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6, 2021

南大,NTI,NTU

南洋大学解散后,NTI(南洋理工学院)在宪法下成立,颁发的是NUS(国大)文凭。十年后NTI升格为NTU(南洋理工大学)。

我在过渡期进入使用前南大校园的NTI,一方面是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父亲下南洋不久后投入Merdeka(默迪卡)的呼声,没想到有生之年看到的是南大解散的局面,跟建国时代的许多人士一样,心头难以平伏。

话说回来,如果不是NTI,当年我们这些工院毕业生,唯一升学的途径就是出国,就像二战前华校生回去中国升学一样。当时已储蓄第一年的外地生活费,可能最终选择异地生根。人生没有如果,谁知道?

放弃工作入息和美好的周末时光,回校当个超龄生,骑虎难下的忐忑心情,想起来还有点心慌。毕业典礼在嘉龙剧院进行,黄金辉总统大病甫愈,我祝他身体健康,结果在台上多聊几句。

毕业典礼在嘉龙剧院进行,黄金辉总统大病甫愈,我祝他身体健康,结果在台上多聊几句

日后因职场关系,跟数位总统都有会面之缘,黄总统最谦逊,亲和力最强。他到底是最后一任受委总统,还是第一任民选总统?现在变得很,乱在多年来民间的共识和多年后宪法的解读相差十万八千里。

 

国会的解读

怎么说呢?2016118日,时任总理李显龙在国会宣布接受政府总检察长的建议,首任民选总统为黄金辉(华人),第二任王鼎昌(华人),第三与第四任纳丹(印度人),第五任陈庆炎(华人)、为了照顾少数族群,第六任保留给马来人。

国会记录(Volume No:  94Sitting No: 27Sitting Date: 8-11-2016):

We have taken the Attorney-General's advice. We will start counting from the first President who exercised the powers of the Elected President, in other words, Dr Wee Kim Wee. That means we are now in the fifth term of the Elected Presidency.

We also have to define the ethnic group of each of the Elected Presidents we have had so far. There is no practical doubt, but as a legal matter, we have to define it because you cannot convene the Committee retrospectively to certify them. So, the Act will deem:

(a) Dr Wee Kim Wee as Chinese,

(b) Mr Ong Teng Cheong as Chinese,

(c) Mr S R Nathan, who served two terms, as Indian,

(d) and Dr Tony Tan as Chinese.

当然此说法推翻民众的认知,因为当年“第一任”民选总统的诞生,是在1993年通过全民投票选出来的,任期为6年。结果由王鼎昌胜出。

新的解释是根据宪法1631),在19911130日之前担任总统职务的人,应在其剩余的任期内继续担任该职务,并应行使、履行和完成经《1991年新加坡共和国宪法(修正案)》(1991年第5号法案)(在本条中称为法案)修正的宪法赋予或规定的总统职务的所有职能、权力和职责,就像他由新加坡公民选举为总统一样。但如果该人在任期结束前离开总统职位,应在总统职位空缺之日起6个月内进行投票选举新总统。

Constitution of the Republic of Singapore

Person holding office of President immediately prior to 30th November 1991 to continue to hold such office

163.—(1)  The person holding the office of President immediately prior to 30th November 1991 shall continue to hold such office for the remainder of his term of office and shall exercise, perform and discharge all the functions, powers and duties conferred or imposed upon the office of President by this Constitution as amended by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Republic of Singapore (Amendment) Act 1991 (Act 5 of 1991) (referred to in this Article as the Act), as if he had been elected to the office of President by the citizens of Singapore, except that if that person vacates the office of President before the expiration of his term of office, a poll shall be conducted for the election of a new President within 6 months from the date the office of President became vacant.

 

NTUNTI和南大是否存在着共生关系?

