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8, 2009

投奔怒海 Boat People

子贡问政,孔子说国家要安定只需三个条件:“足兵、足食、民信之矣。” 战争扭曲人性,摧毁家园。我们花大钱建立国防,就是为了避免战争。

26年前的农历新年除夕夜你在做什么?

首先为什么26?广东话26谐音“易禄”,福建话谐音“易luck”,都是好兆头,在经济不景的年头,特别动听。

1983年,除夕夜,奥迪安戏院。赐福、健茂和我赶半夜场,为了投奔怒海,也为了许鞍华、林子祥、缪骞人。看过戏后才认识新扎的马斯晨和二十岁的刘德华。26年后,奥迪安戏院落幕了,曲终人散了,林子祥和刘德华还是娱乐界的常青树,依旧活跃歌坛。


投奔怒海在百部经典港片中名列第五,故事追溯到1975年越共解放越南,日本记者芥川在岘港现场采访当时实况。三年后芥川重游旧地,认识了琴娘一家,并拍摄了不少珍贵照片。当地唯一被留下来的酒吧,由一位过气妈妈生主理。祖明既是她的情人,也是常客,正设法逃离越南。为了筹钱他袭击芥川,想抢去他的相机而被捕。后来芥川与祖明成了朋友,芥川获得特许送祖明到新经济区挖地雷,然而在那里,每天都有人遇上爆炸而无辜死去。芥川决定尽一切努力安排琴娘及二弟逃离越南,祖明也决意登上难民船,投奔怒海。芥川则在码头被焚,倒了下去…..。

当年军训长途行军,每当经过三巴旺的越南难民营,心头便会一酸。难民站在铁丝网篱笆内,带着形形色色的眼光与表情目送我们静悄悄地走过那道篱笆,那段短短的路似乎没有尽头。

1963年Bob Dylan的反战歌曲Blowin' in the Wind强烈反映了人们反战的心态: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Yes and how many seas must the white dove sail,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Yes and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摄影师Nick Ut (Ut Cong Huynh) 的越战照片,在1972年获得Pulitzer新闻照片奖。当时南越军机轰炸被越共占领的展鹏地区,一群平民和南越军人躲藏的寺庙被空投炸弹击中,众人跑到街上逃生。有个九岁大的女童严重烧伤,裸着身体边跑边哭叫着“烫啊!烫啊!”



Nick Ut把女童送到医院。女童留医14个月,动了17次手术,奇迹般生还。女童名叫潘金福Kim Phuc,1986年获准到古巴留学,Nick Ut 也找到古巴來,探望他当年救过的小女童。在那里潘金福遇到越南青年Bui Huy Tuan,1992年兩人在古巴共结连理。潘金福在1996年美国越战退伍軍人紀念日发表演说,訴说那段痛苦的战争经历,她说往者已往,来日可追,现在不会怪罪任何人。

越战退伍軍人John Plummer已成为一名牧师,公开承认当年有份策划空袭,要求与她见面,请求宽恕。

1997年潘金福成为加拿大公民、联合国亲善大使; 2000年,潘金福在加拿大成立了Kim Phuc Foundation International,致力帮助世界上受战争创伤的儿童。2008年6月30日,她在加拿大国家电台发表演说 "The Long Road to Forgiveness"。从痛苦到接受,从释怀到宽恕是一段漫长的心路历程。


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 up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Yes and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Yes and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till he knows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How many years can a mountain exist before it is washed to the sea? Yes and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 before they’re allowed to be free? Yes and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pretending that he just doesn’t see?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这就是26年后重看投奔怒海的震撼。在人类发展史上,战争并没有平息。农历新年将至,还是那句藏在心头多年的老话,我们要和平不要战争,愿国泰民安。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70年代投奔怒海的柬越船民,登岸的和被路过船只救起的,最后大多获得西方国家收留。
80/90年代,亚洲各国(包括港台)的智识份子与投资者都轻易地获得移民西方的资格,
近年来,中东与非洲的难民成千上万,但有谁有興趣收留他们?
亚洲与港台局势的变化,更多人想要移民了,但各国不约而同地收紧了移民政策以后,移民更难了。
今天就算与洋人结婚也没有人能够打包单保证配偶移民成功呀!

Anonymous said...

两年前有感而发写了上面的誌2017/July/11的留言。两年来局势的发展令人失望,令人痛心!不禁举首问苍天,人命何价?
刚看完了 《新闻剪辑》的一篇有关 “美国开始大规模全国搜捕非法移民,数以万计的逾期居留者,包括那些多年在美国打
‘黑’ 工,而且孩子是 ‘美国公民’ 的 ‘overstayers’ 无不 ‘人心惶惶’ ”的报导,读后令人 ‘无语’ !
我最近也在这裡看到了另一篇有关 “欧洲难民危机没有丝毫消退的迹象” 的报导。7月9日在意大利副总理兼内政部长的建议
下,意大利关闭了位于西西里岛的 ‘移民收容中心’,在5年前的高峰期,这里曾接收超过4千名 ‘移民’。
作为地中海难民主要登陆点,意大利在2019年6月通过一项新法案,强调任何从该国领海上营救难民的船只或组织都将被处
以高达5万欧元的罚款,并声称须要时进一步加大惩治力度。
今年欧盟方面也完全停止了救援地中海难民的所有努力。意大利与马尔他甚至将私自出海拯救偷渡溺水者定为 ‘犯罪行为’ !
包括德国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则将从地中海救起的 ‘船民’,送回突尼斯,摩咯哥,阿尔及利亚,或埃及等来源地。
目前地中海区域几乎看不到任何私人援助船只。欧洲也几乎没有国家要接受非法移民和难民!
看了这两年来发生的这一切,我感到悲哀,我感到无助,不禁替无数因天灾人祸带来的流离失所的可怜人问一句,
天下之大何以竟无一藏身之处?‘人’ 似乎真的不如天上的 ‘鸟’,不是吗?

Anonymous said...

上面提到了美国已启动了针对国内非法移民家庭的搜捕行动,美国政府也在第二天接着
宣布取消美墨边境第三国移民避难申请资格,这意味着抵达美墨边境的大多数中美洲和
亚非两洲的移民将无法申请在美 ‘避难’ !
美国司法部长在声明中说,这条规定旨在减少 ‘经济移民’ 和 试图利用美国难民避难制度
的移民数量。
更令人感动的是最近新加坡也正式宣布了对持有海外资格的医生和药剂师等专业人士未来
在国内执业的新加限制。这对历来标榜广纳 ‘海外英才’ 的新加坡无疑是 ‘耐人寻味‘ 的。
是的,当今世界,要 ‘浪迹天涯’,要 ‘四海为家’,似乎是一天比一天 ‘难’ !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