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3, 2015

马来亚海战的“击退号”及“威尔斯号”,HMS Repulse and HMS Prince of Wales

“击退号”及“威尔斯号”


2013916日,90岁的老人家陈平在曼谷去世。陈平原名王文华,是曾经叱咤一时的马共的头号人物,在《陈平:我方的历史》书中清楚表明对英国殖民地主义的看法:

“殖民主义已经过时了。英国优势的说法,早在那年日本军人骑脚车由马来亚公路南下,一路势如破竹,直取丘吉尔(Churchill)的“新加坡堡垒”的时候给粉粹了。19411210日在关丹海外的南中国海,英国皇家海军战舰“击退号”及“威尔斯号”在短短的一小时半的战争中被击沉,大英的海上霸权因此成了回忆。
…..

但英国人不愿面对这些事实。日本投降后,他们当着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要回到马来亚来改变历史的进程,回复他们过去的光辉日子。当然,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也做出了一些让步,比如把“只限白人”的俱乐部开放给一些拥有特权的本地人,委派一些本地人担任中层政府工作,或以头衔收买他们。对褐色和黄种人“比较好”或“投其所好”等。但他们依然保有主人及恃强凌弱的地位。如果没有任何事情把他们从醉梦中唤醒,所谓的友好与和平的谈判将年接一年,没完没了地拖延下去。

那就是我与同志们的成就了。我们促使英国正视及明白他们必须听从于马来亚真正的主人。我们在他们还未准备要谈判前,便逼使他们到谈判桌去。

三巴旺军港


在前三巴旺军港,也就是今天的PSA Sembawang Wharf里头还保留着外国海军如美国、英国、澳洲和纽西兰的办事处,在一个小小不显眼的角落树立着命名为“The battle for Singapore 1941-1942”的纪念碑,所纪念的就是陈平文中所提到的英国皇家海军战舰“击退号”(HMS Repulse)及“威尔斯号”(HMS Prince of Wales)罹难的船员。

我在军港走动的时候,偶尔会见到一些外国军人在那儿沉思追悼。

(在PSA Sembawang Wharf,也就是前三巴旺军港树立着命名为“The battle for Singapore 1941-1942”的纪念碑

被日本空军炸沉的两艘英国皇家海军主力战舰“击退号”及“威尔斯号”共承载了2921名海军,由菲利斯将军领导(Admiral Thomas Phillips),是抗衡日军南下的策略军备。在面对日本83架战斗机连环轰炸下,战舰被击沉,840人葬身大海。

击退号是一艘巡洋舰(Cruiser),舰身长242米,排水量32000吨,时速31海节(57公里),主要的武装配备是638厘米大炮。

威尔斯号是一艘主力舰(Battership),舰身长227米,排水量43800吨,时速28海节(52公里),主要的武装配备是1436厘米大炮。

威尔斯号HMS Prince of Wales。图片来源:IWM London

击退号HMS Repulse。图片来源:互联网

当时英军调派这两艘主力战舰和四艘驱逐舰来对付日军侵略,这支代号Force Z的东方舰队在1941122日抵达新加坡,但由于随行的航空母舰发生故障,整只舰队缺乏由战斗机提供的远程掩护网,它们出现在新加坡海面上只是制造自卫的假象。

一名资深的澳洲将领直言英国海军“went quickly from cream to skimmed milk 快速地从奶油变成脱脂奶,Wigmore, Australia in the War: the Japanese Thrust, p.103)。

不过,当时常驻新加坡的内阁部长Duff Cooper 却持相反观点,他认为三巴旺军港“like Portsmouth in Navy Week”(像英国朴茨茅斯军港的海军周那样展示雄厚的军力,D. Cooper, Old Men Forget (London, 1957), p.300)。

领导马来亚海战的菲利斯将军Admiral Thomas Phillips,右。图片来源:Wiki

128日,英军接获情报,怀疑日军在泰国宋卡、北大连和马来亚哥打巴鲁登陆;加上军舰停泊在三巴旺军港其实很不安全,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出去歼敌。当天傍晚,东方舰队在三巴旺军港出海北上,走上不归之旅。

