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4, 2020

追求民主自由的台湾

台湾有情


新加坡人喜欢到台湾旅游,寻找夜市小吃,这十多年来已蔚然成风。昔日我常到台湾的军事基地进行交流,见证早年老军人坚决“反攻大陆”到后来大幅度裁军的历程。离开相关行业后,我依旧喜欢到台湾感染当地的生活作息。

新加坡建军的时候,以色列协助武装部队建立陆军,台湾则培训空军和海军。1975年4月,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与台湾行政院院长蒋经国签署“星光计划”,让新加坡武装部队到台湾进行军事训练。新加坡独立初期,台湾到鸟不生蛋的裕廊工业区投资设厂,珍珠坊的大星百货公司将台湾产品带到新加坡,新台的关系密切。

考完中四最后一张考卷,有将近半年的空档期,我在飞禽公园后面留芳路的台隆造纸厂工作,那是一家台资公司,台湾技师认真工作,不吝赐教的态度叫我大开眼界。

1949年,我素未谋面的堂伯父原在广州陈李济药行工作,决定跟着国民党度过台海,最终这名“外省人”在台北落地生根。41年后,我素未谋面的堂姐咏琪(堂伯父的女儿)手上拿着一份早已被夷为平地的旧地址,面对着早晨开始繁忙起来的车水马龙,感到十分无奈。她站在禧街的旧警察局前,随意问个过路客,是否认识信封上的名字。

咏琪在三百万人口的城市中寻找一个名不经传的普通人,形同大海捞针。但就是这么巧合,她问的是一位不舍得离开,每天都回来找寻记忆的老街坊。就凭这一问,她找到了我们的新地址登门造访。那个晚上,我认识了咏琪,也体会到台湾人的坚持。

咏琪患癌离开人间,走前的几个月活得很开心,还去了一趟梦寐以求的美国迪士尼乐园,圆了童年的梦想。

当然,咏琪只是代表我跟台湾曾经有过一段疏远的亲情。在台湾更深切感受到的是当地对中华文化的执着,社会充满民间自发的动力,教育普及化,公民意识高,人情味浓厚,整体感觉良好。


两党轮替


由于台湾跟中国关系的特殊性,总统选举的造势活动制造了广大民众亲中或台独的激情。2000年,民进党的陈水扁当选总统,开启政党轮替的格局。不论是蓝营的国民党或者绿营的民进党当家,台湾是个和谐的社会,这是台湾珍贵的包容性特质。

台湾出现蓝绿阵营的起源可追溯到1979年12月10日,以美丽岛杂志社成员为核心的社会人士组织群众游行及演讲,提出民主与自由的诉求,最终引起警民冲突。被逮捕的党外人士如后来的高雄市长陈菊,副总统吕秀莲,以及辩护律师谢长廷、苏贞昌与陈水扁等,都成为数年后“非法成立”的民进党的核心。可以这么说,我们所看到的具有“包容性特质”的台湾,曾经经历过一场社会运动,最终打破早年国民党长年垄断政治权力的格局。


2020年总统选举


2020年1月11日,寻求连任的民进党蔡英文,以817万的总票数压下国民党韩国瑜(552万)与亲民党宋楚瑜(60万),得票率57%。蔡英文的票数超越马英九2008年的766万门槛,创下历史新高。


(台湾总统选举结果。图片来源:BBC)

民进党也保住多数立法委员席位,护国保台的“芒果干”(亡国感)逆转2018年11月地方选举溃不成军的局面。


(台湾立委选举结果,民进党保持多数席位的优势。图片来源:BBC)

过去四年来台湾的外交与经济都被中国强势边缘化,去年初,中国主席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周年纪念大会上,提出要探索“两制的台湾方案”,希望早日达成国家统一愿景。他也表示不排除动用武力。多面夹攻下,蔡英文的路还走得下去吗?

跟在本地生活的一些大陆移民与台湾人交流,发现中国“新移民的思考模式大致统一,就如往常牵涉到大陆的重要事件一样,在微信圈里早已取得共识。他们的议论点是历史上台湾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习近平再次强调台湾回归,一国两制势在必行,因此认为台湾人民应该务实地选择国民党,否则台湾没有出路。他们也认为互联网渗透力强,来自欧美的黑势力(暗黑力量)正在妖言惑众,左右台湾人民的选票。

打上引号的“新移民”并非指刚到新加坡谋生或居住的人士,而是意识形态上关注大陆,少看甚至不看本地新闻,还没有融入本地社会的人士。对祖国大陆的情意结,使到他们容易被微信圈牵动,因而忽视了另一类情意结。

台湾问题是国共内战遗留下来的产物,过去武力都解决不了,现在更不是讲拳头的时候。两岸可以互相往来,填土中的翔安国际机场逼近金门,台湾人也到大陆读书赚钱,但台湾人有自己的想法,不是外国的黑势力所能动摇的。


