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3, 2021

克拉地峡(Isthmus of Kra)

克拉地峡是泰国最狭窄的地段,东部暹罗湾与西部安得曼海的直线距离约50公里。

201911月初,我们四人在泰国驾着出租车翻山越岭,过了一坡又一坡,在满地窟窿,颠簸崎岖,山穷水尽疑无路下仿佛穿越时空,抵达克拉地峡的中心点。以为这里鸟不生蛋,原来深山有人家,偌大的土地上栽种着棕榈,香蕉和榴梿树。

(在满地窟窿,颠簸崎岖,山穷水尽疑无路下仿佛穿越时空,抵达克拉地峡的中心点。)

根据维基的解释,地峡指连接两块陆地之间的狭长地形,这类的地形往往是成为两个水体之间的通航障碍,却是两块陆地之间的重要桥梁,在军事上、经济上都显得意义重要;相对于海峡,地峡分布较少。其成因比较复杂,有学说是大陆板块漂移造成的,另有学说是陆地部分下沉到海中造成的。

我们所看到的克拉地峡似乎就是两陆之间下沉所形成的的峡谷,若将峡谷开凿完工,自然形成一条贯穿东西两岸的运河。

克拉地峡可能是两陆之间下沉所形成的的峡谷。
 

开拓克拉地峡运河的概念

开拓400米宽,100公里长,双向航道的克拉地峡运河的概念并不新颖,17世纪以来,多位泰王提出来研究过,泰南是个回教徒地区,存在长期不稳定的分离主义势力。若以运河将泰国分割成大江南北,只可能滋长分离主义。运河的概念最终因泰南的政治因素搁置下来。

多年来,将克拉地峡开拓成东方巴拿马运河,成为威胁新加坡的新闻炒作。近几年来有人故意放风,冠上一带一路,中国准备大手笔砸钱,十年八载,西方的商船可直接从泰南去到南中国海,省下1200公里海路。船只不需要航经马六甲海峡,新加坡的中转地位必定大受冲击。

中国政府否认参与这项计划,表示只是民间资本家的构思。

 

炒作克拉地峡运河的依据

这个炒作的话题,过去没有结束,未来还会继续下去。

炒作克拉地峡运河的时势依据是美国封锁马六甲海峡,可斩断中国的石油与天然气运输命脉。马六甲海峡由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三个国家共同管理。同样的,如果建成克拉运河,极可能由泰国管理。那么,三个国家受制于大国,还是一个国家受制于大国的风险更高呢?克拉运河在没有安全保障的前提下,有什么经济效益可言呢?

 

达摩克利斯之剑(The sword of Damocles

或许对新加坡的中转地位威胁更大的是来自气候变化,这才是真正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悬顶之剑)。北极圈的冰山融化,将使到开拓北极洋新航线的可能性大大提高,受惠的是北半球的温带与寒带国家。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马六甲海峡或假设性的克拉地峡运河都无可避免的受到冲击。

摩克利斯之剑源自古希腊传说:国王迪奥尼修斯(公元前430367年)打击贵族势力,建立雅典式的民主政权。贵族的强烈不满,使到他感到虽然权力很大,但王位却不可靠。有一次他为了满足一下大臣达摩克利斯的贪欲,把宫殿交托给大臣一天,并赋予他所有权力来实现自己的欲望。

达摩克利斯在盛大的晚宴上,偶然抬起头来,竟然发现原来自己的坐位上方,有一把锋利的长剑,剑柄只由一根马鬃系着,随时都会掉在头上。他大惊失色,慌忙逃走。

这时迪奥尼修斯走出来说道:这把利剑就是每分钟都在威胁国王的危险象征,至于国王的幸福和安乐,只不过是外在现象而已。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若以运河将泰国分割成大江南北只可能滋长分离主义” !
真不愧听君一 ‘句’ 话,胜读万卷书,还想请教作者,不知
此论调有何实据?如果这是置于四海皆准的 ‘真理’,敢问
众所周知介于亚非两大洲之间的 ‘苏伊士运河’,埃及与谁
分享了主权或管理权?中美洲的巴拿马 可曾因为 巴拿马
运河横贯其中而与任何国家分享主权或管理权或甚至因而
国土分裂?长江与黄河横贯大部份中国领土,中国就因此
‘四分五裂’?更耐人寻味的是隔了一条狭窄的 ‘新加坡海峡’,
马来西亚与新加坡 都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宽阔的 ‘南中国
海’ 却无法分裂 马来亚 与 沙巴沙捞越 团结为一个国家。
还想提醒作者,随着亚洲地缘政治格局的改变,东西方军

经济科技各方面实力的 ‘此消彼长’,昔日的 ‘不可能’ 也许
如今变成 ‘可能’,旧时的垃圾也许成了今天的珍宝。
拭目以待,等着瞧!


Anonymous said...

我已经在这裡《从夜暮到黎明》的 “海洋法与新加坡” 清楚评论了 中国,新加坡,
马六甲海峡 与克拉地峡 石油能源供应的错综复杂的相互关系。(看 “海洋法与
新加坡” 的评论 dated 2021/3/8,2021/5/6,2021/5/20 2021/5/21,2021/5/25 )
其实,经济科技日新月异,今天要开拓克拉地峡运河在技术上完全不是问题,问
题的关键在于需不需要?值不值得?若答案是正面的,那应如何在时间上配合?
正如评论指出的要取代马六甲海峡的可行选择不但太多其中不乏更安全更隐蔽的。
再说了,世界各国对中东石油能源的依赖真的一成不变?多少蕴藏在各地海洋(如
已证实的 南海 和 南太平洋 等)丰富的海底油矿等待开发?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环保声中,世界各国近年来积极向清洁可再生能源进军,通
过利用 海潮,地热,风力,太阳能,甚至以 核能 发电,方兴未艾,….
一些国家甚至已订出了全面淘汰以汽油或柴油推动的汽车的计划。
美国慌乱从与中国接壤的阿富汗撤军,使我想起了上世纪70年代美军在越南 ‘兵败
如山倒’的一幕。伊朗于今年初与中国签订了25年全面合作协议,这种种最新发展
无一不 ‘耐人寻味 令人深思’ !
克拉地峡运河?马六甲海峡?新加坡?真的不可或缺?真的握紧着中国的咽喉?
你信吗?

郭 said...

在我念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就听老师讲克拉运河的事,如今我已到了领公积金的年龄,这条运河还未建成。
建不建运河,泰国政府考量的当然是本国的利益,绝不会去想是否对中国有利。开拓一条运河当然不会把一个国家一分为二,但是对开展军事行动以对付分离主义份子肯定增添困难。这是泰国政府几十年来考虑的问题,另外担心的是分离主义份子乘机以运河为界闹独立建国。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
船只走克拉运问河只省下1,200公里,船只只需一天一夜多一点就可绕过,商业利益不是很大。新加坡用几十年建成了一个综合航运中心和炼油中心,不会因一条运河的建成而被取代,影响是肯定是有的。
在讨论如克拉运河等时事,如果是新加坡人应关注它对我国的影响,别去操心那強大的“天朝上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