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9, 2008

风起云涌--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传奇

听君一席话,胜读百年书.

星期六下午,翻新后再出发的国家历史博物院.

韩山元花了两个小时给我们上了一节上一世纪的历史课,从新加坡的四十年代到六十年代独立为止.五十年代学生运动与工人运动蓬勃发展,间接促进殖民主义的灭亡.1959年新加坡自治,英国控制国防与外交.1963年新马合并建立马来西亚,新加坡成为变相的反对党.1964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在Geylang Serai发表政治煽动演说,最后演变成721全国暴动.

新加坡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与马来西亚的'马来人的马来西亚'理念不同,加上种种不合常理的争端,使合并后的马来西亚雪上加霜.1965年8月9日,李光耀力排众议,宣布新加坡独立.

这里头有两个大疑团和一个小秘密.人都好奇,先谈秘密.新加坡的内阁只有李光耀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其他都是早年在马来亚出生,他们的根在马来亚.新马一衣带水,本来就是一家,他们的理想是建立一个独立繁荣的马来亚,而不是独立的新加坡.

在这个区域,马印都跟新加坡对抗,中国称李光耀为走狗,英国江河日下,准备撤军.新加坡是个烂摊子,前路茫茫,何去何从?我们看到铁人李光耀流泪了.这是悲情牌吗?我看不是.英雄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疑团一:为甚么1963年新马合并称为合并,不是统一?历史上新马本来就是一家,血浓于水,在这关键时刻,却把两地的血缘抹杀了?

疑团二:日军占领马来亚三年零八个月,新加坡三年零六个月,马共负起抗战的使命.五十年代走入森林,血洗城市,这段历史是一段空白.我只在陈平的回忆录里读到详尽的马共与英殖民地政府斗争的叙述.有趣的是李光耀回忆录详细记载了他跟方壮璧会面的经过而只稍提陈平,陈平的回忆录则完全不提李光耀.





马共最终缴械走入勿洞和平村,历史画上句点.如今对抗时期已经过了半个世纪,江湖恩怨已成过眼烟云.回顾过去,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评价这段血泪史?

风起云涌的年代过去了,我们处身于崭新的E-时代,血气方刚的理想抱负是过去的代名词.曾经投身于时代洪炉的有志之士是老了?死了?还活跃地生活着?还是禅心已作飞泥絮,莫向春风舞鹧鸪?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所谓 ‘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只不过是一个表面的口号,是内含劇毒的 ‘糖衣毒药’ !
利用这个 ‘堂而煌之’ 的包装,‘以小博大’,新加坡以为通过 ‘种族矛盾’ 介入马来西亚,
从而取得大马的政权,然后通过巩固 ‘愚家思想’ 的传扬,最终得以实践 ‘家天下’ 的
‘黄粱美梦’。文中提到的 ‘鳄鱼泪’ 正是因为自此以后,这美梦中的 ‘家天下’ 从此与
马来西亚 ‘绝缘’,充其量也仅能 ‘龟缩’ 在这个 ‘小红点’ 之内,‘司马之心’ 被马来人识破,
被 ‘踢出’ 马来西亚,‘心怀家事,悲从中来’ 泪洒当场,‘其情可憫 但其心可诛’,令人
‘哭笑不得’ ,‘滑稽’ 得很!
无论如何,他还是一直 ‘耿耿于怀’,在死前重提 ‘加入’ 马来西亚(看《新加坡文献馆》
“李光耀总想加入 马来西亚‘ 一文),死性不改,被对方打脸,饮恨而终,奈何?

Anonymous said...

本文最末提出了两个 ‘疑问’ :
为什么1963年 ‘新马合并’ 称为 ‘合并’ 而不是 ‘统一’,
历史上,我就看不出 ‘新马’ 真的是 ‘一家’ ?从1946年起
新加坡便成了隶属于英国的 ‘直辖殖民地’,与 ‘马来亚联合邦’
不可 ‘同日而语’!何况1963年成立的 马来西亚 还包括了 婆罗
州 北部的英属 Sabah 和 Sarawak,文莱。
文莱 在最后一刻退出。
无论如何,马来西亚 就是通过 ‘合并’ 而成,何 ‘统一’ 之有?
至于何以陈平的回忆录裡有祥尽的马共与英殖民地政府鬥争的
叙述,却完全不提李光耀,这只是说明了李光耀在当时劇烈鬥
争中的份量与无足轻重的角色,时势造英雄,张冠李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令人无限惋惜!


Anonymous said...

如果形容1963年马来西亚的成立为 ‘统一’, 那麽遗憾的说
文莱 的退出便意味 马来西亚 从一开始便在分裂的状态,从
未曾 ’统一‘ 过,新加坡的被驱逐更使裂痕加深。
菲律宾一路来追索 沙巴 的领土主权更是对 马来西亚 ‘统一’
主权 的挑战。
李光耀死前重提加入 马来西亚 被无情地拒绝,说明了 马来西亚
的领袖无视 ‘统一’ 主权 的 ‘神圣’。
稍合即分,久分不合,说明了 ‘统一’ 是 ‘一厢情愿’。
再 ‘合并’ ?更是 ‘水中月 镜中花’,‘虚无飘渺’ 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