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05, 2021

砍菜头

“砍菜头”的意思就是说商贩特地抬高价格,让顾客上当受骗,购买到远比原价更贵的商品。

“砍菜头”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常用词。所谓砍瓜切菜,指的就是瓜菜不坚硬,即使刀不锋利,一斩就断,因此民间用“砍菜头”来表示容易占对方的便宜。

一般相信,“砍菜头”跟日治时期有关。日军通过检证大肆屠杀华人,华人心存悲愤,将侵略新马,占了我们便宜的日本人和“菜头”作联想,想砍菜头也就是杀了日军出气。

“菜头”是什么东西?


菜头原为白萝蔔的闽南与潮汕方言。比如萝蔔糕又叫“菜头粿”、客家人的萝蔔糕称为菜头粄(bǎn)。

菜头跟彩头音似,在台湾凡有重大喜庆、节日,门口都会挂上白萝蔔来讨个好意头,过年蒸萝蔔糕,寓意好彩头。

除了早年新马一带的民众会把日本人和白萝卜、萝卜头作联想,早年的上海、广东和香港也有类似的想象。

上海租界的年代,上海人叫日本人“萝蔔头”。《1938上海租界》书中写道:“托萝卜头的福,这国难财还算兴旺,只是楼下的生意,最近被南市新开的场子抢去好多,…”

为什么他们会把日本人和白萝卜、萝卜头联想在一起呢?其中有两种说法。

说法一:上海有一种酱菜叫做“萝卜头”。外形短小而圆,而日本军人头戴尖顶军帽,足穿长皮靴,身形浑圆,从远处看就像一颗竖立的萝卜。

(“萝卜头”酱菜)

说法二:香港被日本侵略期间,日军将萝卜作为粮食,补给给香港人民。因此,日本人和萝卜之间的关系也广为人知。

除了“砍菜头”,也有人使用“敲竹杠”来表示商贩抬高价格,让顾客受骗上当,甚至有敲诈的意思。我们可以从一些文献中看到“敲竹杠”的词源的说法。

“砍鸡头”


我在南洋商报拜读过“砍鸡头”。虽然鸡头跟菜头两者风马牛不相及,但作者倒是行文风趣的将它们扯在一块儿。这篇署名“思”的大作“鸡头寃枉百姓迷惘”(《南洋商报》1971年7月17日)写道:
“砍鸡头”这一种事情,本来是流传民间的一种“指天发誓”的作法,它的意义是要让撒谎者受神的惩罚。…近年来“砍鸡头”在我们的社会,已经差不多成为一种“走江湖,卖膏药”的作风,而至于把“鸡头”当成“菜头”,乱砍一通,“鸡头”如果有知,也一定死不瞑目。

…在吉隆坡的两个政党,为了要“确定事件的真相”,已经同意“砍鸡头”,其中一个政党的巨头说,他已向巴刹购买半打的鸡,准备寄给对方去“砍鸡头”,如果对方敢于砍鸡头的话,他就敢于吃鸡头。

相关链接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看到 ‘砍菜头’ 我笑了。
我记得在上世纪70/80年代,许多早年移居外地的年轻亲友和同学
们回到新加坡与我叙旧,当我带他(她)们到处,尤其是 珍珠坊 和
大坡 一带闲逛购物的时候,我发现到他(她)们都有一个 ‘通病’:就
是不会 ‘讨价还价’,直接照小贩的口头要价(多数没有标价)还钱取
货,我告诉他(她)们在很多情况下,不论有没有标价,必须记住小
贩们 ‘漫天开价’,你必须 ‘落地还钱’,否则被人 ‘砍菜头’,没有一个
‘谢’ 字 还被人笑 ‘戇居(粤语)!
我在90年代初也移居外地,我才发现到西方国家对于购物双方都有
非常严谨的法律规范,明码标(不二)价是必须的,对于售出货物的
售后服务和保用,损坏和修理,必要时退货等权利与责任都有法可
依,马虎不得。在这裡我们购物一般上是不二价,当然也有例外,
比如大宗货物的交易,不动产(如房产与游艇)等。在这裡我们一般上
不会,也不须要讨价还价,更无所谓 ’砍菜头‘!
至于 ‘砍鸡头‘,匪夷所思,这无疑是 ’虐待动物‘,于法不容!