出海前,海军司令菲利斯将军跟其他联军将领一样低估了日军的实力,相信这两艘主力战舰上的二十台大炮和哥打巴鲁的皇家空军联手,已经足以对付不入流的日本空军。到了关丹外海,菲利斯将军才知道哥打巴鲁的空军基地已经被日军占领,军舰连最后的空防网都丢失了。


(英国空军笨重的“水牛”战斗机Brewster Buffalo。图片来源:互联网)

(日本空军的战斗机zerofighter。图片来源:互联网)

129日下午130分,主力战舰在关丹外海被日军潜水艇发觉行踪,但幸运地逃脱了。

1210日零时52分,菲利斯将军接获不确实的情报,说日军在关丹登陆,于是改变航程,计划在清晨前在背后袭击敌军,可是并没有见到敌人的踪迹。

1210日上午10点,日本空军发现这两艘主力战舰,一个小时后发动空袭,在将近两个小时的连环轰炸中,两舰在关丹岸外沉没。在这场马来亚海战中,英军一败涂地,完全失去制海权,军心大受打击,加速了新加坡沦陷的步伐。

(左前方是被击中的威尔士号,左后方是被击中的击退号。右前方是驱逐舰。
图片来源:IWM London)

威尔斯号被水雷击中,船员正在逃生到驱逐舰上。图片来源:IWM London

日本空军轰炸英国主力舰,机师们是否感到害怕?答案是肯定的,他们本来就没想过活着回来。在执行任务前,机师们在日本太阳旗上集体签下名字,向家乡告别。


(日本机师在太阳旗上签下名字,向家乡告别)

第一轮轰炸结束后,日军组织第二波袭击,不过当他们获得两艘主力战舰已经下沉的消息后停止行动,让英军继续他们的救援工作。


第二天,隶属 “鹿屋航空队” Kanoya Air Group)的春树壹中尉(Haruki Iki)飞回现场,往大海扔下两个鲜花圈,一个花圈是为了纪念阵亡的四架日本战斗机的机师,另一个花圈是纪念抵抗空袭的英国海军,他们英勇的行为获得鹿屋航空队全体战斗机员的一致赞赏。

日本空军也不像日本陆军那样臭名昭彰,战争后期的旋风敢死队甚至树立起悲壮的形象。

(英国在1991年发行的纪念首日封)

相关链接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二次大战以来,从朝鲜,越南 到 阿富汗, 伊拉克,叙利亚 的战争,西方一败再败!
以致于当今的东海,南海 和 对 中 俄 的策略,美帝无不处处碰壁。
看来西方的纸老虎已经一代不如一代,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Anonymous said...

Hello There. I found your blog using msn. This is a really well
written article. I'll be sure to bookmark it and return to read more of your useful info.
Thanks for the post. I'll definitely return.

Anonymous said...

“败军之将领 不可言勇,亡国之大夫 不可以图存”
然而正如文中指出 日本人投降后…..(宗主国厚颜无耻地)当着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要回到
马来亚来操纵历史的进程,回复他们过去的光辉日子,当然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也作出
了一些表面的 ‘让步’,比如把 ‘只限白人’ 的俱乐部开放给一些拥有 ’特权‘的 ’本地人‘,
委派一些 ’本地人’ 担任中层政府工作 或 以 ‘头衔’ 收买他们,…. 但他们依然保有主人和
‘恃强凌弱’ 的地位”。 最后 ‘顺水推舟 以退为进’ 在经历了多番 ‘艰苦’ 的 ‘讨价还价’之后,
将政权托付予擅长于 指鹿为马 口是心非 唯命是从 的 ’香蕉人‘!
文中提及日本 ‘鹿屋航空队’ 的 春树壹中尉飞回海战现场丢下一个 ‘花圈’吊唁殉难的同袍是
真,至于另一个花圈与其说是为了 ‘纪念’ 在空袭中阵亡的敌军战士倒更像是在 ‘耀武扬威’
的当儿滴下了 ‘猫哭老鼠’ 时常见的象征胜利与满足 的‘鳄鱼泪’ !这也许僅比 ‘欲哭无泪’ 好
看一些,不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