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5, 2010

赌博人生


2005年新加坡政府与民间还在辩论着是否应该兴建赌场与可能制造的社会问题,上万人签名请愿,反对通过赌场来振兴经济。新加坡政府使出一贯作风,辩论归辩论,请愿归请愿,言出必行,义无反顾。当时李显龙总理为政府的立场辩护,提到新加坡的发展模式,必须像伦敦、巴黎与纽约,是个各得其所的国际城市。

眨眼间2005已属于上一个年代。2010年2月14日农历年初一,耗资63亿新元,三年内落成的圣淘沙名胜世界(RWS)开门迎接第一批贵宾,赌场正式开赌。在少于两个月内,RWS 营业额达到3亿新元,其中超过80%来自赌场收入,虎年伊始,虎虎生威。

四个月后,2010年6月23日,耗资77亿新元的滨海湾金沙综合度假胜地(MBS)正式开幕,其实早在4月27日赌场便已经开门大吉。拉斯维加斯金沙主席兼行政总裁艾德森(Sheldon Adelson)乐观地表示一年内MBS便会客满,交出漂亮的成绩单,赌场收入将占75%。

估计RWS和MBS两家超级赌场的年收入可达到50至80亿新元,约5%GDP的国家经济效益确实充满诱惑。跟其他世界级赌场相比,2009年澳门的赌场收入约200亿新元,拉斯维斯加(Las Vegas)80亿新元,全美国430亿新元。

亚洲的赌业前景没有上限。如Sheldon Adelson所说,亚洲人视赌博为娱乐,西方人则更乐意花钱在餐饮和旅游等生活情趣上。新加坡赶上亚洲经济发展的列车,估计在三五年间便会赶上Las Vegas,坐上第二把交椅。钱从哪里来?赌场的魅力将吸引更多游客,在五年内从目前的1000万激增至1500万。赌场的税收也可以缓解老年人口增加与新生婴儿持续下降至1.22所带来的经济压力。

新加坡自1819年莱佛士(Sir Stamford Raffles)登陆开埠以来便是个赌的世界。当时的马来土著流行斗鸡,华人则流传着祖先的血液,是殖民地时代的标准赌徒。莱佛士认为赌博是最可怕的恶习,坚决反对赌博合法化。不过,莱佛士所委任的新加坡第一任驻扎官威廉法夸尔(William Farquhar)却持有不同看法。1820年,他把邪恶化为转机,发出营业执照,每张赌桌95元,此外赌场必须缴付赌税。他通过出售赌博经营权筹集资金,进行公共建设,应付城市发展的需求。

1822年,莱佛士回到新加坡,因赌博合法化之事与威廉法夸尔决裂。他认为赌博使人道德沉沦,失去快乐人生,于隔年下令关闭所有赌馆和赌档,并且把不听话的威廉法夸尔革职,遣送回苏格兰。1829年,海峡殖民地全面禁止赌博,赌博业者转入地下,依旧火旺。

“The practice of gaming being highly destructive to the morals and happiness of the people...all persons are strictly prohibited from keeping such on any terms or pretence whatsoever”. - Sir Stamford Raffles

当时的殖民地法律如何处置违法者呢?简单一句话:严刑伺候!用作赌场的建筑物被充公,赌场的业者与赌徒一律鞭刑!

时光流转百余年。1960年新加坡自治一年后,立法禁止非法赌博。1968年,独立后的新加坡政府成立国营新加坡博彩公司(Singapore pools),进一步打击地下集团。合法的赌博包括大彩(big sweep),多多(toto),万字票(4D),赛马和私人俱乐部的老虎机(jackpot)。

如果赌博与人生可以挂钩的话,既然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赌注,无时无刻不在变数中赌一把,多赌几注又何妨?于是,近十年来合法赌博开始多样化,几乎每时每刻都可以买个发财梦。1999年,为了推广职业足球,体育赌博合法化,S-League应运而生,收入充作发展本地足球的经费。接踵而至的有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英超、国际赛、欧洲联赛、亚洲联赛等。2008年,第一方程式(Formula One)赛车粉墨登场。

屈指细算,新加坡还没跟上潮流的应该是网上下注吧!如果下注可以方便到弹指之间,后果可能就正如莱佛士所说,“The practice of gaming being highly destructive to the morals and happiness of the people”。慎思。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广东人说:“千个赌来千个贱,何曾见过赌仔得光鲜”。又说:“光棍佬教仔,便宜莫贪!”
'贪'字不觉之间变'贫'。“投资”与“投机”仅一念之差!
富商,股神和实业家都是世人钦羡的成功人士。
曾经有人告诉我,只要我成功的教会我的仇人的儿子去'豪赌',我的大仇也就报了,因为他'倾家荡产'指日可待矣!

Anonymous said...

好一句文中所述新加坡的发展模式必须与世界各大城市一样设立赌场,.....
但是新加坡是否与国外的许多公开挂牌的赌场一样,法律规定超过一半的毛利必须'捐出'作为慈善用途,
其中包括促进'戒赌'和对'问题赌徒'的协助?
一个更重要的是,赌场绝非当年中国'上海滩'边挂着'中国人与狗不能进'的租界,新加坡人进入新加坡的
赌场须'入场费'绝非'创意',而是将本国人降为二等,是对公民公开的歧视!是一个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