ 必有用,千金 ‘烧’ 尽还复来’,直到 ‘床头金尽’。
上世纪70/80年代也与老婆大人到过泰国的 ‘金鱼缸’ 观
光,在那里看到了 人性的丑恶 贫穷的悲哀 与 社会的
不公。‘人’ 不如 ‘鱼’,丧失了基本的自由与尊严!
拾年一觉扬州梦,数拾年后的今天,不知青山是否依旧
在,数不清几度夕阳红!




Anonymous said...

文中提到了 ‘小白船’,并写出了歌曲的首3句歌词,其实作为一个上世纪
50年代的华校小学生,“小白船” 是我儿时的最爱,我曾经随着 ‘丽的呼声’
日夜哼唱,然而后来老师劝告我这首歌曲,如同 “故乡”,“在森林和原野”
等 ‘反动’ 歌曲一样都不应在 ‘外面’ 公开传唱。记得当时流行的儿歌还有
“泥娃娃”,“坐火车”,“世上只有妈妈好” 和 “台湾小调” 等。
我不知道为什么 “小白船” 会犯禁,我只知道 “小白船” 原自当年日本侵占
朝鲜半岛 时期的童谣 “新月”,有人说这不是 ‘音乐’,是 ‘陰乐’!
是一首 ‘如假包换’ 悼念亲人 与 缅怀故国 的 ‘安魂曲’!

Anonymous said...

“金鱼缸内看到外头的世界都变了形,可是我们总以为看到的是真实的”
同样的,当你顺境的时候,你总会觉得一切都是那麽的美好,身边的
人都是那麽的友善仗义,‘两肋插刀’,有福同享,赴汤蹈火 在所不辞!
有朝一日 面对逆境的时候,你才发现身边的人都会逐渐的消失,’众叛
亲离’,你甚至会产生 ‘夫妻本是同林鸟 大难临头各自飞’ 的质疑。
同样的人,同样的空间,不同的时间,不同的际遇,两者都是那麽的
‘真实‘,无形的财富就仿如金鱼缸一般,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如幻似真!

Anonymous said...

石慧 与 夏梦 的 “故乡”,使我想起了 “歌唱祖国”,尤其是文革版那慷慨激昂的歌声。
“在森林和原野” 使我联想到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和 农村包围城市,还有那传说中的 ‘游击战’!
听 “台湾小调” 的同时,脑海中响起了 “星星爱月亮” 和 “旧欢如梦” 两首粤语歌曲的旋律。
网上传来了 “Count on me,India” 的歌声,浮现多年前在新加坡国庆庆典上‘荡气回肠’ 的歌,
声,也许,‘歌有相似,曲有相同’,如真雷同 亦属偶然!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