NTUNTI和南大是否存在着共生关系?似乎永远剪不断,理还乱。

徐冠林教授接任NTU校长时,尝试跟前南大牵线,由于其中牵涉到民间办校的南大情怀,中间人相当难为。虽然如此,NTU多年来尝试继续跟前南大校友靠拢,杰出校友都有南大生的身影。可是另一方面,今年NTU庆祝30周年,连过渡期的NTI都一刀切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NTU30周年庆(2021年),NTU网站https://www.ntu.edu.sg/30anniversarytimecapsule accessed 18 November 2021


相关链接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当前红砖图书馆,前文克理夫水族馆,前加冷体育场,
….. 逐一在 ‘光天化日’ 之下 消失,
当立化中学,养正学校,圣尼各拉女校,….. 幸运地
’名存实亡‘ 的时候,更多 ’不计其数‘ 先贤辛苦创立的
华校 如 爱同,树群, ….. 早已 ‘寿终正寝’。
看完文章之后,脑海中浮现上世纪60年代的南大,
也忘不了上世纪80年代的某一天带着妻儿到同一个地
点却不得其门而入,一片 ‘满目疮痍 杂草丛生‘ 的凄
凉景象。90年代初离开新加坡之前,我曾最后一次到
访,除了尚存的几栋旧学生宿舍之外,其余一切都已
’脱胎换骨‘ 起了 ’翻天覆地‘ 的变化。
南大在一个错误的时代诞生在一个错误的地方,当时
‘小红点’ 的领导居然不知 ’天高地厚‘ 敢向 ’天朝上国’
建议向他学习如何为求 ‘发展’ 向西方 ‘叩头’ 以英文取
代中文,其鄙视中文视中文为 ‘眼中钉 肉中刺‘的程度
已 ‘昭然若揭’ 到了 ‘无以复加 走火入魔’ 的程度,南大
的前途,甚至整个 ‘华教’ 的前途不是明摆着吗?
落后就要挨打还要被公开羞辱,今天中国并未放弃自
己的文化与尊严,但经济军事科技各方面却已领先傲
视全球。’小红点‘ 则由 ’龙‘ 变 ‘虫’,被国际人物公然
以 ’英文烂 华语也烂‘ 羞辱,然而 ‘kiasu’ 成性的
’无根浮萍‘ 还在高唱着 ’小人物的心声‘ 自我陶醉,
自high!high得很!骄傲!大大的!

Anonymous said...

“当时已储蓄第一年的外地生活费,可能最终选择异地生根”
当年多少同学,也许因为 ‘国民服役’,也许因为成绩不达标
等种种原因放弃升新大工学院的机会转往 ‘新加坡工艺学院’
他们工院毕业完成 ‘国民服役’ 后直接插班进入澳纽的大学
工程专业第二年,毕业后在当地工作,成家立业,一去不返!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塞翁得马焉知非祸!
如果(IF)当年没有 ‘NTI’ 您不得不 ‘被逼’ 到澳纽升学,您真
的认为外国的生活气候环境,社会福利条件会亚于新加坡?
是的,人生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你可以忏悔但不应
留下终生的遗憾!
又假设人生可以重来你被赋予 ‘选择’ 的条件与机会,你
会改变你的人生轨迹,另选一条 ‘康庄大道’ 吗?

Anonymous said...

“今年NTU庆祝30周年,连过渡期的NTI也一刀切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作者最后这一问显然 ‘大煞风景’,像是 ‘童言无忌’,又似故意 ‘戳人痛处’ !
的确,当世界各地(中英美德澳纽等国)知名大学都以其百年历史和培养了多
少 ‘诺贝尔’ 得奖人与多少世界级名人为荣的当儿,新加坡的大学真的是一
无是处,空白一片!
脑海很不识时务地浮现了前南大入口大门上 “1955南洋大学” 刻骨铭心的字
样,是的76年的 ‘过去’ 被无情地腰斩了,‘耐人寻味’ 的是一切是显得那麽的
平静,这 ‘理所当然’ 是新加坡人心的冷漠无情?还是 ‘识时务者为俊杰’,
帆过水无痕,此时无声胜有声!识do!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不就暴露了早已放弃母语,忘宗灭祖的 ‘逆子’ 就如
‘无根的浮萍随处漂流 墙头草东风吹来西边倒‘,可怜,更可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