(正在填土中的翔安国际机场,再建一座桥便能直达金门。摄于2017年10月。)

《联合早报》主办的2019年书展的一场对话中,台北人张铁志认为台湾社会非常稳定,一般的抗议活动说明台湾属于正常的民主社会。至于台湾当下的思潮,年轻人更希望看到台独的可能性。相信这也是代表着台湾人向往民主自由的诉求,跟中国的价值认同似乎渐行渐远。

台湾年轻一代的意志相当坚决,形成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回家投票显然是“芒果干”效应已经发酵。

蔡英文胜选后指出台湾的“主权与民主被大声威胁的时候,台湾人民会用更大的声音喊出自己的坚持。”这是感言,也是政治放话。台湾人跟大陆淌流着相同的血液,认同中国文化(或台湾的中国文化),但是两岸政治、民生的意识形态不一。情意结的深层所代表的就是民意,民众更希望捍卫的是台湾那得来不易的民主自由。

韩国瑜败选后表示自由、民主和法治是台湾无上的珍宝,人民已经通过选票作出决定,大家一定要服从选举的结果。他期望大家共同努力,明天能再见到团结的台湾,为台湾开创安居乐业的好日子。

台湾总统与立委选举之役,和平地拉下帷幕,无论谁赢,都是民主,这场选举是民主社会的典范。


您相信民主吗?


尘埃落定后,我接到好些转发的简讯有些简讯并不简短,而是长篇大论,义愤填胸地指责台湾人不争气,甚至质疑民主,认为民主并不能为民生带来好处,反而开历史的倒车。

您相信民主吗?您相信民主社会是民生的一部分吗?您相信民主与民权不可分割吗?百多年前,孙中山已经将“三民主义”民权、民主、民生的概念带入数千年来只有帝皇统治的中国,至今并没有另一套完整的理论能够推翻它。

1956年2月1日,英国首相艾登(Sir Anthony Eden)和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签署华盛顿声明:“人民最基本的权利就是选择自己的政府”。此声明等于命令英国放弃殖民地,还政于民,给予时任首席部长马绍尔强大的精神力量。虽然他两个月后率领各政党代表团前往伦敦的独立谈判失败了,但争取民权与民主,处理好民生成为新加坡建国的共同理念。


最爱台湾的始终是台湾人


想起12年前,马英九谢长廷那场总统选举。国民党马英九众望所归,获胜后大方地称赞竞争对手:“这次的选举,大家当然有许多批评,甚至有许多的火花,但是我们从来不敢忽视民进党在过去的几十年当中对台湾民主、台湾进步的贡献......不论输赢如何,我们同感骄傲。民主自由是台湾最珍贵的资产,我们生活在其中平常也许感觉不到,但一旦到关键时刻,民主自由所展现的力量是沛然莫之能御,这是台湾最大的资产,也是台湾最迷人的资产。”

民进党谢长廷竞选总统失败后坦然面对:“台湾选民已经用选票作出决定,我接受败选的事实。我在这里要恭喜马英九先生和萧万长先生...民主包括结果,也包括过程,过程难免有争议,但是我们接受,不愿再有抗争,让我们的社会非常迅速地能够修补因为选举所留下来的裂痕,让我们的人民能够很快地生活在爱与信任的环境里面。……这是我个人的挫折,不是台湾主体性的倒退,是民主的结果,不是民主的失败。台湾的发展从来就不是顺风而行,风愈大我们愈要走,我们要永远跟人民站在一起,衷心地为台湾祝福,我们相信人民,也相信台湾。”

一个生肖轮过去了,台湾人所崇尚的“民主自由,相信台湾”的信念没有改变。我也相信“全世界最爱台湾的,是台湾人自己”,台湾人身历其境,因此最明白。至于我们,始终只是身在局外的旁观者。

为我的台湾朋友们献上至诚的祝福。

相关链接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在本地华文舆论逐渐泛红的潮浪下,很确幸能读到您的清澈观点😊

Anonymous said...

‘本地‘ 报章真的泛 ’红‘ 了吗?怎么看来看去它们更像一小撮 ‘两边倒,东风吹来西边倒,
西风吹来东边靠’ 的墙头草,‘看风使舵’ 是它们的擅长,‘鉴貌辨色’ 是它们的生存之道。
‘溜须拍马’,又 ‘厚’ 又 ‘黑’ 何 ’红‘ 之有?

Anonymous said...

魁北克 ‘省’ 的人民可以通过 ‘全省’ 的人民投票决定是否继续留在加拿大。
居住在托克劳等岛国上的人民通过 ‘全岛’ 的人民投票表达要继续留在纽西兰。
2016/6/23英国 ‘全国’ 人民通过的一次 ‘全民公投‘ 决定英国 ‘脱欧‘
…………
与朝鲜一样台湾在1850年甲午战争后便已经被中国无情地永久抛弃!还有
西伯利亚的大片土地,要一个 ‘弃婴’,认祖归宗 难!难若登天!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